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八章 沈非的来历 - 妖孽狂医

第五百四十八章 沈非的来历

沈非一句话不仅让在场的人差点把嘴里的东西喷出来,就连谢婕妤也是整个愣住。这家伙,怎么说话呢,不是她亲爹,还是干的不成? 沈非却没理会众人,自顾自道:“既然是妇女,做人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呢?” 这话又是让现场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随即便有笑声传了出来。 这个沈非太有意思了。 沈天然强忍着笑意,道:“沈非,你胡说什么呢。婕妤是天阳的亲生闺女,能有什么差距。”沈天然这话,到底是帮陆天羽呢,还是害他呢? 还有心问这种话。 谢洁莹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偏偏沈非一本正经道:“你瞧婕妤长的跟鲜花似的,他爹怎么那么……凶悍呢?不过,我想婕妤的妈妈一定很漂亮,因为鲜花总是会插在牛粪上的嘛!” 林正看了看气的快成关二哥的谢天阳,又看了看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沈非,突然好笑起来。沈非这家伙看似在这里胡说八道,但明里暗里的,却把谢家最有威望的两个人夸了一通。 谢天阳在部队里是个不苟言笑的首长,回到家,除了和他不对劲的女儿谢婕妤外,也就妻子柳妍芝能管得住他了。 果然,就在谢天阳快要爆发的时候,柳妍芝走了过来,亲切道:“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啊?和我们家婕妤是什么关系?” “大妈,他叫沈非,是我的师父。”谢洁莹在旁边主动介绍道。 “柳阿姨,他是我的大哥。”洪大天也在旁边道。 沈非更干脆,道:“我还是谢婕妤的男朋友,阿姨,您确定您是婕妤的母亲吗?我看着你像是婕妤的姐姐啊!” “呵呵呵,小伙子真会说话。”柳妍芝笑的前仰后合,对谢婕妤道:“婕妤,有男朋友了,为什么不早点带回家给妈妈看看?” 谢婕妤脸色一红,刚想说话,旁边的谢天阳终于忍不住道:“芝妍,你胡说什么呢?婕妤现在要和子阳订婚了。” “伯母,您先前也答应把婕妤嫁给我的!”史密斯也在旁边恨恨道。 “哼!婕妤的事情,我从来没同意过,是你们家同意的。反正,只要我女儿喜欢,谁做我女婿,我都没意见。” 柳妍芝出身贫寒,但这也早就了她强势的风格。嫁到谢家后,从一无所有,到被谢家人接受,然后到现在名副其实的谢天阳太太,她的强势,别说谢天阳不敢惹,连老爷子也礼让她三分。 这次让谢婕妤和史密斯订婚,她是为数不多反对的人之一。 只是,这次事关谢家的未来,谢天阳又铁了心要这么做,她也没有办法。 为这事,她还和谢天阳怄了好几天的气。 谢天阳已经睡了半个月的冷沙发了。 “谢伯伯,我父亲在国外,所以来不了订婚舞会,但他交代我,有事找您。你怎么说?” “你放心,伯伯一定会给你个交代的。”谢天阳道,随即对谢婕妤和沈非道:“婕妤,我不管你以前和这小伙子是什么关心,但现在,你们没有任何关系了。从今天起,你就是子阳的未婚妻了……” 他的话还没说完,沈天然就在旁边不满的打断道:“老谢,你少把部队里的那一套带到家里来。婕妤的事情本来我这做外人的不该说话,但我是他们两个的上司,我不得不说一句话,年轻人的事情,就让年轻人自己决定吧。” 谢天阳一愣道:“他们两个的上司?” “不错。沈非是我们部队的人,婕妤是他的助理。” “贴身助理!”沈非在旁边强调了一句。 然而,谢天阳还没来得及震惊,就听林正道:“小非,也是逸欣的教官。你知道,逸欣这丫头老想进什么特种部队,我就请小非来教她了。” “嘶!”这一下,全场震惊。 他们先前就怀疑沈非的来头不简单,但没想到,竟然这么大。 沈天然的来头,这里的人大多数不清楚,但看到他身上那两颗金星,谁敢小觑? 况且,谢婕妤的来历他们清楚的很,某部队的校级干部,陆天羽竟然是他的上司,岂不是说,他的来头比谢婕妤还要大? 就算他不是什么官二代、红三代,也有极大的靠山,否则,这么年轻也不能成为谢婕妤的上司啊! 怪不得他能让谢家另一位大小姐当徒弟,能收洪家老爷子孙子做小弟。 谢天阳也没想到沈非的来头这么大,愣愣道:“沈老,你说的是真的?他不会是你的孙子吧?可是没听说过您还有其他孙子啊……” 沈天然哭笑不得,“想哪去了,我想让人家做孙子,人家还不愿意呢!” 沈非没好气道:“老头子,别借机占我便宜。我真不是你孙子!” “哈哈!”沈天然丝毫不介意仰天大笑。 现场的人却是摇头连连,心里更加确定沈非的来历不简单,都能这么肆无忌惮的跟沈天然开玩笑。 “既然他不是你的孙子,那这件事就没什么商量余地了。小伙子,我不管你什么来历,总之,你配不上婕妤,还是趁早离开她吧!” “老顽固,你怎么这样呢?”柳妍芝气的骂了一句。 “老谢,你,唉!”沈天然和林正也是叹了口气,这个谢天阳什么都好,就是个性太固执。一旦自己决定的事情,十八头牛都拉不回来。 “谢谢谢伯伯。”史密斯一脸得意,淫贱的样子,让沈非又是一拳打了过去,“你得意什么?” 谢天阳没想到沈非当着他的面还敢打人,脸色一沉,摆了摆手道:“把这个人给我带出去。”瞬间,就有两名身穿迷彩装的军人从旁边闪了出来,一招擒拿手便抓向沈非的胳膊。 “不要!”谢婕妤尖叫一声,众人都以为她是担心沈非,却不知道,她是担心沈非下手太重,伤害到这两个警卫。 索性,沈非不是那种喜欢滥打无辜的人,轻轻一个推手,便将两人推了出去。他下手的力道恰到好处,既不会让两人受伤,又能让他们短时间没有动手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