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一章 小神仙 - 妖孽狂医

第五百六十一章 小神仙

林无心不顾林家众人的反对,强硬要闯进房间。正要跨进去的时候,迎面突然挥来一根龙头拐杖,狠狠的敲在他的头上。 “我打死你个兔崽子,打死你个不孝子。让你盼着我老头子死……” 众人定睛一看,顿时傻眼,这不是老爷子吗? 真被那小子给治好了? 而且,怎么老爷子看上去非但不像大病初愈,反而精神头十足,那拐杖挥的毫不留情,任谁都劝不住,把林无心打的捂着头嗷嗷直叫。 “行了,老爷子,注意身体,再出事,我可不管治了。”屋里传来沈非懒洋洋的声音。 他一开口,林老爷子这才停下动作,气呼呼道:“你们这些不肖子孙,一个个都盼着老子死呢是不是?哼!幸好我还有个好孙女,帮我找来了沈神仙,要不然,我就不死也得被你们给气死!一个个还愣着干什么,不赶紧去跟沈神仙赔礼道歉!” “什么?赔礼道歉?”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仿佛听错了一样! “怎么,我说话不好使了是不是?好好好,我今天非打死你们这些人不可!”林老爷子说着,又挥起了拐杖。 “算了,我年纪小,又没什么本事。比不上各位的能耐,道歉就算了,指不定谁前脚道歉,后脚就找人揍我一顿呢。我这小身板,可受不起。” 沈非从屋里走了出来,依旧是那副大学生的模样,怎么都跟“神仙”两个字扯不上关系。 然而,林逸欣看着他,却有种感觉。 沈非变了,不是样貌,而是气质! 她感觉现在的沈非,隐隐有种让人产生距离的……高贵感。 她实在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 不过,事实上,她猜的也没错。 这次救人受益最大的,既不是她,也不是林老爷子,而是沈非! 这座宅子被人为改成了极阴之地,聚集了不少天地灵气。这些灵气对修行人大有益处,现在全部被沈非体内的神针吸收,让他的修为提高了不少。 更关键的是,为了帮老爷子恢复身体,沈非还把自己买来的灵秀草也用了一些。原本他还有些心疼,不想灵秀草的灵气只把老爷子吸收了一些,大部分还是被他吸收了。 也算是无心栽柳柳成荫吧。 修为突破的沈非,心情大好,也懒得跟这些“凡人”计较,丢下一句话,就打算离开。然而,林老爷子在昏迷期间,其实意识一直是清醒的,见识了沈非的所作所为,心底早就把他当成了神仙。 见到沈非要离开,他连忙上前道:“沈神仙,留下来吃点儿饭在走吧。” “不了。”沈非摇了摇头。 林老爷子以为他还在生林家人的气,拐杖狠狠的往地上一敲,指着那些人就开始骂:“你们这帮不孝子,我告诉你们,要是不能让沈神仙原谅你们,老子的家产,你们一分也别想得到。” 这下,林家人彻底慌了。 让老爷子骂两句,甚至打两下都无所谓,但不让继承家产可不行。 林无心第一个跑到沈非面前,低声下气道:“沈神仙,小弟有眼不识泰山,还请你原谅,希望你老人家大人不计小人过,就原谅我这次的冒犯吧。” 有了带头的,其他人也不再犹豫,纷纷涌到沈非面前跟他道歉。 “住口!”沈非被他们吵的头都大了,忍不住暴喝一声,其中夹杂了一丝真气,震得这些人的耳朵嗡嗡直响,“行了,都滚吧,今天看在林伯父和林老爷子的面子上,这件事就算了,以后别再狗眼看人低了。” “是是是!” …… 经受不住老爷子的挽留,沈非在林家又待了一会儿才走了出来。 回去路上,林逸欣一直没说话,只是两只美目盯着沈非不停的看,万年不变的俏脸上第一次出现了其他表情。 饶是沈非也是被她看的受不了,道:“小丫头,我知道本公子帅,但你也用不着这么光明正大吧,我会害羞的!” “呸!”林逸欣陡然回过神,不由啐了一声。平复了下心情,她才鼓起勇气道:“沈非,你明天下午有时间吗?我想请你吃饭。” “没时间!”沈非干脆道。 没时间?林逸欣整个人都愣住了,这可是她第一次邀请异性吃饭,更是第一次被异性拒绝,忍不住看了沈非一眼,嘀咕道,“没时间拉倒,欲擒故纵!” 沈非哭笑不得,“我说美女,我是真没时间,你忘了,我和那个陈明约好了,要去和他比试医术的吗?还有你,也别想着吃什么饭了,这两天你找人办件事,这件事跟你们家有关。” “我们家?”林逸欣顿时明白过来,“你是说,害我爷爷的人?” “不止,他的目的,恐怕是整个林家。”沈非想了想说道:“你们沈家已经被邪门修道者盯上了,他们要把你们沈家的人,当成炉鼎……就是说,用你们的身体,培养他们需要的东西。蛊,你听说过吧,就类似在你们身体下蛊,但危害可比蛊要大百倍不止。” 其实,沈非也没想到,这件事竟然会牵扯到邪门修道者的身上了。 不过,想想自己就是修行者,有邪门修道者倒也没什么稀奇的。 只是他心里纳闷,最近燕京是怎么了,吸血鬼也就罢了,现在竟然出现以人为炉鼎修炼的邪门修道者。 沈非不仅仅是修行者,还有神针在手,对于用炉鼎修炼这种事自然不陌生,但还是第一次见到。 “你说的是真的?”林逸欣脸色煞白,沈非说的东西太恐怖了,她一时间没办法接受。 “骗你干什么?你想想,这些年,你们林家是不是人丁不旺,且,下一代子弟都多灾多难?” 林逸欣仔细想了想,还真是。 她林家家大业大,父亲兄弟四个,然而到现在,除了她和一个堂哥外,第三代弟子竟然再没有其他人。 这种情况显然不符合常理。 “这就对了,有人在控制着你们林家。”沈非淡淡道。 “可是谁会这么做呢?我们林家又和别人没什么过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