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九章 赌约 - 妖孽狂医

第五百六十九章 赌约

“到底是常运动的人啊,瞧瞧那大腿,那小腹……啧啧,匀称有力,极具美感!”沈非的眼神不断的在东方思佳和林逸欣的身上扫视着,要多猥琐有多猥琐。 东方思佳见状,勃然大怒,娇喝道:“臭流氓,你看够了没有!” 林逸欣也是恨恨的瞪了沈非一眼,红着脸道:“你到底叫我们来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干活啊!”沈非回过神,搬来一把躺椅悠闲的烫了下来,还翘起了二郎腿。东方思佳和林逸欣更加愤怒了,这家伙想干嘛,晒太阳吗? 哪想,就在这时候,沈非懒洋洋的开口道:“来来来,你们两个,先帮我扇扇扇子!这天,真他妈热啊!” 东方思佳似乎听错了似的,尖声道:“你说什么?让我们帮你扇扇子?你叫我们来,就是为了给你扇扇子?”如果不是实在打不过沈非,东方思佳都要揍人了! “怎么,不愿意?”沈非撇了她一眼,“那你替我敲敲背,按摩按摩吧!” “凭什么?”林逸欣也是怒道,看向旁边的谢婕妤道:“表姐……” 谢婕妤也搞不清楚沈非到底有什么用意,刚想说话,却听沈非道:“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和刚才的约定哦?” 谢婕妤顿时不说话,看了林逸欣一眼,表示自己也爱莫能助。 沈非回头看向东方思佳和林逸欣道:“在你面前的没有什么表姐,只有你的教官!别想跟教官套近乎。现在按我说的做,如果你们不愿意,那我就让她们再多跑十圈。” “……”东方思佳无奈,咬着牙狠狠的敲在沈非的肩膀上,心里暗骂:我敲死你,敲死你。 “你中午没吃饭吗?力气这么小,再加把劲。来来来,逸欣,你也别闲着啊,旁边不是有扇子吗?来给我扇扇!”沈非挥舞着手臂吆五喝六道。 林逸欣虽然不愿意,但为了同学,还是心不甘情不愿的拿起了那把土到掉渣的大蒲扇。 “噢,真舒服啊!”沈非发出一声畅快的呻吟,舒服的表情,让东方思佳和林逸欣恨得牙痒痒,对他鄙视更甚了。就连谢婕妤也是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沈非丝毫不在意,指挥着东方思佳道:“你别光敲背,也给我敲敲腿!” “你别得寸进尺!”东方思佳怒道。 “得寸进尺?我这也叫得寸进尺啊?你还没见过我更得寸进尺的样子的!”沈非嘿嘿一笑,冲着操场上那几个气喘吁吁的女生喊道:“鉴于你们团队中,有人不服从本教官的命令,罚你们多跑十圈!” 操场上顿时传来一阵哀号声和几道杀人的目光。 “是我的错,你干嘛罚她们?”东方思佳的眼珠子等得溜圆,牙根咬的咯咯直响。看样子,恨不得一口咬死沈非这个该死的家伙。 “知道什么叫团队不?一个人犯错,全数受罚!”沈非笑眯眯道:“你是要执行我的命令呢?还是让她们继续受罚呢?” |“你……好,我记住你了!”东方思佳威胁了一句,但还是蹲了下来老老实实的帮沈非敲腿。 她真恨自己的手不是锤子,否则非得把沈非的腿全敲断不可。 “为了保证力道,在敲腿的时候呢,重心要低一些,这样力道才好把握。”无视东方思佳杀人的目光,沈非依旧一副笑眯眯的模样说道。 东方思佳刚想俯下身去,忽然想起了什么,冷声道:“你想占便宜?” 她们的作训服上身是紧身背心,如果按照沈非说的那样,把身子低下来,里面的情形不说一览无遗吧,也得露出大半来。 “占什么便宜?”沈非撇了撇嘴,“就你这四季干瘪豆的身材?浑身上下连二两肉都没有,我占你什么便宜?要占,我也占逸欣的便宜啊!她的身材可比你好多了。是不是,逸欣。” 林逸欣脸色瞬间通红起来,低声骂道:“臭流氓。” “臭流氓,你找死!” 东方思佳长这么大,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侮辱,忍无可忍的彻底爆发了。 论身材,自己的某些部位确实比不上林逸欣的浑圆饱满,但好歹也算是个子高挑,纤细匀称吧?哪有这个该死的王八蛋说的那么不堪! “别这么激动嘛!你一激动,我就想让她们多跑几圈。”沈非无奈道。 “我要挑战你!”东方思佳愤怒道。 “挑战我?拿什么挑战我?你是我的对手吗?”沈非似笑非笑道。 东方思佳一愣,“那我也要挑战你!怎么你怕了?” 东方思佳能成为五班的大姐头,把学校的教官全折腾了个遍,自然有两把刷子。她学过五年的跆拳道,还在比赛上拿过冠军,真要和沈非比起来,未必就会输他。 至于刚才被他制服住,不过是大意罢了。 “激将法对我没用。”沈非撇了撇嘴,“再说,打赢了对我也没什么好处啊。” 东方思佳又怎么可能听不出来他话里的意思呢,皱眉道:“你想要什么好处。” “你要是能说服逸欣给我当女朋友的话,我倒可以考虑。”沈非笑眯眯道,当然他这么说也是有目的的,倒不是真想让林逸欣给他当女朋友。 而是想借此机会,让林逸欣彻底倒向自己这边。 “为什么是我?”林逸欣错愕,他们两个的事情,扯上自己干嘛。 “因为你比她漂亮,身材比她好。”沈非笑眯眯道。 “沈非!”东方思佳怒道:“咱们两个的事情别扯逸欣。如果你赢了,我给你当女朋友!” “你?”沈非打量了她一眼,摇了摇头道:“不行,你的身材没有逸欣的好。” 东方思佳快要被气哭了! 自己好歹是个女孩子,主动投怀送抱不接受也就算了,竟然还嫌弃自己身材差? “臭流氓,思佳姐是女孩子,你就不能让让她吗?”林逸欣对着沈非呵斥道。 “既然逸欣发话了,那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和你比试。要是我赢了,你也不用做我女朋友,就给我当三个月的跟班。这三个月里,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 沈非摸着下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