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二章 灵异事件 - 妖孽狂医

第五百六十二章 灵异事件

“未必吧?做生意的,谁敢说自己手上干净?指不定你们家什么时候就得罪了修道人士。不过,他们既然把你们加的人当成炉鼎,也未必就是生意场上的对手。嗯,你最好问问你爷爷再说。”沈非道。 林逸欣点了点头,她现在对沈非,可以说是笃信不疑,听到他这么说,第二天就跑回林家去询问了。 然而,林老爷子却说家里从没出现过什么可疑的人,看他的样子,也不像说假话,于是林逸欣又旁敲侧击的询问他,家里有没有非常要好的朋友。 这次她倒是问出来了。 原来,林家祖上曾经受过一个人的大恩,自那之后,林家才真正发达起来。两家也由此成为了世家,不过,虽说是世家,但两家的交流,仅限于家主之间,也就是说,整个林家,只有林老爷子见过对方。 林老爷子说,他现在所住的宅子就是对方负责装修的,里面的古董家具,也是对方送的。 …… 得到这个重大的消息后,林逸欣当即赶了回来告诉沈非。 “看来没错了,所有的事情,都是那个家族搞的鬼。这样,你仔细问问那人的长相,最后弄张照片,然后找人二十四小时跟踪,看看他有没有可疑的地方。” 林逸欣当即答应。 接下来几天,沈非倒是清静了下来。 谢婕妤那边不知道什么缘故,那两人的尸检报告一直没出来,吸血鬼也没什么消息,所以,这几天,她也没有跟沈非联系。 沈非曾主动联系过她,换来的却是一顿冷言冷语,沈非也就懒得热脸贴冷屁股了。 原本他还等着那个陈明送上门来给他寻乐子呢,结果到了约定的时间,这家伙竟然没有出现,也不知道是怕了还是别的原因,总之没见到他人影。 他没出现,沈非当然不会主动去找他,这件事就这么搁下了。 倒是经过林家的事情后,林逸欣和沈非的关系好了不少。在校园里依旧是“师生”的关系,回到家,也能像朋友似的相处了,对此,沈非倒不觉得有什么。 反而是林逸欣,越和沈非走的近,就越觉得他身上有一丝独特的魅力在吸引着她。 这天,沈非闲来没事,就爬上床去修炼。这几天他买了不少珍贵的药材,准备把灵秀草炼化,送给慕容雪儿等女。 这种修行者的药自然要用修为,所以他要抓紧时间修炼。 然而,就在此时,隔壁突然传来一声惊呼,沈非心里一动,下一秒便来到了客厅。 只见林逸欣慌乱的从浴室跑了出来,一下子扑进了他的怀里,指着浴室结结巴巴道:“血、血。” “别着急,慢慢说。”看到她惊慌失措的样子,沈非皱了皱眉头,轻拍着她的后背道。 林逸欣吞了吞口水,道:“我在浴室里准备洗澡,看到,看到浴池里的水都变成了血水。” “血水?”沈非皱了皱眉头,道:“走,我陪你去看看。” 两人小心翼翼的走进了浴室,朝浴缸里看去,只见,哪里有什么血水啊,就是一缸洗澡水而已。 沈非仔细观察了下,也没察觉到什么异状,不禁道:“我说你最近该不会是上课太累出现幻觉了吧,哪有什么血水。” “怎么会,我明明看到是血的……啊!”原本战战兢兢的林逸欣,突然尖叫一声,而后狠狠的打了沈非一巴掌,怒道:“臭流氓!” 沈非的目光往林逸欣的身上瞟了瞟,而后尴尬的笑道,“我也不想,可是没办法啊。” 林逸欣这才注意到自己刚才情急之下就跑了出去,连衣服都没穿,感受到沈非身上的火气,她再也忍不住,跑了出去。 只留下尴尬的沈非,低头无奈道:“兄弟,对不住了,要是静儿她们在这里就好了。” …… 回到了屋子里,沈非还想继续修炼,可一闭眼,满脑子都是刚才那一幕,身体阵阵火热,念清心诀都不管用了。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林逸欣柔软的声音,“沈非,你睡了吗?” “没有呢,怎么了?”沈非打开门,见到林逸欣已经穿好了衣服,只是脸色依旧红红的,煞是好看。 “你能陪我说会儿话吗?我有点儿怕。”林逸欣也不想来找沈非,但没办法,徐洁这两天回家,整个房子里就她和沈非两个人。不找他,她就只能自己在房间里待着了。 “啊?可是现在已经十二点多了,我也困了。而且,孤男寡女的,是不是不方便。”沈非一脸的犹豫,其实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就一会儿,一会儿就好。”林逸欣实在没勇气自己一个人睡,浴室里的那一幕,老是不由自主的浮现在她脑海里。 “好吧!”沈非把林逸欣请了进来,给她接了杯水,然而也不理她,直接钻进了被窝。留下坐在床边的林逸欣,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好半晌,她才有些羞怒道:“喂,好歹我也是客人啊,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沈非打了个哈欠道:“什么客人不客人的,你是我学生,我是你教官,你还是我房东,关系不是一般的好,不用那么客套了。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可以在我这里睡。放心,我不会占你便宜的。” “你想的美!”林逸欣瞪了沈非一眼,随即就看到他微微打呼,竟然睡着了。 林逸欣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些失落。 这个家伙,自己这个大美女坐在他身边,他竟然这么快就睡着了,真是猪转的。 “其实这家伙长的还挺英气的吗?” 林逸欣打量着沈非,发现他国字脸,高挺的鼻梁,浓密的眉毛,要不是太瘦的缘故,整个人看上去一定格外刚毅。 看了片刻,林逸欣终于有些困了,轻轻推了推沈非,见他睡的跟死猪似的,便彻底放心,躺倒了他的另一侧,还不忘拿个枕头放到中间。 可躺下后,她却睡不着了。 脑海里不断的闪烁着各种画面,一会儿是那血淋淋的血浴池,一会儿是恐怖片里那些青面獠牙的鬼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