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五章 买参 - 妖孽狂医

第五百五十五章 买参

这惊异的一幕让现场的人惊讶不已,甚至还有人小声的嘀咕了一句,“怎么会这样?见鬼了吗?” 沈非冷笑一声,道:“什么见鬼,这是很正常的生理反应,来源于中医失传已久的易容术。” “易容术?”张明嗤笑,“你想告诉我,这两个人是千面郎君?还易容术,你不如说着是法术来的让人信服!” 别说张明不相信,就连谢婕妤也是疑惑的看着沈非。 易容术,这解释的确很扯。 沈非白痴似的看了张明一眼,“谁告诉你易容术就是电视里演的那样,想变谁就能变谁了?照你这么说,缩骨术岂不是真的能把身子缩成树干大小?所谓的易容术,只不过是用药物改变皮肤表面的一种方法罢了。就像你毁了容,然后从屁股上割肉贴到你脸上的道理一样,就是一种方法而已。” 沈非的话让现场不少人都笑出了声、 毁容从屁股上割肉,这个比喻还真是贴切。 张明气的脸色通红,“那你告诉我,谁会做这么无聊的事?” 沈非站起身,拍了拍手道:“这就不是你我能操心的事了。” 他扭头对谢婕妤道:“这两个人就交给你了,尽快找出他们身上的疑点,然后调查凶手。” 沈非一副命令的口吻,让在场的人都是一愣,但更让他们吃惊的是,谢婕妤没有任何反应,好像习惯了似的,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随后带着人离开。 案子很明显是吸血鬼干的,有了大致的方向,现在只是要检测尸体,看看能不能顺藤摸瓜,找出吸血鬼的葬身地点。 当然,这个任务本来是要交给张明做的,但经过他和沈非的事情,谢婕妤自然不可能再用他。 张明也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愣愣的站在那里看着谢婕妤离开。 看到他的样子,沈非翻了翻白眼,淡淡道:“喂,别忘了你跟我打的赌!” 张明一时没反应过来,道:“什么赌!” “你不是要跟我比医术吗?怎么,还打算说话不算话?” “哼!谁说话不算话,三天后,我定地点,只要你敢来!”张明怒道,他的医术确实不怎么样,但他的法医可是在燕京军医院学的。不少同学现在都转去了正规的医科室,最重要的是他的一些导师,可都是医学方面的专家教授,还怕比不赢沈非吗? 张明恨恨的瞪了沈非一眼,收拾工具离开。 “白痴!”看着他的背影,沈非嘀咕了一句。随即,一众保镖学院的学生跑了过来,把沈非团团围住,纷纷叙说着对沈非的崇拜之情。 甚至还有几名开朗的女生问沈非有没有女朋友。 饶是见多识广的沈非,也有些受不了众人的热情。 “真是个大色狼!”旁边的林逸欣见沈非被围住,不由跺了跺脚。 “怎么,你吃醋了?我早就说过,保镖哥很有魅力的。”徐洁说着,也向沈非走去,林逸欣见状,忍不住拉住她道:“你什么去?” “向保镖哥叙说我的爱慕之情啊!” …… 沈非被那些热情的学生放开后,已经是傍晚了。原本他是要和林逸欣一起回去的,但林逸欣死活不肯让他上车,说让他自己想办法去林家,无奈,沈非只好自己往林家走去。 路上谢洁莹打来了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去谢家,谢家老爷子听说了昨天的事情,对他很感兴趣,想让他去谢家一趟。 沈非本来不想去的,但架不住谢洁莹的死缠烂打,便说有时间就去。随后,谢洁莹又贼兮兮的问沈非什么时候跟谢婕妤勾搭上的,沈非回答都没回答,直接挂了电话,气的谢洁莹在电话那头只骂他混蛋。 当然,沈非也没听到,哼着歌溜溜达达往林家走。 经过一个菜市场的时候,一阵对话忽然引起了他的注意。 “小丫头,一口价,一千块钱,这山参我买了。”说话的是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在他对面,一个十八九岁的小女孩儿,正一脸犹豫的看着手里的山参。 这山参足足有巴掌大小,晶莹剔透,最奇特的是,它竟然隐隐有了人形模样,眼睛、口鼻、胡须清晰可见,显然,是一枚千年老山参。 小女孩儿和中年人的对话也吸引了周围的人,大家纷纷看向小女孩儿手里的山参,发出阵阵惊叹声。 听到中年人开出的价格,小女孩儿忍不住道:“这位大叔,这枚山参是我爷爷千辛万苦采来的,为了还钱给我凑上学的学费。为了采参,我爷爷还摔断了腿,麻烦您行行好,多出点儿吧。” 她已经在这里站了大半天,看参的人多,询问的人很少。没办法,这山参一看就价值不菲,一般人买不起。 好不容易来了个有意向买的人,她自然不愿意放过,只是,这价格也太低了。 一千块钱,连学费都不够。 “小姑娘,我已经很仁慈了。你这山参看上去年头久,可以我的眼力看,它就是一枚伪山参,人工养殖的人参,价格肯定比不上野生的人参。” 大腹便便的中年人一副专家的模样说道:“也亏得我宋大海是卖药的,眼光毒,能看出真伪,要不然,指不定多少人上你当呢。” “原来是人工养殖的,怪不得这么长时间都没人买。” “我就说嘛,真要是野生的,那得存活多年轻人才长成人形。这么宝贵的东西,谁会傻到拿到菜市场卖啊。” 围观的人议论纷纷,原本有几个动念头买的人,也摇了摇头放弃了。人工培育的人参,市场上多的是,像小女孩儿手里这么大的也不是没有,价格还要便宜许多。 “大叔,您不买也不能无赖我的山参吧?” 小女孩儿都快急哭了,“我用人格保证,这枚山参真的是我爷爷从野外挖来的,绝对不是人工培育的。” “哼!人格,卖假药的有什么人格可言?” 中年人冷哼一声道:“小姑娘,看你可怜,这样吧,我再加五百块钱,山参我要了,就当做善事,怎么样?我可告诉你,过了这个村儿就没这个店了。别人可不会花这么多钱,买伪山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