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九章 搬凳子看戏 - 妖孽狂医

第五百三十九章 搬凳子看戏

女孩儿大喊了一声,可那人早已经跑远了,压根就没听到她的喊声。 沈非打趣道:“别喊了,你就是喊破嗓子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女孩儿半天没有说话。 见状,沈非笑道:“怎么,服气了?” 让他没想到的是,就在他的话音刚落,女孩儿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一边哭,一边用力扭动着身体,窝进了沈非的怀里。 沈非只感觉自己的衬衣被浸湿了大片,让他也有些手忙脚乱起来。 他天不怕地不怕,可就怕女孩儿哭。 “你别哭了,我不打你就是了。” “呜呜呜……” “你别哭了行不?我错了,我向你道歉!” “哇哇哇……” “只要你不哭,让我干什么都行!” “你说真的?”女孩儿哽咽道。 “真的。”沈非无奈道。再让她这么哭下去,自己就算不是流氓,也和流氓没分别了。 “那我要咬你一口!” 没等到沈非答应,女孩儿再次狠狠的咬在沈非身上,不过这次不是胳膊,而是胸膛。几十秒之后,女孩儿从沈非的身上跳了下来,朝他拌了个鬼脸道:“臭男人,告诉你,女人的眼泪是最不值钱的!哼,今天暂时饶过你,下回见到你,姑奶奶也要揍你屁股!” 说完,转身跑出了男厕。 “奶奶的,这算是被耍了吗?” 沈非哭笑不得的看着女孩儿的背影,随即摇了摇头,走出了厕所。 …… 司徒迁接到儿子的电话后,便赶到了这里。只是,在包厢里转了好半天,他才找到自己的儿子。 没办法,洪大天下手太重了,把司徒马打成了猪头,真的是连他爸都不认识了。 “谁,是谁干的?老子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司徒迁抱着儿子心疼的大喊,他带来的那些保镖把整个包厢团团围住。 包厢里除了林正和谢洁莹外,还有不少围观的人。 见状,纷纷道,“不是我们干的!” 司徒迁却不管不顾:“要是找不到打我儿子的凶手,今天谁都别想离开。” 所有人下意识的看向林正和谢洁莹,没办法,沈非上厕所还没回来。 司徒迁把儿子交给保镖,起身走到林正面前道:“是你把我儿子打成这样的?” 林正淡淡一笑,道:“自我介绍……”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司徒迁打断了,“我不想听你废话,既然跟你有关,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你们几个,把他给我带走!” “喀嚓!”他的那些保镖纷纷围了上来。正要去抓林正,却没想到,林正旁边的一个大喊直接掏出一件东西抵在了司徒迁的脑袋上。 众人仔细一看,顿时吓的冷汗直冒,竟然是一柄手枪,勃朗宁的,杀伤力巨大! 现场不少女人甚至吓的尖叫出来, 谢洁莹倒跟个没事i人似的,还不满的娇喝了一声,“叫什么叫,没见过手枪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此时,沈非正巧从厕所回来,看到这一幕,顿时来了兴趣。 想不到这个林正的来头还挺不简单的嘛! 当即也不进去了,直接站在包厢门口,跟路人似的围观起来。 这让不少人对他露出鄙夷之色,更是在心里大骂他是懦夫。 甚至有的人还骂出了声,沈非也不计较,只是翻了翻白眼,这里也是实在没有水果瓜子,要是有的话,在搬个小凳子,他就光明正大的坐下来看好戏了。 司徒迁也没想到,面前这个中年人,竟然能随手掏出一把枪来,下意识的愣住。但他还算硬气,语气平稳道:“你是谁?” 围观的沈非忍不住骂道:“你说这不是贱吗?刚才人家要跟你自我介绍,你不乐意。现在老实了?真是贱到家了。” “沈非?”司徒迁这才注意到沈非竟然在这里,不禁怒道:“这件事是不是你搞的鬼?” “你儿子就是我找人打的,当然,我也出手了。”沈非倒也干脆,走进包厢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拿起酒杯,便喝便说道:“你要是想报仇的话,先找我老板吧。” “你老板?”司徒迁疑惑的看向沈非,沈非还有老板?他自己不就是吗? “对啊,就是他啊!”沈非一指林正,他是我的准老板。 准老板又是什么东西? 司徒迁疑惑,但沈非可没心情跟他解释。 林正看到沈非无惧的样子,顿时也来了兴趣。他先前是真的看上沈非的身手,才找上他,想让他给自己的女儿但教官的。 但眼下看来,沈非恐怕也是大有来头。 如果仅仅是身手好的话,沈非不可能这么淡定的。 双拳难敌四手。 就算沈非的身手再好,也打不赢司徒迁这么多的保镖。 不过,眼下也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林正看向司徒迁道:“自我介绍下,我叫林正,林氏集团的董事长!” “林氏?”司徒迁一愣,随即道::“你是林正,林氏集体的董事长?林沧海和你什么关系?” “正是家父!”林正道。 司徒迁更愤怒了:“林沧海是你父亲,那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咚!”他的话刚说完,林正的保镖便用枪托狠狠的砸了他一下。 沈非在旁边大笑道:“司徒迁,我真够佩服你的,这种情况下,你还敢占人家便宜。” 司徒迁疼的龇牙咧嘴的,下意识的就想叫保镖动手,但注意到头顶黑乎乎的枪口,还是老老实实的闭上了嘴。 听到沈非的话,随即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的话的确不妥。 先是问了林正人家父亲,再问他,知不知道自己是谁,这不明摆着就是占人家便宜吗? 林正倒是一脸笑眯眯的,看起来很好脾气道:“不好意思,手下鲁莽了。其实你不用跟我介绍你是谁,我知道你,司徒迁,集团华国分公司的总经理i,华国事业部的老总嘛!跟我林氏企业,也有很深的合作i。” “既然你知道,你还敢动手打我?”司徒迁错愕道。 “没办法,比起你,还是我女儿重要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