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三章 中医理论 - 妖孽狂医

第五百五十三章 中医理论

“确定看到了,在他们左侧的脖子上,大小和形状和人的牙齿形状差不多,不过,我更倾向他们是被某种猛兽咬死的。因为伤口的深度,完全不是人的牙齿能造成的。” 到底是保镖学院的学生,现役军官,遇上人命案,说话还能这么有条有理。 沈非点了点头,哪想到,就在这时,一名穿警服白大褂的法医走过来接口道:“先不说,他们是被什么咬的,但有一点,我很确定,他们并非是被咬死的。他们肾上腺激素突然飙升,导致血压增高,心脏负荷过重……也就是说,他们是被活活吓死的。至于你说的伤口,我们并没有发现。” 这时,谢婕妤过来介绍道:“这位是燕京刑侦局的张明法医,负责这起案子的死者法医鉴定。” “我就是来帮个忙,案子的侦破还是要靠你们。”张明呵呵一笑,看起来颇为和善,完全没有先前面对沈非和叶刚似的盛气凌人。 沈非眼光多毒,一眼就看到了这家伙看向谢婕妤眼中的爱慕之情。 红颜祸水啊! 沈非心底感叹了一句,表面上确实撇了撇嘴,刚想说话,哪想到,张明看了沈非一眼,不阴不阳道:“不知道,这位先生是干什么的?” 这家伙倒是怀疑起沈非的身份来。 谢婕妤本想说表明沈非的真正的身份的,丹眼珠子一转,确实道:“他也和你一样,是来‘帮忙’的。” 原来如此!张明点了点头,“怪不得业务那么不精湛呢,对于那种离谱的说法也相信。” 他指的自然是叶刚的证词。 沈非闻言似笑非笑的看着张明道:“这么说,你的业务很精湛了?请问精湛到什么程度呢?” “我的专业水平轮不到你来怀疑,如果你是配合谢小姐的,我没什么好说的,如果你是来配合我的,那还是请你离开吧,这里不需要你。” 张明听到谢婕妤的话,再看看沈非的打扮,越发不把他放在眼里了。估摸着,也是个官二代、富二代什么的,办办大案子,走走过场,镀镀金罢了。 明明一点本事都没有,偏偏那么目中无人。 张明这种没背景、没靠山,从底层混上来的,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人。 沈非倒是被张明这种自以为是的态度给弄笑了,想了想道:“本来,我是来帮谢婕妤的‘忙’的,不过,既然你觉得我不能帮你的忙,那我今天还真要见识见识,你这忙有什么不能帮的。” 沈非说着,走到尸体前,伸手在尸体的脖子上敲打起来。 张明见状,大喊道:“你想干什么?你知不知道,你这是破坏现场,出了问题谁负责?谢小姐,你就这么任由他胡闹吗?” 谢婕妤淡淡道:“让他试试吧!” “哼!既然谢小姐这么说,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如果出了什么问题,跟我没关系!”张明恨恨道。 沈非似笑非笑的看了张明一眼,道:“你很希望出什么问题?还是根本就有你没检查出来的问题,到时候好推给我?” 张明语气一滞,道:“你别偷换概念,我只问你,如果出了问题是谁负责!” “我负责!”沈非翻了翻白眼,这个张明想找他麻烦,也找不到点上。他不过是检验尸体而已,能出什么问题? 沈非不在理会张明,在尸体的脖颈上敲打了两下,最后又拿出了一盒银光闪闪的银针来。 谢婕妤饶有兴趣的看着,她知道沈非身手好,有钱,但中医才是沈非最擅长的。只是从来没见过,看到他拿出银针,便走进了些。 旁边的张明见状,脸上的阴鹜一闪而过,随即大笑了起来,“针灸?哈哈!谢小姐,我想这件案子我们真的不适合参与了。我真没想到,在这个科学如此发达的年代,竟然还有人相信中医这种愚昧无知的巫术!上帝留下中医只是为了衬托西医的重要性,谢小姐,你是精英人士,不会不懂得这个道理吧?” “况且,他拿针灸不是用来治病,而是用来验尸体,他以为他是谁?古代的仵作吗?哈哈哈!” 张明笑的前仰后合,眼中满是浓浓的鄙夷。 “我上帝你大爷啊,假洋鬼子!我说你怎么那么鄙视中医呢,原来就是个假洋鬼子!”沈非淡淡的暴了句粗口,随后道:“你真的了解中医吗?知道中医为华国,甚至在世界医学领域起的贡献吗?华国中医从诞生到盛行,距今已经有五千年,而西医呢?不过两个世纪!从年龄上来讲,我中医做你西医的爷爷都不过分!” “存在即合理!西医讲究科技,离了那些随便学个几年都能操作的仪器,你西医又算个屁?我中医讲究科学,望闻问切,观其身、听其语便能断定一个人的身体状况,你西医行吗?说中医愚昧只能证明你的无知!” “西医治病在病不在人,只管治检查出来的病,根本不管体内的暗疾。而中医治病,在人不在病,所谓固本培元,便是通过诊断、调理来使身体恢复到最健康的状态。” “西医强调前卫,中医强调悠久。所以,西医什么病都敢治,中医什么病都能治。从这方面来讲,中医远胜西医。” “至于检验尸体,华国三千年前就有仵作了。虽然仵作并非中医,但其中蕴含的中医知识,到现在法医界还在用。别跟我说,你在学法医的时候,没学过。” 沈非精通中医,检验尸体他确实是第一次,不过,道理都是一样的。而且,古代的一些知识,现在的法医也确实能用的上。 张明闻言,脸色微变,确实,古代的验证尸体的一些方法,确实到现在还在用。比如银针验毒,必要的时候,他们也会用。 虽然现在所用的银针和古代的大有不同,但不管怎么说,也是古代的一种中医运用的方法。 “说的好!” “好一个观其身、听其语,一句话就说出了中医的精髓。” “保镖哥好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