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章 折磨 - 妖孽狂医

第五百四十章 折磨

“什么意思!”司徒马愣道。 “沈先生,现在是我女儿的教官。他的事情,我自然会管。别废话了,司徒经理,既然我们之间有合作关系,这件事,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个交代。”林正淡淡道。 司徒迁勃然大怒,“给你个交代,林正,是沈非把我儿子打成这样的,该是你给我个交代吧!” 若非头顶有杆枪盯着,司徒马早破口大骂了。 他们打了自己儿子一顿,现在还让自己给他们交代? 哪有这样的道理! 他倒是忘了,这种事情,他儿子可没少干,要不然,今天也不会被揍成这样了。 “司徒迁,我说你老糊涂了吧?既然你知道是我把你儿子打成那样的,你让人家林总给你什么交代啊?”沈非不知道从哪儿找来一把瓜子一边磕着一边懒洋洋道。 司徒迁看向沈非,道:“沈非,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不会放过我?”沈非闻言,拍了拍手走到司徒迁跟前,一把他拎起来,狠狠的就是一巴掌甩了过去,打的司徒迁好半晌也没反应过来。 等他回神的时候,顿时大怒,冲着那些保镖吼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给我上啊,打,打死他,我负责!” 几名大汉顿时不再犹豫,向沈非冲来。 沈非i冲林正喊道:“你怎么不开枪?” 林正从保镖手上接过枪,无奈道:“假的!” 他这枪只是买来吓唬人的,在华国哪有那么容易弄到真枪啊,况且,就算有,在这种情况下,他也不敢开。 本想用这玩意儿吓唬吓唬司徒迁的,谁知道沈非竟然会突然出手。 司徒迁一听到林正手里的枪是价钱,更加愤怒了,从地上爬了起来,怒吼道i:“给我打死哪个王八蛋!” 他倒是还有点理智,没敢去动林正。但对沈非就没那么客气了,几个保镖追i的沈非满场跑。 其中一个保镖跑到沈非面前,挥起拳头向他打去。 “我艹,偷袭!”沈非装出一副惊恐的样子,下意识的就伸出胳膊去挡这保镖的拳头。 “找死!”保镖冷哼一声。凭他的身手和力气,自然不会把沈非放在眼里。 刚想抓住沈非的胳膊,给他拧断,哪知道,沈非整个人却突然窜到了自己面前,还没反应过来,脸上就重重的挨了一巴掌。 这一巴掌,就跟大过年放鞭炮似的,格外响亮。这保镖整个人都懵了,愣在原地,半晌没反应过来。 “唉,打架多不好,你看看,看看,伤着了吧,疼不疼?”沈非显得很“不好意思。” 另一名保镖趁此机会,伸出爪子朝沈非的肩膀抓来。 他想来个过肩摔,把沈非扳倒在地。 可惜,就在他快要抓住沈非的肩膀时,沈非忽然喊了一句,“右脸!” 保镖愣了一下,下意识的感觉不妙,慌忙收回手去盖住自己的右脸,哪想到,左脸又狠狠的挨了一巴掌。 “左脸!” 保镖连忙遮住自己的左脸。 “右脸!” “……” “左脸!” “……” 沈非呼巴掌的速度很快,保镖根本反应不过来。开始,还寻找机会出手反击,到后面就只有躲巴掌的份儿了。 偏偏沈非嘴里喊的和手上打的根本毫无规律。 比如,沈非有时候喊的左脸,打的却是右脸。有时候喊右脸,打的还是右脸…… 总之,十几个巴掌后,保镖干脆两只手捂着脸得意道:“你打不到,打不到!” “唉,白痴!”沈非摇了摇头,一拳打到了保镖的面门上。这家伙当场愣住,喃喃道:“不是打脸吗?” 随后,整个人便晕倒在地,看他不甘心的表情,明显是气晕的。 “艹,笨蛋,面门不是脸吗?” 在场的人,皆是愣住,这家伙太无耻了。 “装死?”沈非冷哼一声,对着剩下那几名大汉冷声道:“你们几个想办法给我弄醒他。” “大、大哥,怎么弄醒?” 要是这名保镖是被沈非打晕的也就罢了,偏偏他是被折磨晕的。剩下的几个小弟你看我,我看你,都没敢在动手。只是,让他们弄醒那个家伙,他们哪有这能力,他们又不是医生。 “我要是知道的话,还会问你们?你们弄不弄?不弄的话,那我就把你们一个个全打晕。” 听到他的保镖,一众保镖哭喊道:“爷,您是我亲爷,就饶了我们几个吧?所有的事情都是司徒迁让我们干的,我们也不想的啊!我们只不过在他身边跑跑腿,打打下手而已,你就放过我们几个吧。” 他们这到说的没错,他们本来就是保镖,司徒迁是雇主,当然是司徒迁让他们干什么,他们就干什么了。本 眼见刚才还耀武扬威的几个大汉,此刻一个个跪在沈非面前苦苦哀求,围观的人都有种做梦的感觉。 刚才,他们还笑话沈非是个懦夫呢! “说你们几个没脑子,还真他妈笨的跟猪似的。要想把一个晕过去的人弄醒有很多办法,比如,朝他裤裆中央狠狠的踢一脚不就完事了?” 沈非嘿嘿一笑说道。 几个大汉你看我,我看你,心里一想对啊,那地方可是命根子,来一脚的话,半死的人都能活过来。 虽然他们平时称兄道弟的,但此刻也顾不上这些。抱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念头,几个大汉围到这名保镖跟前,抬起脚就要往下踹。 哪知这时候,保镖却腾的坐了起来,“他妈的,你们还真下脚” 感情这家伙刚才是装的! 沈非好笑的摇了摇头,这家伙也是个人才,连自己都骗了过去。 “既然,你已经醒了,那咱们是不是该好好说道说道了。” 此时的一众哪还有刚才的气势,咕噜一声从地上爬起来跪倒沈非面前道:“爷,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我该死,是我鬼迷心窍,爷,你放过我吧。” “放过你也行,不过你得帮我做一件事。”沈非淡淡道。 “爷,有事你吩咐,小弟随时为你效劳。” “先把那个家伙给我抓起来。”沈非一指司徒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