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这大好清晨…… - 妖孽狂医

第五十四章 这大好清晨……

听到沈非的歪理论,感觉到沈非的进攻,感觉到她身子越来越软,苏锦瑟忙辩驳道:“不是的,沈非,我真的……” “真的想要了。” “不是,是……”苏锦瑟都快要哭了,“沈非,我还没有准备好,你再给我点时间,好吗?” 沈非停止了进攻,双眼直直看着苏锦瑟,苏锦瑟见状,担心地说道:“沈非,你是不是生气了?” “为什么要生气?”沈非吻了苏锦瑟一下,“就是老婆你把人家的火给点燃了,今晚我怕是睡不着了。” “火,什么火?” 苏锦瑟还有些迷离,一时没明白过来,沈非也没有解释,只是将身子往前顶了顶,登时苏锦瑟感觉到了一根硬家伙,瞬间醒悟,一张俏脸,红如晚霞。 “流氓!” 苏锦瑟闪身出来,这才有空看总统套房,确实很奢华,特别是将窗帘一拉,看到锦城的夜空,霓虹与星光交映,苏锦瑟脱口说道:“这夜色好美。” “我老婆好美。” 沈非从后面抱住苏锦瑟,苏锦瑟身子又是一颤,因为她又感觉到了那根坏家伙,沈非耳语,“老婆,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 “肯定在想一些不健康的东西。” “我们真是心有灵犀,我就想着在这里吃掉你呢!” “大流氓!放开我,我要去洗澡了!” “太巧了,我也想洗澡,老婆,我们一起洗。”沈非抱着苏锦瑟往洗浴间走去,苏锦瑟全力挣扎,却挣扎不出来,反倒是她身上的裙子下滑、上移,露出了更多的风光。 苏锦瑟觉得这样是抵挡不住这个流氓的,想到刚才的事,用无比温柔的声音说道:“沈非,放了我,再给我一点时间好吗?” “老婆,你想以柔克刚?” “糟了,被他看穿了。”苏锦瑟心里念来,沈非笑道:“我倒也可以让你克一下,不过嘛,你得叫一声老公。” 苏锦瑟真是有些叫不出口,可看到沈非已经将她抱进了洗浴间,感觉到沈非的手正在滑向她的敏感处,苏锦瑟忙喊出声,“老公。” “老婆真乖。” “那你快放我下来。” “你都叫我老公了,那咱们洗个鸳鸯浴,那就是理所应当的啊。” “……” 苏锦瑟知道自己又掉进了沈非的坑里,正当她不知所措时,沈非将她放下来,笑道:“老婆,慢慢洗啊。” 看到沈非走出去,苏锦瑟忙将门反锁上,然后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可想到一会儿要与沈非睡一床,她又是满脸通红,带着复杂的思绪,苏锦瑟宽衣解带,洗起了澡。 半个小时的样子,苏锦瑟走了出来,却不是裹着浴巾,仍穿着她的裙子,沈非一见,立马明了苏锦瑟的心思,笑道:“老婆,你这薄薄的裙子,可保护不了你的身子。” “流氓,你不准动我。” “我就要动你。”沈非霸道说来,拿过吹风机,抚着苏锦瑟的头发,“老婆,我帮你吹干。” 苏锦瑟秀眉直挑,这人太坏了,沈非的手指在她秀发里穿来穿去,苏锦瑟感觉很温馨,不多时,沈非吹干了苏锦瑟的头发,笑道:“老婆,你先上床等着我,一会儿继续动你。” 说完,沈非就去洗澡,苏锦瑟坐在那里,又开始了纠结,澡也洗了,接下来就是睡觉了,她觉得电视上面的一个睡沙发、一个睡床的事情,是完全不可能发生在沈非的身上,沈非肯定会赖着和她一起睡。 而和沈非一起睡在床上,那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天知道他会坏到哪种程度,苏锦瑟还有种担心,是担心她控制不住自己。 苏锦瑟还没有纠结出一个答案来,便看到沈非光着上身,下身围着条浴巾站在她的面前,苏锦瑟有些发晕,沈非进去连三分钟时间都没有啊,“你这么快就洗完了?” “想到和你一起睡觉,我就迫不及待了。” “那你也不能穿着这样……” “反正一会儿都得脱,穿着麻烦嘛。” “我才不会让你得逞。” 苏锦瑟刚说出来,沈非直接将苏锦瑟抱起来,苏锦瑟大呼小叫的,根本没用,沈非走到房间里,将苏锦瑟放在床上,不等苏锦瑟反应过来,便扑了上去。 毫无疑问,又是一场热吻。 苏锦瑟是越来越熟练,不仅双手环上,就是修长美腿儿也缠了上去,不过在沈非要攻到重要部位时,苏锦瑟再次惊醒。 “沈非,我们就这样抱着睡,好吗?” “好啊。” 沈非抱着,苏锦瑟趴在他的胸口,看到沈非的浴巾已经脱落,下面顶出个大大的帐篷,害羞不已的同时,又觉得好笑,更觉得那东西真凶猛。 其实,沈非这会儿还有种做梦的感觉,神针入体仅三天,他便将苏锦瑟抱在怀里,这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这都是神针带来的! “神针,我会做更多的好事,让你尽快恢复!”沈非心里念着,将思绪抛到一边,美人在怀,脑子里还想其他事情,就真的要遭天谴了。 两人都睡不着,不停地说着话儿,当然沈非的手很不老实,时不时地做些坏事,虽然不能坏到最重要的地方,却慢慢坏到了山峰处。 …… 当沈非在总统套房里拥美入怀时,那个神秘基地里面,屏幕上有着一张大大的图片,这张图片正是白天拿篮球砸沈非,最后被沈非给踩得稀烂的杀手。 “沈非该死!他这是在挑衅我们组织!一定要将他给抹去!银三都杀不死他,那就派出金一!告诉金一,给他三天时间,将沈非杀成这个样子!” “是,主上。” 基地里面再次寂静下来,而某处别墅里,正在以一己之力和三个女人大战的帅哥,完事之后,连夜起程赶往锦城。 …… 某处地下室,曹蒹葭被绑在柱子上,一个女人正在逼问她龙形玉佩的下落,可曹蒹葭紧咬牙齿,一言不发。 女人冷喝道:“曹蒹葭,如果你再不说出龙形玉佩的下落,外面可有十多个壮汉想要进来对你进行逼问。” 曹蒹葭毫不示弱地说道:“你敢吗?曹家还没有真正的毁灭,那个人对我还有想法,你敢让他们进来吗?” 女人面色一滞,“曹家?你以为曹家还能救你吗?我们现在想灭曹家,那就是轻而易举之事,之所以不灭曹家,只不过是想用你们曹家钓更大的鱼而已。” 曹蒹葭心里慌乱,女人又道:“至于公子,我相信他对龙形玉佩,比对你更加有想法!所以,你最好说出来!免得受皮肉之苦,而且,绝枪已经赶往锦城,你觉得拿到你玉佩的人,还能逃得掉吗?” “哼!” 曹蒹葭嘴里冷哼着,心里却想到了沈非杀极刀的画面,“要是他在这里就好了,他应该能把我救出去吧?” 紧接着,曹蒹葭又想到了沈非在她身上做坏事的,她心中冒出一个想法,早知道把身子给他好了,总比让那些人污辱了的好。 不过,曹蒹葭下定决心,要是受到那些人的欺辱,她就咬舌自尽。曹蒹葭还有个念头,如果沈非这次再把她给救了,她就把身子给沈非。 想到这,曹蒹葭嘴角浮出了苦笑,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沈非现在还在锦城,肯定恼怒她偷偷跑掉的事,哪里会来救得了她。 女人继续说道:“如果你不想连累两次救你的那个人,最好老实交待,要不然,等绝枪把那人找出来,他就死定了。” 曹蒹葭索性闭上了眼睛,说老实话,她也很担忧,绝枪可比极刀强多了,特别是绝枪还会一手吓人的狙击功夫,沈非再厉害,那也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而且,绝枪仅仅只排八十一位,黑榜里面比绝枪厉害的人多了去,沈非一人根本应付不了。 女人见曹蒹葭仍是不说,厉声喝道:“你知道黑榜的力量,锦城人虽多,但他有两次活动轨迹,我们找出他来并不难!” 说完,女人走了出去,下令严加防守,曹蒹葭美眸里尽是冰冷目光,她在想着到底是谁出卖了她。 …… 三更半夜,还有一人没有睡着,那便是皇家一号的老板钱军,一是因为陈强被关进监狱的事,钱军感觉到那个叫沈非的小子,比他想的能量还要大,原本他还想着一定要对付沈非,找回面子。 可陈强一事,让他不敢乱动。毕竟让他一夜之间将陈强老子的药厂给封掉,他是没有这个能耐的,而沈非身手又相当厉害,钱军只得忍下这口气。 还有个原因,那便是他费尽心力,和一个大人物搞好了关系,而那个大人物特别喜欢美少妇,性格还温柔的那一种。 只要找到这样一个女人,把她送给那个大人物,那他就能彻底抱上大人物的粗腿,到时,他的势力就能发展得更大,甚至是一统锦城地下势力都有可能。 然而,他散出手下,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到这么一个美少妇,明天晚上那个大人物就要到皇家一号来,如果他弄不出美少妇,他就惨了。 …… 天亮了。 锦城大酒店。 苏锦瑟醒了过来,睁开了眼。 一睁眼,苏锦瑟便看到了近在眼前的沈非,她条件反射就要惊呼出声,在声音跑到舌尖的时候,她忍了回去。 然后,她发现自己身子是光着的,裙子早就不知飞到了哪里去,一只魔爪正攀在她的挺立山峰上面。 苏锦瑟震惊万分,她明明记得昨晚沈非没有脱她衣服,现在怎么是这样啊,苏锦瑟再往下看去,见着小内内还穿在身上,不由松了一口气。 气还没有松完,苏锦瑟便感觉到自己的大腿压着一个硬硬的东西,她盯眼看去,顿时脸红如朝霞,她整个身子就像章鱼一样抱在沈非身上,还压住了那个坏家伙。 苏锦瑟要崩溃了,她怎么弄出了这么一个姿势,她轻轻的将腿收了回来,又将沈非的手拿开,想悄悄的溜走,可刚刚抓住沈非的手,沈非眼睛猛地睁开,笑道:“老婆,我的梦想终于实现了,一睁眼就看到了你。” “你怎么醒了?” 苏锦瑟慌得不行,忙将被子捂在身上,沈非坏笑,“老婆,你昨晚对我做了什么,让我的火这么旺。” “你流氓,明明是你对我做了坏事,让我衣服都没了。” “老婆你可别冤枉我,明明是你自己脱的,你说你的身材很好,我不信,你就脱给我看了。” “骗子,这根本不可能。” “老婆,这大好清晨,咱们不做点运动吗?” “什么运动?” 沈非直接用行动代替了语言,如饿狼一般扑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