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九章 有人暗害? - 妖孽狂医

第五百五十九章 有人暗害?

林逸欣自然也知道这件事是自己不对在先。 当初两人约法三章,彼此不能考进彼此的房间一步以内,而且,进别人的房间先敲门也是应该的。 不过,她还是林着脸道:“以后记得锁门!” “好吧。”沈非耸了耸肩,见林逸欣没有离开的意思,他不禁嘿嘿笑道:“你怎么还不走?想留在这里睡觉吗?可惜,我房间太小,你要是不介意的话,可以跟我睡一张床……” “谁要和你一起睡!”林逸欣啐了一声,这才想起自己来找沈非的目的,连忙道:“沈非,你真的懂这些风水玄学上的东西?” 沈非愣了一下,道:“当然,我可是这方面的大师。我说我好歹也是你的教官,你就这么不相信我?” 林逸欣也不计较他的话,道:“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帮我去看看我爷爷……” 林逸欣的爷爷今年八十多岁的高龄,虽说岁数不小,但老人家常年锻炼,作息正常,是以,身体一直没什么大毛病。 然而,两个月前,老爷子突然就病倒了,一点儿征兆都没有。 先开始的时候,林家也没当回事,请医生来看,医生说是普通的风寒,过几天就好了。可一连半个月过去了,老爷子非但没好,反而病情更严重了,一到晚上就说胡话,白天有一半的时间处于昏迷状态。 林家这才意识到事情严重了,请了不少的专家名医,但这些医生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只能随意开了些药。 老爷子的病情,也就一直这么耽搁着。 直到刚才,林家打电话,说老爷子彻底昏迷,林逸欣这才想到沈非。 医生专家都没办法,也只能麻烦沈非这个“玄学”大师了。 就算是死马当活马医吧。 “你如果真的懂风水,可以去看看我爷爷吗?”林逸欣哀求道。 “当然可以,你忘了我的身份了吗?我不但是风水大师,还是一名中医,只要我出马,肯定药到病除,妙手回春……” 沈非语气夸张,但事实一点儿也不夸张。经他手的病人,还从来没有治不好的,而且,他还有个国手大师当弟子。 只是,林逸欣显然不信他的话,道:“你帮我去看看风水就好,不需要你帮我爷爷治病。” 那么多的医学专家都没治好爷爷的病,沈非就算懂些医术又怎么样,还能比得上那些医学专家不成? 沈非顿时不满了道:“你这是怀疑我的医术,好吧,那我不去了。你爱找谁找谁!” “你!”林逸欣一怒,但随即想起来自己有求于人,语气软了下来道:“那你怎么才肯去?” “你答应我一个要求,我就勉为其难的和你走一趟。”沈非道。 “好!什么要求!如果太过分的我可不做!”林逸欣警惕的看着沈非。 “放心,不会太过分的。”沈非说着,心里却是嘿嘿笑道,到时候主动权在他手里,过不过分还不是他说了算。 …… 两人连夜赶往了林家。 此时的林家,已经聚集了不少人。林逸欣的叔叔伯伯、婶婶阿姨都赶了回来。见到林逸欣旁边的沈非,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怪异的神色来。 林正也在,见到沈非一愣,道:“小非,你怎么来了|?” “我让他来给爷爷治病。” 林逸欣解释了一句,便询问起爷爷的病情来。林逸欣的婶婶说道,医生依旧没有检查出什么结果,只说老爷子现在的情况,最多只有一个月的时间。 “一个月?”林逸欣大惊失色,看向病床上毫无知觉的爷爷,想到爷爷平时对自己的好,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 “沈非。”她回头去看沈非,却没想到沈非并没有看他爷爷,而是在屋子里走来走去,脸上也难得露出一丝凝重的神色。 “怎么了,是不是发现什么了?”林逸欣走过去道。 沈非没有说话,只是在屋子里不断的走来走去,脸色却越来越凝重。 林正在旁边看的心都揪了起来,走过去道:“小非,到底怎么回事?” “这房子你们住了多久了?”沈非没有回答林正的话,莫名其妙的问了另外一个问题。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问这个?”林逸欣有些恼怒,“如果你没有把握看好我爷爷,我不会怪你,可……” 见林逸欣急了,沈非没好气道:“你不是让我来看风水吗?我问的就是风水的问题。你们老爷子现在所住的房子和你住的地方是一样的的,都属于阴宅。而且,这里的阴气比咱们住的要重的多,已经形成了阴灵汇聚的法阵。你爷爷上了年纪,身体弱,承受不了这种阴气的侵蚀,导致三魂七魄离体,所以才会昏迷不醒。” 沈非原本以为林老爷子只是上了年纪,体弱多病罢了。没想到到这里一看,才发现不是这么回事,这里确实是一座阴宅,而且还是人为改变的聚阴之地。 当然,对他来说,小小的聚阴之地算不得什么。但能布置出聚阴之地的人,就没那么简单了。 对方肯定是修行人士。 什么时候修行人士开始满大街跑了,还跑到林家来布置巨灵之地。 “可是你不是说,极阴之地是天然形成的吗?”不是林逸欣不相信沈非,是沈非说的话太匪夷所思了。 之前说阴宅就算了,现在连阴灵、三魂七魄都扯出来了。 “极阴之地是天然形成的,但有能力的人,未必就不能布置出来。你看这里、这里,还有那里……” 沈非指着屋子里的几处古董样式的东西道:“这些东西看似平常,其实都是聚阴的东西,它们摆放的位置组合在一起,就会形成锁阴阵。一些不干净的东西进到这里就会出不去,久而久之,这里的阴气就会越来越重,逐渐形成阴宅。” “你是说,有人对付我们林家?”林逸欣心思通透,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可是会是谁呢?照你这么说,嫌疑最大的,就是我们自己人……” 自己的家人害爷爷? 林逸欣怎么也不敢往这上面想。 “现在还是别想这些了,救你爷爷要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