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五章 身手好得很 - 妖孽狂医

第五百三十五章 身手好得很

沈非无语了,第一次有了挫败的感觉。 难道是自己老了?面对这小丫头,竟然会觉得无力i! 沈非摇了摇头。 就在这时,大院里走出来一个年轻人,这年轻人个子大,块头足,就是走路虚浮,眼睛飘忽不定,脸上还带着几道伤疤。 给人一种中气不足的感觉,和他的体形很不相像。 谢洁莹的眼中忽然闪过一丝哀伤,“大天原本很开朗的,都是他那个迂腐的爷爷,唉……” 谢洁莹的声音不算小,旁边的士兵肯定能听到,却是什么表示也没有,只是同样摇了摇头。 沈非倒是好奇了起来,到底什么事,让这些人对这个“老爷子”这么不满? “洁莹,你来了。”洪大天跑出了院子,一个高大的年轻人竟然在谢洁莹面前露出害羞的神情来,说话软言细语的,像个女孩子。 沈非不禁摇了摇头。 “大天,告诉我i,揍你的那小子是谁?我帮你找回场子。”谢洁莹直截了当道。 洪大天却是摇了摇头,道:“算了,洁莹,他也不是故意的,就这样吧。” “屁的不是故意的,大天,你看看你现在都变成什么样子了?小时候,我哪回呗人欺负不是你替我出头的?你忘了那次,我被人非礼,你一个人打他们十个。怎么现在你就成这个样子了?不行,你今天一定要告诉我,那个家伙叫什么。就算你不出手,我也不能放过他的!” 谢洁莹气呼呼道。 说话间,沈非也听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这个洪大天是华国某部队司令员洪天华的孙子,因为是独孙,自然是寄予厚望。本想着,让洪大天进部队历练一番,然后上军校,出来当个机关干部,一辈子慢慢往上爬。 哪想到,洪大天的性子平稳,没棱没角。虽然这性子没什么不好的,但在戎马一生的洪将军眼中就是没出息了,为此,洪天华没少教训洪大天。 每次洪大天在外受了欺负,洪天华不但不替他出头,反而还教训他没本事。 有时候急了,抽起马鞭子就是一顿打。 洪天华本就性子平缓,被洪天华这么养,非但没养出虎性来,反而越发的懦弱了。 慢慢的就成了这幅样子。 前几天,在一次酒会上,洪天华看上一个女孩子,对方是个小公司老板的女儿,本来以他的家世背景,加上那女孩子也对他有好感,两人在一起肯定没问题。 哪像到,另一个公子哥中途杀出来,让女孩子做他女朋友,女孩子自然不愿意。于是那公子哥便用手里的势力,让女孩父亲的公司差点倒闭。 女孩儿把这事告诉了洪大天,洪大天便去找那公子哥理论。 没想到,场子没找回来,反而被对方给揍了一顿,鼻青脸肿的跑了回来。 洪天华本来就对他恨铁不成钢,现在好了,竟然被一个小门小户的败家子给揍了,当即抄起鞭子又是一顿揍,还下令不让他出门,在家反省。 “那家伙叫什么?还有那女的。”谢洁莹气呼呼道。 “算了。”洪大天摇着头道。 “算什么算!就算你不考虑你自己,也得想想人家女孩儿吧?人家女孩儿为了你,家都快散了,就换来你一句算了?” 谢洁莹恨铁不成钢的话让洪大天沉默了下来,看得出来他也在挣扎。 沈非见状,不禁摇了摇头,对于洪大天的遭遇,他谈不上遭遇。没得到神针前,他比洪大天也强不到哪里去。 小人物i的悲哀就是那种什么都没有的无奈。 只是,这个洪大天也太窝囊了点儿,女朋友被欺负,却是什么表示也没有,要是换做自己是他爷爷,也会对他失望透顶的。 眼见着洪大天一言不发,谢洁莹也失望的摇了摇头。 这时,那个中年士兵道:“谢小姐,那人叫司徒马,燕京一名跨国公司的老总的儿子。女孩子叫廖霞,父亲就是一家小房地产商的老板。” “确定吗?”谢洁莹道。 “确定!”中年士兵点头道。 谢洁莹看向洪大天道:“大天哥哥,如果你还把我当妹妹的话,就把他叫过来i,如果不认我这个妹妹的话,就随你吧!” “洁莹你……”洪大天抬起头,眼中满是不可置信,但片刻后,眼中的神色便坚定了起来,“好,我这就打!” “记得把你的女朋友和她父亲也叫来。”沈非在一旁道。 洪大天看了看沈非,又看了看谢洁莹。 谢洁莹解释道:“大天哥哥,这是我给你找来的帮手,身手好的很。” “哦。”洪大天的脸上说过一丝感激,问道:“叫廖霞和他父亲来是不是有些不合适,万一……” 沈非打断他的话道:“没什么万一不万一的。你女朋友被人欺负了,你既然要替她出头,让她看着才行。否则,人家怎么放心把自己交给你?” “要是打不过呢?”洪大天犹豫道。 “打不过也没关系,重要的是你的心意。”沈非道。 “心意?”洪大天愣了下,随即道:“我明白了,这就打电话。” 他掏出电话给司徒马打了过去,片刻后,他挂断了电话,为难道:“司徒马说,让我去国贸中心找他,他在那里喝酒。一起的,还有……还有……廖霞。” “那女人跟他跑了?”谢洁莹瞪着眼道。 “没有没有。廖霞刚才给我打电话说司徒马找她了,我……我……” 洪大天脸上露出懊悔的神色来,其实廖霞之前就给他打过电话,说司徒马找他出去喝酒,问他该怎么办。洪大天当时被爷爷关在家里,出不去,只能在电话里叮嘱廖霞千万不能去,除此之外,他也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刚才司徒马在电话里告诉他,他让人把廖霞绑来了,洪大天甚至都在电话里听到了廖霞的哭声,他第一次觉得自己无能,不禁求助似的看向谢洁莹和沈非。 “沈哥哥,现在怎么办?”谢洁莹也看向沈非。 “还能怎么办?去找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