第五百三十三章 就这个! - 妖孽狂医

第五百三十三章 就这个!

不入燕京,不知道官大这句话绝对不夸张,大汉也没有说谎,他的七大妈的八大姨的九大姑的儿子的女朋友的弟弟确实是个当官的。 不过却仅仅是某部队的文职干部罢了,根本不是什么中将。 但在这种场合,誰敢质疑他。 眼见着大汉越来越靠近少女,围观的人都是摇头。 这小姑娘虽然打扮的怪异了点儿,像个小太妹似的,但心地善良,长的其实也不错…… 可惜了! 虽然不少人都是这么想的,但却没人敢上前一步,甚至不少男的还隐隐有些兴奋了起来。 少女真后悔为什么没提前给表姐打个电话,眼看着大汉走了过来,脸色终于大变,眼泪都快流下来了。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懒洋洋的声音响了起来,“我说你们几个,堂堂大老爷们欺负一个女人,还要不要一点儿碧莲了?” 几个大汉听到这声音,勃然大怒,抬头看去,就见一个大学生模样的年轻人,站到了少女身前,把她护在了身后。 “妈的,哪蹦出来的小子?赶紧滚蛋!否则,爷爷我废了你第三条腿!”为首的大汉眉头一皱,怒骂道。 沈非笑了笑,也不动怒,“裤裆的玩意顶在肩膀上,你以为你就是擎天柱了?爷爷我也警告你一句话,莫装b,装b遭雷劈!” 说完,沈非刚想走过去去看老人的情况。 “小杂种,找死!”一个花衬衫的大汉冷笑一声,对着沈非一拳砸了过来。 “滚!”沈非看都没看,抬手便是一巴掌甩了过去,花衬衫的拳头还没落下,便觉得下巴猛地一阵刺骨疼痛,接着身体不由自主的倒飞出去。 “妈呀,疼死我了……”花衬衫下巴错位,脸上一个鲜红的巴掌印,嘴里不断发出傻猪似的狼嚎声。 沈非鄙夷的扫了他一眼,“废物,不就扇了你一巴掌吗?叫的跟剁了你似的,猪都没你这么惨!” 剩下几个大汉见状,顿时愣住,怀疑自己看走了眼。 他们个个五大三粗的,力气自然不小,但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做到一巴掌就把人扇飞啊!而且,还是足足有一百八九十斤的大汉! 扇人的却像是个还没毕业的大学生! 这尼玛,要换做平时,谁会相信? 而且那个大汉,可是几人中最能打的一个,小时候还在武术学院学过武术,却连这小子的身都近不了。 “你……你是谁?”花衬衫捂着被打脱臼的下巴,声音嘶哑的问道。 “我是你爹,不对……老子要有你这么傻逼的儿子。生出来就把你丢尿壶里了。”沈非翻了翻白眼,懒得理会几人,“趁着我现在心情还不错,赶紧滚蛋,否则,五秒过后,我挨个踢爆你们的卵蛋!” 几个大汉只觉得菊花一紧,有心想反驳两句,但无奈,他们都是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仗着人多势众欺负欺负弱小还行。 现在见识到了沈非恐怖的一面,当即对视一眼,转身就走。 当然,临走前还不忘撂下狠话,“敢不敢告诉老子你叫什么名字!” “沈非,记住点,你爷爷我叫沈非。”沈非打了个哈欠,看着几个大汉离开后,也想离开。不想,却被少女给拦了下来。 “你想干什么?”沈非看了少女一眼,对这种小太妹一向没什么好感。如果不是看到她刚才的举动还算善良,他才懒得出面。 看到沈非的态度有些抵触,眼中还带着几分厌恶,少女觉得有些委屈,但还是道:“谢谢你!” 此时的少女没有了先前的豪气,反而多了几分腼腆。 沈非淡淡道:“不用谢。”说完转身就走。 少女一下子就愣住,虽然她打扮着实怪异了点儿,但在国外,大家都习以为常了。而且,她在国外也是出了名的大美女,那些外国佬总是喜欢围着她转。 没想到回国后,竟然会遇上一个不对她动心,甚至还有几分厌恶她的人。 少女心里升起一股叛逆来,既然你厌恶我,那我就偏要缠着你。 心里想着,便跟在沈非的身后。 沈非本不想理她,但无论他走到哪儿,少女都一直跟着,无奈,他只好回头道:“你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啊?这里是公路,又不是你的路,还不允许我走了啊!”少女叉着腰,瞪眼道。 “小丫头,嘴还挺利的嘛!”沈非也和少女瞪起了眼,“不过你这套对i哥不管用。比你厚脸皮的人,哥见过太多了。” “我也见过一个,就是你!一点儿都没有男人的风度,跟女孩子斤斤计较!真怀疑你是不少是男人!”少女气哼哼道。 “我是不是男人要不给你亲自鉴定鉴定?”沈非说着,做出一副淫笑的样子。 哪想到少女不屑的在他的两腿间扫了一眼,道:“好啊,亮出来给我看看吧,希望不是一条线,让我看也看不到。” 听到少女的话,沈非彻底被震惊,良久才从嘴里蹦出一句来,“我靠!” 他真的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奔放的女孩子。 少女脸上扬起得意的笑容来。 沈非无奈,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请你吃饭,感谢你的救命之恩。”少女笑嘻嘻道。 “就这个?”沈非无语。 “就这个!” 沈非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只好道:“好吧。” “嘻嘻,前面就有一家西餐厅,我们这就过去。”少女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走过来要挽沈非的胳膊,被沈非甩开。 少女脸上露出鄙夷的神色,“一个大老爷们还害羞吗?不就是挽一下胳膊吗?有什么啊!” 妈的,自己这就被鄙视了? 刚想反驳,又突然想到,自己一个大老爷们确实没必要跟这个小太妹计较那么多。便转移话题道:“小太妹,你叫什么名字?” “你才小太妹,你全家都小太妹!”少女大怒,狠狠的瞪了沈非一眼,但还是道:“姐姐我叫谢洁莹,燕京人,现在在米国读大学。” “谢洁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