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六 赴约 - 妖孽狂医

第五百三十六 赴约

沈非本不想管这事的,但看到这个洪大天,便想起了没有得到神针之前的自己,也是这么懦弱,便起了侧影之心。 反正闲着没事,就当是找乐子吧。 听到他的话,洪大天犹豫了下,道:“好,我跟你们去找他,我不能让廖霞被那个畜生糟蹋。” “这才对吗,大天哥哥,想想你曾经是怎么收拾那些个公子哥的,反正出了事有老爷子帮你摆平。”谢洁莹在洪大天的肩膀上重重的拍了下,颇为豪爽的道。 洪大天点了点头,三人正要离开,那名中年士兵却叫住了他们。 谢洁莹回头不满道:“张哥,你要干什么?想拦住我们吗?” 张海连忙摇了摇头,道:“没这个意思,我是想问,需要我们帮忙吗?” 谢洁莹奇道:“稀罕啊,张哥,你不是最讲规矩的吗?我们这可是去打架啊,要是让你们首长知道,肯定要关你禁闭的。” 张海犹豫了下,但随即坚定道:“马上就到了我休息的时候了,有三个小时的休息i时间。” 谢洁莹闻言,哈哈大笑了起来,“好样的,张哥,没有枉费我那么崇拜你。” 张海微微一笑。 沈非想了想道:“这样,你穿着军装和我们一起去,最好在叫上几个兄弟。到那了你就等我电话,我让你进来,你就进来。” “这样,是不是有些不合适。”张海毕竟是军人,脱掉制服他还好交代,要是穿着军装去,太光明正大了,被举报的话,就连老首长也保护不了他。 “放心,我有办法的,不但不会让你受到处罚,搞不好还能受到嘉奖呢。” 听到沈非这么说,张海犹豫了下,最终点了点头,“好!” 事情安排好了,沈非也就不在浪费时间,带着洪大天和谢洁莹直奔国脉中心。路上,谢洁莹问道:“沈哥哥,你打算怎么办?” “不怎么办,到那了,你就直接进去找人,他要和你打的话,你就还手。打得过就好,打不过就挨揍!”沈非坏笑着道。 他的话不仅洪大天一愣,谢洁莹也是错愕道:“那你呢?” “我?我i在旁边看着啊!”沈非理所当然道。 “什么?你想害死我们啊!”谢洁莹尖声叫道。 她就是用屁股想,也知道对方不可能只有一个人,所以才非要拉上沈非。本想着让沈非到那儿之后,发挥他强大的武力值,把对方全打趴下后,拍屁股走人。 没想到沈非竟然说出这样的话。 让大天哥哥去挨揍?他在旁边看?这不是打算害死大天哥哥吗? 然而,沈非却是没有丝毫解释的意思,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起来。 谢洁莹忍无可忍道:“沈非!” “干嘛!”沈非瞟了她一眼,然后又继续闭目养神。 “你给我个理由,否则,我是绝对不会让大天哥哥跟着你胡闹的!” “那咱们就调头回去!”沈非没好气道:“别忘了,是你求我来的,那你就得听我的,要不然,这事我不管了!” “你!”谢洁莹怒视着沈非,刚想大骂,洪大天却在旁边道:“算了,洁莹,这件事是我自己的事,你们能来帮忙我就已经很感激了。反正我想他也没胆子打死我吧。” 洪大天倒是能想的开。 如果廖霞被司徒马糟蹋了,他就是死了也不可惜。 “看看,看看!看看你大天哥哥,多通情达理。小丫头就是沉不住气,怪不得到现在连个男朋友也没有。” “沈非,我咬死你!”谢洁莹忍无可忍,一口咬在了沈非的胳膊上。 …… 车子开了十几分钟便到了国贸中心,沈非从车上跳了下来,嘴里嘀嘀咕咕,“妈的,你这小丫体属狗的吗?真下嘴咬啊!” 身后的谢洁莹一脸得意道:“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这句话你难道没听说过吗?” “有机会老子一定给你扎两针,然后把你卖到深山老林里给人当老婆。”沈非嘀嘀咕咕,被耳尖的谢洁莹听到,顿时横眉怒目道:“沈非,有本事你在跟我说一遍!” “你让我说我就说啊?你又不是我老婆!” “想让我当你老婆?那要看你的诚意!” “我呸!你想给我当老婆,我还不要呢!” “沈非!我有那么差吗?” “我说了,我不喜欢胸小的人!” “沈非,我咬死你……” 沈非和谢洁莹两人打打闹闹的进了国贸中心,连带着洪大天的心情也放松了不少。三人径直走到顶楼的ktv,找到了和司徒马约好的地方。 正要进去的时候,却被门口的两个大汉拦了下来,“哪来的乞丐,这种地方是你们能进的吗?” 其中一个大汉在谢洁莹的身上色迷迷的扫视了一番道:“小妞,你想进去吗?想进去的话,亲哥哥一口,哥哥就让你进去!” 谢洁莹很想一巴掌甩过去,但想到沈非之前的嘱咐,只好看向洪大天。 洪大天吞了吞口水,对着大汉道:“告诉司徒马,就说我洪大天来了。” “你就是洪大天?”大汉上下打量着洪大天,一脸鄙夷道:“果然跟司徒公子说的一样,长的就跟废物似的,真是白瞎了军三代的名号。要是老子有个当司令的爷爷,整个燕京的美女还不是任我挑?啧啧,这家伙倒好,被司徒少爷也打的跟狗似的,叫都不敢叫一声也就算了,连女朋友都保护不了,说你废物都侮辱废物这个词!” 听到大汉的话,洪大天第一次动怒,一把抓住大汉的衣领道:“你说什么?司徒马那个王八蛋,把廖霞怎么了?” 大汉一把甩开他的胳膊,“男人和女人在一起,还能干什么?嘿嘿嘿……” 两人肆无忌惮的淫笑起来,丝毫根本不在乎面前的洪大天。 他们早就知道洪大天回来,却一点儿也不在乎,司徒少爷说了,这小子有个当将军的爷爷,却没有军三代的骨气,随便一个外省来的公子哥,揍他都跟揍狗似的,根本不用害怕。 然而,他们这次却想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