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一章 你真的没有兴趣? - 妖孽狂医

第五百五十一章 你真的没有兴趣?

谢天阳这一笑,别说谢子阳他们,连沈非都给弄懵了,古怪的看着他,这老头儿不会让自己气傻了吧?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罪过就大了。 倒是谢婕妤了解自己父亲,眼中闪过一丝欣喜,果然就见谢天阳停止了笑容,看着沈非道:“好、好小子,我谢天阳长这么大,除了我家老头子和老上司外,你是第三个敢这么对我的人,算你有胆气。” 听到他的话,沈非不禁在心里腹诽,你老子,你上司?说的我好像多老一样,当然,这话他没i说出口i,刺激刺激谢天阳还行,刺激过头了就是傻了。 沈非道:“那你是同意谢婕妤不嫁给这个傻b了?” 史密斯愤怒的瞪着沈非,却不敢有丝毫的动作。 谢天阳淡淡道:“我可以暂缓婕妤的婚事,但是你想过我这关的话,还不够资格,除非……” 沈非直接打断他的话道:“没有什么除非,放心,我暂时对你女儿没兴趣。” 这话一出口,谢婕妤脸色未变,愤怒中莫名觉得有一丝伤心,不禁冷冷道:“我也不需要你对我有兴趣。” 谢天阳倒没有因为沈非的话而生气,反而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希望你真的对我女儿没兴趣吧。好了,今天的事情就到这里吧。” 说着,谢天阳起身向外走去,沈非忍不住道:“不留了?” “留在这里干什么?真让你那些保镖把我扔出去?”谢天阳哼了声走出了度假村。 他一走,度假村的人也都纷纷离去,最后只剩下谢洁莹和林正、洪大天、林逸欣几人。 “沈哥,你真的对我姐没兴趣?”谢洁莹眨着一对大眼睛看着沈非,眼中满是怀疑。 “真的。”沈非没好气道。 “少来,以为我看不出来吗?你和我姐根本说的根本就是赌气的话!” “小丫头片子,你懂什么。”沈非好笑的看着谢洁莹,这小丫头竟然能看出自己和谢婕妤是在赌气,还真是不简单。 “哼!我哪里小了。”谢洁莹挺了挺胸脯子不服气道:“我姐要是真对谁没兴趣的话,根本就不是那种语气,而且,她哪会那么随便就给人亲啊。” 旁边的林正等人也都点了点头。 要说沈非和谢婕妤之间什么都没有,他们绝对不相信。别的不说,以谢婕妤的性格,她绝对不会随意就让一个男生亲的,做戏都不会,除非,她是真的喜欢那个男生。 而且,林正也是过来人,一眼就看出谢婕妤看向沈非的眼中深处的爱意。 不过,这话他不好说,见沈非不愿意多说,便转移话题道:“小非,你明天能来给逸欣上课了吗?” “上课?上什么课?”谢婕莹疑惑道。 “当教官!”沈非懒洋洋道。 “沈哥,你真的要去给林小姐当教官?”洪大天错愕道,如果是以前也就罢了,可现在大家都知道了沈非的身份,以他的身份还需要去给人当保镖? “没办法,要赚钱糊口啊!”沈非做了个无奈的表情,让谢洁莹在旁边白眼狂翻,如果他还需要养家糊口的话,那她不是要去要饭了? 不过,保镖学院?似乎可以去那玩玩儿。谢洁莹心里想道。 林正道:“明天用不用我派人去接你?” “不用,我自己去!” …… 第二天一早,沈非便早早的来到了保镖学院。 经过昨天的事情,林逸欣对沈非的印象大为改观,虽然没有了把他辞退的念头,但还是想折腾折腾他,谁叫这家伙在宴会上亲她的偶像谢婕妤,这也就算了,最后还说对谢婕妤没兴趣。 简直畜生不如。 见到沈非来,刚想给他找点麻烦,哪儿想沈非却是率先开口道:“你们的食堂在哪里,我早饭还没吃呢。” 林逸欣本想拒绝的,但林逸欣却是道:“好啊,好啊,我们也还没吃呢。”说着,对林逸欣露出哀求的神色。 林逸欣无奈,只好点头。 几个人来到了保镖学院的食堂,一进食堂,顿时无数道目光便投了过来。 林逸欣和徐洁她们已经习以为常了,毕竟,林逸欣乃是东城大学的校花,走到哪儿都是焦点。 至于沈非,比这更大的阵仗他也见过,自然不会有什么。 只是,他们不知道,这些学生的目光这次不是看林逸欣,而是看沈非…… “谁让你坐下了?” 三人找了个偏偏的位置,沈非一屁股就做了下来。林逸欣顿时有些不满的说道。 “我不坐下,难道我站着吃啊?”沈非错愕道。 “我是说,既然你是我的保镖,难道还要我去帮你打饭吗?”林逸欣似笑非笑的看着沈非。 “好吧,我去!” 沈非无奈,只得拿着饭卡来到了打饭的窗口,原本还在排队的一众学生,见到他来,“哗”的主动腾开位置,甚至有个平头学生还殷勤道:“打饭啊,我来帮你吧。” “额,好吧!” 既然有人帮忙,沈非自然懒得自己动手。 那学生并没有用林逸欣给沈非的饭卡打饭,而是用自己的饭卡刷了卡,打的菜也都是食堂最贵的。然后又殷勤的表示帮沈非送过去。 “同学,你挺热心的啊!叫什么名字?” 见这人这么殷勤,沈非也有些不好意思,主动问道。 “我叫王波,大哥你呢!”平头学生小心翼翼道。 “我叫沈非!”沈非道。 “沈大哥!以后你就是我大哥了,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吩咐!” “额!行,以后要是谁敢欺负你,就告诉我!” “谢谢沈大哥了!” 王波的嘴都快乐到耳朵根了,认了这么个厉害的人物当大哥,以后在学校就没人敢欺负自己了。 林逸欣和林逸欣愣愣的看着王波来回两趟把饭菜送到自己的面前,又恭敬的和沈非告别,不禁疑惑道:“沈非,你给这个人灌了什么迷魂汤了?” “我能给他灌什么迷魂汤?我也不知道这小子为什么莫名其妙的献殷勤。而且还要认我当大哥,看他挺上道的,我就认了他这个小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