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六章 震惊四座 - 妖孽狂医

第五百四十六章 震惊四座

沈非自然注意到了周围传来的愤怒、嫉妒和恨意的目光,一般人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下,能保持淡定就已经很不错了,沈非却是冲着这些人扬了扬头,眼中满是挑衅,随后就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把揽住了谢婕妤的腰肢。 巨大的力道,差点让谢婕妤扑进他怀里,谢婕妤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低声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跳舞啊!”沈非淡淡道。 谢婕妤闻言差点用高跟鞋踩在沈非的脚面上,这家伙和她怄气,不接她电话,现在还好意思来和她跳舞。 “对了,你是怎么知道自己家举办宴会的?”谢婕妤问道,刚才看到沈非出现那一刻,她一度怀疑自己看错了,自己先前给他打电话就是说这事呢,想让他来帮自己做挡箭牌,谁想到,他竟然没接电话,突然出现在宴会上。 “怎么?怕我坏了你的好事?”沈非淡淡的回了一句,冲那个白衣青年挑了挑眉头,要不是有旁人拦着,白衣青年差点冲过来。 听到沈非的话,谢婕妤心里莫名觉得好笑,嘴上却是淡淡道:“你能坏的了,尽管坏好了。” “你认真的?”这下轮到沈非不解了。 “当然!”谢婕妤眨了眨好看的眼睛,道:“提醒你一句,这里可是谢家的宴会。谢家的来历我想不用我多介绍,你应该清楚。除了谢家外,还有来自i燕京各大公司的负责人,哦,我的那个相亲对象,他是威尔逊跨国集团老总的儿子,本身也是知名企业的董事长,你比起人家,可是没一点优势。” 谢家老爷子是燕京赫赫有名的将军,在军界的影响力甚至比沈天然还大。沈家人丁兴旺,在老爷子的影响力之下,沈家二代、三代弟子在政界、商界经营颇深,可以说,沈家在燕京是数一数二的豪门家族。 能出席沈家宴会的,自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虽然比不上沈非,但也能到他公司负责人一个级别。 至于谢婕妤的那个相亲对象,史密斯,来头就更大了。威尔逊公司i刚刚进入华国没多久,但其在国际上有很大的影响力,甚至在某些领域并不输沈非的公司。 威尔逊公司一进到华国,便引起华国高层的关注。 在上层影响力上,威尔逊公司比沈非的公司还要大,毕竟相比外资企业,本土企业还是要差上不少的。 而且,沈非的公司,现在重心已经转向了国外,他自己又懒得和那些人打交道。 真要说起来,史密斯和谢婕妤才是真正的门当户对,至于沈非,谢家的人,谁认识他是谁? 不过,沈非是谁? 他才不会在乎这些人什么来头呢,听到谢婕妤的话,嘿嘿一笑,而后做了一个让在场的人呼吸停止,让谢婕妤心跳加速,让史密斯暴跳如雷的动作。 他揽着谢婕妤腰肢的双手轻轻一用力,谢婕妤便控制不住身体,直直的跌进沈非怀里,两人重重的吻在了一起。 正巧从后面走过来的谢洁莹揉了揉眼睛,失声的喃喃道:“我靠,这是什么情况!” 旁边的洪大天带着廖霞,看到这一幕,也是疑惑道:“沈哥和你姐认识?” 宴会的某个角落里,徐洁正抓着东西往嘴里狂塞,无意间看到这边的情况,整个人不禁颤抖了下,随即抓着旁边的林逸欣,含糊不清道:“逸欣,快看,快看,那个人是谁?” 林逸欣不耐烦的甩开闺蜜的手,没好气道:“我说你有没有点淑女形象,能不能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再说话?” 徐洁连忙嚼也不嚼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道:“逸欣,你快看,那个人是不是很眼熟?” 林逸欣看了过去,看到谢婕妤和一个大男人接吻一幕,不禁愣道:“婕妤竟然和男人接吻?” 林逸欣和谢婕妤算是表姐妹的关系,又是非常好的闺蜜,对谢婕妤的个性,她比谁都了解。她要死要活的去保镖学院培训,想毕业后i进特种部队,就是受谢婕妤的影响。 看到谢婕妤竟然和男人接吻,也是整个人都呆住了。 “那个人不是她今天相亲的对象啊……咦,那个男人好面熟,是我爸给我找的教官!” 林逸欣终于发现不对劲了。 和谢婕妤拥吻在一起的,不就是之前她爸给她介绍的教官,沈非吗? 这小子怎么会到这里来? 而且,还和她最崇拜的谢婕妤吻在了一起。 一瞬间,林逸欣有种世界崩塌的感觉。 “逸欣,我早就说过,保镖哥不是一般人,现在你信了吧?”徐洁在一旁道。 “你得意什么?就算他有胆子亲婕妤姐,有没有能力活下来还是个问题呢。别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林逸欣说着掏出了电话。 徐洁紧张道:“你想干什么?不会报警抓保镖哥吧?” 林逸欣没好气道:“瞧你那心疼的样子,小心被你所谓的保镖哥吃的渣都不剩……放心,我给我爸打个电话……” “给林伯伯打电话干什么?” “救人啊!我爸要是不出面,你的保镖哥就要被人打死了!” 听到他的话,徐洁连忙向场中看去,果然,就见沈非和谢婕妤已经分开,谢家的一众年轻人和史密斯把沈非团团围住,愤怒的盯着他。 “姐,他是谁!”一名谢家的年轻人厉声问道。 “你说呢?”谢婕妤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 “你不会……”谢家的年轻人一愣,随即怒道:“别忘了,你已经和史密斯先生订婚了,你这样,把我们谢家的脸都丢尽了。” “谢子阳,婕妤姐想和谁在一起,要你管得着吗?再说,这不是还没定亲吗?丢的又不是你的人,你那么着急干什么?” 说话的正是谢洁莹,这丫头走了过来给沈非抛了个“秋后算账”的眼神,随即看向谢子阳道:“你要是替这个假洋鬼子委屈,你怎么不嫁给他?” “谢洁莹,我跟你说话了吗?我在问婕妤堂姐,跟你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