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四章 妖精谢洁莹 - 妖孽狂医

第五百三十四章 妖精谢洁莹

“谢洁莹?”沈非一愣,怎么和谢婕妤的名字那么像? 不过沈非没多问,就算谢洁莹和谢婕妤真有关系也跟他没关系。 谢洁莹一边往嘴里狂塞东西一边道:“怎么样?我的名字很好听吧。告诉你,我表姐的名字更好听,谢婕妤。她不知名字好听,人也长的特别漂亮,如果不是你长的挫了点儿,我还真想把你介绍给我表姐呢!” 果然,这小丫头还真是谢洁莹的表妹。 不过,她这话什么意思,自己长的挫? 沈非顿时怒道:“你才挫,你全家都挫!” “哎呀,人家不是故意的啦,干嘛那么生气。其实以我的眼光来看,你虽然不是很帅i,但也不错。不过,我表姐眼光太高,你这种的在她眼里,就是搓!” 沈非撇了撇嘴,这倒是,就谢婕妤那清高的个性,连自己都想不出她会看上什么样子的。 摇了摇头,沈非道:“行了,我对你表姐没兴趣,饭你也请了,还有什么事吗?没有的话,我还有事先走了。” “别啊,别啊!”谢洁莹连忙把嘴里的东西咽了下去,道:“你陪我去个地方呗?” “哪儿?”沈非道。 “你先答应我。”谢洁莹撒娇道。 “少来,先说去哪儿。”沈非根本不上她的当。 “好吧,我说啦。我一个发小前段时间被人打了,你身手这么好,帮帮他呗?” “发小?”沈非似笑非笑的看着谢洁莹,“真的是发小?” “真的是发小,别用那种眼神看我,虽然姐姐我风华绝代。我和他很纯洁,比雷雨都纯洁。”谢洁莹举着小手道。 沈非不置可否, “那你帮我吗?要是肯帮我的话,我一定会重重的感谢你的!” “重重的感谢我?怎么感谢?”沈非笑道。 “把我最宝贵的第一次给你。”谢洁莹似娇含羞的看了沈非一眼,娇羞中带着魅惑的眼神,让沈非一口水喷了出来,“小丫头,你别恶心我,我对你不感兴趣!” 谢洁莹顿时大怒,“我怎么了?怎么了?我很差吗?哪里差了。” 沈非在她的胸前扫了一眼,道:“我对旺仔小馒头不感兴趣!” “你在旺仔小馒头,你全家都旺仔小馒头。我好歹也是小笼包啊!”谢洁莹说着还挺了挺胸脯子,沈非打击道:“我喜欢大包子!” “你!”谢洁莹气的脸色通红,鼓着腮帮子看着沈非不说话。 “好了,你赶紧吃,吃完该干嘛干嘛去,我还有事,没功夫跟你闹。”沈非看了看表,安妮应该到了,便准备起身。 谢洁莹也连忙起身,一把抓住沈非的胳膊道:“你去哪儿?我告诉你,你不能丢下我!” “我说,我们的关系有这么近吗?被人看见了,还以为我诱拐非主流呢。”沈非一把甩开了谢洁莹的胳膊。 “你!”谢洁莹气的脸色通红,眼看着眼泪都流出来了。 沈非真是佩服这丫头的演技了,摇了摇头无奈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只要你帮我那个发小出气,我不但不在缠着你,而且还负责把我表姐介绍给你。”谢洁莹的眼中闪烁着光芒,翘着嘴角道:“我不骗你,我表姐真的很漂亮,你一定会喜欢上她的。” 沈非本想拒绝的,但眼珠子一转道:“光介绍不行,你还得保证让你表姐喜欢上我,我就答应帮助你。” “那我可不敢保证!我表姐眼光比天高,你又不是那么出色。”谢洁莹为难道:“不过,我会尽量把我表姐的喜好告诉你,这个怎么样?” “成交!”沈非道。 “那我们现在就去找我的发小!” 沈非跟着谢洁莹上了一辆出租车,朝着燕京市郊开去。不一会儿,便开到了一座大庄园前。让沈非惊讶的是,大门的门口竟然还站着两名荷枪实弹的士兵。 “看不出来,你的发小还是军二代啊!” “他是标准的军三代,军二代能成为我i的发小吗?”谢洁莹没好气的白了沈非一眼。 “那可说不定,现在的化妆技术,八十岁大妈都能化成十八岁少女了。” “沈非!你别太夸张了!我哪里像八十岁了!”谢洁莹忍无可忍,伸出白皙的手臂朝沈非的腰间掐去,却被沈非轻易i躲开,狠狠的跺了跺脚,暗暗发誓,总有一天要好好教训教训这个臭家伙。 两人走到大门前,门口的士兵显然对谢洁莹很熟悉,并没有阻拦他。反倒是对沈非道:“先生,请出示你的准入证。” “准入证?”沈非一愣,要身份证他听说过,准入证是个什么东西? “张哥,你故意的吧?我带来的人,还要什么准入证?”少女对着士兵不满道。 中年士兵叹了口气无奈道:“谢小姐,你也知道老爷子这两天心情不好,少爷又出了那样的事情,老爷子这两天严谨少爷那些狐朋狗友进入找少爷,我们也是没办法。” “哼,你是说我是狐朋狗友吗?”谢洁莹气哼哼道。 “当然不是,老爷子巴不得你天天来。可是没办法,我要执行命令,否则老爷子真得毙了我!” “你!”谢洁莹瞪了中年士兵一眼,也拿他没办法,干脆站到大门口朝院子大喊道:“洪大天,你跟姐姐我滚出来!” 别看谢洁莹年纪不大,嗓门却是大的出奇,而且中气十足,饶是沈非,也被她这一嗓子吼的耳膜只颤。不禁没好气的道:“没让你去做广告,真是白瞎了你这嗓子。” 谢洁莹得意道:“怎么样,我这嗓子亮吧?告诉你,在某些地方地时候,还会更亮呢,你要不要听听。” 这丫头眼中闪烁的狡黠,让沈非不禁打了个冷颤,“小丫头,你别害我,我说了,对你这小丫头不i感兴趣。” “哼!不是男人!”谢洁莹气呼呼道。 “妈的,该死的,总有一天,老子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男人的!”沈非狠狠的丢下一句话,却换来谢洁莹一个鬼脸,“光说不练假把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