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九章 我是老板 - 妖孽狂医

第五百四十九章 我是老板

谢婕妤、谢洁莹、洪大天知道沈非的身手,到没什么好惊讶的。 但谢天阳却是眼神一凝,他是部队的将军,见过的高手比普通人还多,但看到沈非这一手,还是有些惊讶起来。 沈非的身手竟然这么厉害! 他的这两位警卫虽然不是华国警卫局的特种兵王,但也是连续三届的比武冠军,竟然在沈非手下,一招都没走过? 怪不得他能进沈天然部队,只这身手,就够资格了。 不过,这还不足以让谢天阳对沈非改观。 见沈非一脸的嚣张神色,谢天阳哼了声,便要说话,没想到,就在这时,大厅里突然冲进来一帮人。为首的正是那个在山庄门口被沈非打了的年轻人。 看到他,谢天阳低喝道:“天骄,你干什么?” 这位公子哥也是谢家的一位花花大少,只不过这位大少在家族还不如谢子阳受待见。被沈非打了一顿,竟然找了一帮人来冲进自己家的宴会。 现在看到谢天阳,谢天娇才想起来,道:“大伯,我、我……我被他打了一顿。” 他一指沈非,有些委屈道。 众人一阵无语,这个沈非,今天真的是来找谢家的茬的。 沈非却没有这方面的觉悟,一脸不屑道:“这也是你的弟弟?你的弟弟怎么一个比一个脑残呢?” 谢婕妤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她的这些弟弟确实没几个争气的,但好歹也是她的亲人,没必要说的这么过分吧。 谢洁莹倒是哈哈笑道:“沈哥哥说的不错,他们几个就是一个比一个脑残。” 这话引得谢天阳狠狠的瞪了一眼,谢洁莹吐了吐舌头不在说话。 谢天阳看向沈非道:“小伙子,我在警告你一遍,否则……” “否则就对我不客气是吧?”沈非翻了翻白眼道:“我说你岁数也不小了,怎么说话不算话呢?说好了对我不客气的,到现在还是对我客客气气的,让我说你什么好呢?” 沈非摇头叹息的样子,差点把谢天阳的肺都气炸了。 沈天然在旁边哈哈大笑,“老谢啊老谢,想不到,你也有无可奈何的时候啊。” 林正也是哑然失笑,谢天阳还真是遇到了对手。 以他的身份,自然不能对沈非怎么着,毕竟,沈非一没杀人,二没犯法,他一个当将军的,在这种场合下,要是跟沈非太过计较的话,显得太没气度了。 况且,有谢洁莹、柳妍芝、沈天然、他和洪大天帮着沈非,谢天阳也不好用他将军的身份对付沈非。 让两个警卫去抓沈非,已经是最大的限度了。 可谁能想到,那两个沈非竟然不是他的对手! 这下,谢天阳就有些没辙了。 听到沈天然在旁边哈哈大笑,谢天阳顿时急了,怒道:“不管怎么样,婕妤,你都不能和这小子在一起,你要是和他在一起,我就不认你这个闺女。” 这一句话,让谢婕妤脸色彻底变了。 沈天然也是怒道:“老谢,你胡说什么呢,这点小事,你至于吗?” 柳妍芝也在旁边气道:“你要不认这个闺女,我就跟你离婚!” “你们都逼我是不是?好好好!”谢天阳气的浑身颤抖,“滚滚滚,都滚,都滚!” 一众人你看我,我看你,都不禁有些愣住。 谢天阳真急了。 “爸,你为什么非要逼我嫁给我不喜欢的人?”谢婕妤本来就是想刺激一下谢天阳,却没想到竟然把谢天阳逼到了这种份儿上。 尽管知道不应该,但看到谢天阳的样子,她心里还是失望透顶。 谢天阳重重的哼了声,没有说话。 到这种份儿上,他就算同样谢婕妤不让他嫁给史密斯,也不会让她和沈非在一起的。 “老谢,算我看错你了,哼!”沈天然气的转身离开,他也知道谢天阳的脾气,到这种程度,换谁都改变不了他的注意了。 “老谢,唉……”林正摇了摇头,对沈非道i:“我先走了,有什么事找我吧。” 沈非没有理会两人,而是冷冷的看着谢天阳道:“实话说吧,我跟谢婕妤现在确实没什么关系,你大概也能看出来,我就是个挡箭牌。但我没想到,堂堂的司令员竟然这么没气度,啧啧,真让我失望啊!” 沈非摇了摇头道:“既然如此,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你要给你家闺女订婚,我没意见,但请你换个地方,这里不欢迎你。” “沈非,你……”众人没想到,刚才还嬉皮笑脸的沈非,这会儿突然有这么严肃起来。在仔细看了一眼,许多人竟然感觉沈非整个人的气质都发生了变化。 只不过,他凭什么让谢家的人离开,这里又不是他的地方。 谢天阳不耐烦道:“既然你跟婕妤没关系,就赶紧离开吧,这里不欢迎你。” 沈非似笑非笑的看着谢天阳道:“你听不懂人话吗?除了特定的几个人外,这里不欢迎你们谢家的任何人!” 谢天阳大怒,“你有什么资格说这话。” “我有什么资格?就凭我是这家度假村的老板!”沈非淡淡道。 平地惊雷! 沈非的话让在场的人都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这小子说什么?他是这家度假村的老板?” “真是会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谁不知道,这家度假村隶属燕京鸿飞集团,鸿飞集团可是燕京数一数二的经营宾馆、餐饮、度假村一条龙的宾馆。资产数十个亿,这小子竟敢说,他是这家度假村的老板?他疯了吗?” “就是!别看鸿飞集团这么大,但他背后还有个国际级的大公司做靠山。他的老板,据说神秘的很,燕京没几个人见过。这小子虽然是部队的人,但也没资格见人家吧。” 现场来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对于这家度假村的来历也清楚的很。 沈非连在这里当服务员的资格都没有,还老板? 除非天塌了。 谢洁莹走过来拽了拽沈非的胳膊道:“沈哥哥,你别胡说八道,我大伯伯最讨厌满嘴火车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