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二章 又有事情发生了 - 妖孽狂医

第五百五十二章 又有事情发生了

沈非的确不知道王波为什么这么殷勤,搞得他以为自己霸气侧脸了呢。 听到沈非这么说,林逸欣和徐洁古怪的看了王波一眼,毕竟,这种场面对她们来说不算什么,学院那些男生,有的是排着队向她们献殷勤呢。可是发生在王波身上……就有些别扭了。 不过,她们也没多问,只是埋头吃自己的饭。 就在这时,一个胖胖的学生走到沈非面前,“扑通”一声跪下道:“师父,收下我吧!” 沈非吓了一大跳,闪到一旁嚷道:“我靠,你干什么?想让我折寿啊!” “王大海,你这是干什么?” 林逸欣和徐洁认识这个学生,学生自主创建的兴趣社团,武术社团出了名的武痴,外号“胖大海”。 “我听说了大哥在跆拳道的事情,想要拜他为师!师父你就收下我吧!” “这位同学,我是保镖学院,武术社团的团长李然,我想聘请你为我们社团的荣誉团长。” 跟在胖大海身后的一个精瘦学生说道。 沈非大战跆黑本冈田的事情如今已经在校园传开了,不仅仅是因为沈非打败了黑本冈田,更是因为他最后那段话,让得学院不少人都加入了他们社团。 而武术社团一听说学校出了这么个厉害的人物,自然要赶过来拉拢。 武痴胖大海,更是想让沈非收他为徒。 沈非终于明白王波为什么要殷勤的认自己当大哥,原来是这个原因,不过,他可没有收徒的打算,“我想你们搞错了,我不是你们学校的学生,而且,我没想过收徒!” “这样啊……”听到沈非这么说,李然有些失望。 胖大海则不肯放弃道:“如果你不收我为徒,我就跪在这里不起来!” “你威胁我?”沈非皱了皱眉头,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胖大海吓了一大跳,“不敢不敢!我没有这个意思……” “算了,你起来吧!我不会收你为徒的,不过,有机会的话,我可以指点指点你!” “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虽然没能拜沈非为师,但能得到指点也不错,胖大海兴高采烈的站了起来,“师父,那你有机会,可不可以去武术社团做客?” “有机会就去!” 既然答应指点胖大海,也不在乎多指点几个人了。沈非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只是,他没想到,众人见他答应指点胖大海,都纷纷围了上来,要给他当徒弟、小弟。 幸亏有胖大海和李然及时出来做挡箭牌,“大家想让我师父指点,就到我们武术社团去报名去……” 沈非这才有机会和林逸欣、徐洁跑出食堂。 “保镖学院的学生们,太热情了!”沈非擦着头上的汗感叹道。 “矫情!”林逸欣嘀咕了一句,随后道:“我看你今天下午别在学校待着了,找个地方凉快去吧!” “哦,那把钥匙拿过来!”沈非伸着手道。 “什么钥匙!”林逸欣一愣。 “你住的地方的钥匙啊,难道你让我睡大街?”沈非翻着白眼道。 “保镖哥要跟我们同居?”徐洁惊讶道。 “不行,我不同意!”林逸欣急了,要是让学校的人知道她和男人住一起,指不定传成什么样子呢。 “我来的时候,你父亲说管我吃住的。”林正当然没说过这句话,但他现在确实没地方住。前两天和谢婕妤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她那肯定是回不去了。 “那也不行,你可以在我们附近租房子,甚至我们对门,房租我来出!”林逸欣坚决道。 “何必这么浪费呢?你们的公寓是三室一厅的,多我一个人又不挤!” “你就不怕婕妤姐姐找你麻烦吗?” “我跟她没关系!” “切,谁信!” “爱信不信!” 林逸欣还想再说什么,徐洁却悄悄把她拉到一旁道:“你不是觉得他配不上婕妤大美女,干脆把他拉到身边,既能慢慢折磨他,也能看住他,接近婕妤姐姐。” 徐洁也不知道真这么想的,还是想让沈非住进去,反正这番话说的林逸欣心动了。 考虑了下,林逸欣刚想点头。然而,这时候,沈非的电话响了起来,那头,谢婕妤冰冷的声音传来:“马上来保镖学院外一趟,出事了。” 沈非心头一跳,应该和吸血鬼有关系。 也顾不上理会林逸欣,转身朝校外走去。 与此同时,学校里有人大喊起来,“杀人了,杀人了。” “杀人了?”林逸欣一愣。 “我们去看看啊!”徐洁看着沈非消失的方向,大喊的那个同学说,那里出事了。 “可是,我怕,我怕……”林逸欣想说她怕死人,但徐洁没给她丝毫开口的机会,拉着她去追沈非。 此时,距离保镖学院不远处的一座低矮小山上,围满了男男女女不少学生,服装衣着都是保镖学院的。旁边还有教官模样的人在催促他们回去,但一点儿用也不管。 人群中已经被警戒带围上,几名法医正在办案。 这里死了两人,一男一女,看穿着应该附近的村民。死相怪异,瞳孔放大,表情中带着惊讶,显然,死前遭受了极大的惊吓。 这里已经被基地接管,现在在这里的正是谢婕妤。 看到沈非,谢婕妤也没废话,“死者一个李阿四,一个叫张秀芳,情人关系,死前在这里约会,一整夜每回。今天被保镖学院的学生发型,目击证人说,他们的脖子上有两道牙印,但我们到现场看,却没发现。” 谢婕妤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丝毫没有和沈非亲近的意思,当然也没有过分疏远。 沈非也懒得热脸贴冷屁股,询问到:“目击证人呢?” “那儿呢!”谢婕妤指了指一名保镖学院的学生。 “首长你好,我叫叶刚!”叶刚是保镖学院三年级的学生,某部队的现役军官。 “我不是什么首长,别那么拘束,我只问你,你确定你看到他们两个身上的牙齿印了吗?在哪个部位?多大?什么形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