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四章 客串法医 - 妖孽狂医

第五百五十四章 客串法医

沈非说的激情昂扬,旁边围观的保镖学院的学生也是一脸激动。 他们都是年轻人,上的又是保镖学院,骨子里就看不起张明这种捧着碗骂娘的人。 一众人纷纷指责张明,眼中尽是鄙夷的眼神。 不少女学生都听说过沈非前几天大战黑本冈田的事情,如今听到他这番话,不禁露出崇拜的目光来。尤其是徐洁,大喊大叫着“保镖哥,我爱你!” 引得其他人纷纷向这边看来,林逸欣虽然也觉得此时的沈非挺帅的,但徐洁这丫头也太夸张了吧? 沈非当然也听到了徐洁的叫声,忍不住翻了翻白眼:“这丫头,我是教官,不是保镖!” 张明的脸色就精彩多了,实际上,要说理论知识,他也不算太弱。毕竟法医也是医生,有些东西是共通的。但他毕竟没有沈非那么渊博的中医知识,这些话就算想说,也说不出来。 而且,他打心眼里鄙夷中医,认为中医不过是巫术罢了,比西医差太远了。 眼看着那么多学生支持沈非,还有女生把沈非当成了偶像,这让一向自诩地球,所有人都该围着他转的张明,犹如吞了苍蝇一般,恨恨的看着沈非。道:“理论始终是理论,我们现在比的是法医的鉴定。要想比医术,可以,抽时间,我会和你来一场真正的比试,我会用事实证明,中医只能看看小病,骗骗乡下人。” “就你?跟我比医术?你一个法医跟我比医术?也配?”沈非像看白痴似的看着张明,法医和医生虽然差不多,但毕竟不是医生。 别说和他比,随便一个医生,都能强过陈明。 陈明却是冷冷道:“少废话,你,敢不敢跟我赌!” 沈非却没回答他的话,而是扭头看向谢婕妤,道:“谢大美女,你是这次案子的负责人,你说,我要不要和她赌?” “赌!”谢婕妤淡淡道,眼中闪过一丝恶作剧的神色。 “那好!”沈非点了点头,随即对陈明道:“你定时间吧!但是是不是应该先说说,输赢后怎么样啊!恩……这样,你输了之后,就来给我打工吧。” 这个陈明是挺讨厌的,不过还是有两把刷子的,沈非打算安排他到非洲去当医生。 只是,他一副稳操胜券的样子,彻底激怒了陈明:“好好好!如果你输了,你就跪在我面前,说三声我错了!” “没问题!”沈非淡淡一笑。 “那好,我们现在就开始!”陈明恨恨道。 “不好意思,我现在没时间!”说话中间,沈非已经掏出银针刺在两具身体的脖颈上的几个穴位上。 他的动作很快,手指飞舞让人眼花缭乱。 “你想干什么?”陈明楞了下,随即快步走了过去,就要拔沈非插在尸体身上的银针,沈非见状,停下手里的动作,右手抓住一个陈明的胳膊,轻轻一扯,随后又是一推,高大的陈明,便退后了好几步,一屁股做到了地上。 沈非扭头对叶刚道:“你是保镖学院的学生,给我看住他,要是他在发疯,就给我往死里揍!” 沈非这话当然只是吓吓陈明,他现在眼界高了,该踩的人往死里捏,不该踩的人,是真懒得踩。像陈明这种的,就是那种懒得踩的人,踩他沈非没有丝毫的成就感。 但叶刚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真把沈非的话当真了,咔嚓敬了个礼道:“知道了首长!”随即便瞪着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陈明。 陈明吓的打了个哆嗦,强壮硬气道:“验吧,验吧,我看你能验出什么来!” 沈非也不理会他,捣鼓了一番而后摇着头嘀咕道:“就这种水平,还号称什么法医专家?真是侮辱法医这个职业。” 几名法医脸上都浮现尴尬和怒气,却忌惮沈非没敢出声。 陈明怒道:“你什么意思?难道我们法医就对你们的工作没有任何帮助吗?” 沈非看了他一眼道:“抱歉,我刚才的话说错了,应该说,让你这样的人来处理这件案子,简直是败坏法医的名声。就目前而言,你的鉴定没有给我们的工作带来任何帮助。相反,我比较倾向于这位同学的话。”沈非淡淡道。 “哼!既然你相信他的话,那你解释解释,牙印哪儿去了?” 张明冷冷的扫着沈非,他今年不过刚刚三十岁,法医的工作也不过几年而已。但他在学校时,就是优等生,出来工作又聪明肯干,短短几年,就已经成了法医部门的精英人才,还享受科级待遇。 这种一般人取得不了的荣耀,也让他变得目中无人起来。 在他眼里,除了他之外,没有几个是真正有本事的,包括局里那几个工作了几十年的老法医。沈非这么质疑他,对他是一种侮辱。 “如果我说,那两个牙印消失了,你信吗?”沈非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 “你是想说,见鬼了?”张明冷笑一声,“无知,封建迷信!谢小姐,这就是你们的工作人员的专业素养吗?说真的,如果你们的水平只有这样的话,那我觉得,我也有资格进你们部门。” 看张明这样子,他还真有意进基地去工作。 进到基地便能近水楼台,能得到谢婕妤,比当法医可有成就感多了。 只可惜,谢婕妤根本没回答他的话,甚至,看都没看他一眼。 “无知者无畏啊!”沈非像看白痴似的看了张明一眼,随即手指轻轻摆动,插在尸体上的几根银针竟然飞了起来,一根一根的落入沈非的手中,就好像他手里有根磁铁一样。 众人看的目瞪口呆,然而,更加让他们惊讶的事情发生了。 “快看,牙印!”不知道谁叫了一声,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到了两具尸体上。 就在沈非原先插针的地方,尸体的表面突然发生了变化,原先惨白无血色的皮肤,竟然在慢慢发皱,就跟枯树的老皮一样,缩在了一起。随即,众人就见这老皮崩裂,两道深深的牙印露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