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五章 坏好事 - 妖孽狂医

第五百七十五章 坏好事

就在韩姣姣她们四个,认命,打算往沈非脸上亲去的时候,突然,一道重重的咳嗽声响起。这几人吓了一大跳,连忙把身子缩了回来,同时暗暗庆幸,幸亏有人及时出现了,要不然,脸就丢大了。 沈非自然也听到了这咳嗽声,顿时来了火气,以为有人故意坏他好事,。恨恨的转过头,就打算呵斥来人。 只是,当他看到来人的时候,火气又不禁熄了下去,“原来是你们啊。” 来的两个人正是去看宿舍的谢婕妤和张思民,既然是他们两个,沈非也不好在胡闹下去,只是忍不住嘀咕了一句,“早不出来,晚不出来,偏偏这个时候出来,故意的吧?” 谢婕妤和张思民的耳朵多尖,自然听到了沈非的抱怨,两人顿时又好气又好笑起来。 他们两个是去看宿舍的,就在这栋楼里,外面发生又是呼喊,又是尖叫的,他们怎么可能没听到。之所以没出来,就是看看沈非怎么折腾这几个女生的。 依着谢婕妤的意思,看到沈非和几个女生打赌,心里莫名有些不舒服,脸色一寒就要出来阻止。张思民却制止住了她,示意她先看看在说。 韩姣姣她们四个虽然是大二,性子收敛不少,但那是看跟谁比。跟魔鬼五班的话,他们的确是收敛了不少,但跟其他班比的话,依旧是让教官们最头疼的一个班。 他也想看看,沈非能不能制得住这几个小丫头。 没想到,沈非果然没让他失望,三言两语的就让韩姣姣她们四个输了赌约,并且答应接受沈非一个月。张思民刚才还在想,回去一定要马上办这事,把韩姣姣她们四个调到魔鬼五班,交给沈非和谢婕妤训练。不想这个时候,谢婕妤突然咳嗽了一声。 回过神的张思民这才发现,原来韩姣姣她们要兑现赌约了,当即也走了出来。 他身为学校的主任,自然不能让这种事情在大庭广众之下发生,私底下嘛,那他就管不着了。 看着沈非恼怒的杨紫,张思民无奈的摇了摇头。 谢婕妤则是冷淡道:“都回去休息吧,下午不用上课的吗?” 虽然谢婕妤是女孩子,但气场比沈非可要大多了。不少女生听到她的话,都跑回了宿舍。 倒是韩姣姣她们四个,本来就有一肚子的气,此时听到谢婕妤,顿时不满道:“你谁啊,凭什么让我们听你的。” “她是我们的教官,白痴。”杨紫嘀咕了一句。 “你说谁是白痴!”韩姣姣勃然大怒,娇喝一声就要朝杨紫打来,杨紫也不甘示弱,高高扬起了粉拳,眼看着两人就要打在一起,张思民不由朝沈非使了个颜色。 沈非本来还想装无视的,但看到连谢婕妤都瞪他,这才身形一闪,站到杨紫和韩姣姣的中间,抓着两人伸出的手,道:“吵吵什么,都给我闭嘴!” 他一出声果然好使,韩姣姣和杨紫都停下话语,愣愣的看着他。 “来来来,我跟你们介绍下,这位也是你们的教官,不过,她主要负责你们生活上的事物。教学方面呢,还是由我来负责。我和谢教官的,以后就住在这里了,她住二楼,我住一楼,有什么事,随时找我们。” “什么?你要住在我们女生宿舍?” “天啊,女生宿舍要住个男的进来?” “什么什么,不会吧?” 沈非的一句话,让韩姣姣和杨紫都是尖叫起来,就连那些躲回宿舍的学员,也都是探出头来,惊声道。 虽然她们大大咧咧,很开放,但住一个男生进来,还是会觉得别扭。 “你们以为我想啊。”沈非一脸无奈。 张思民心里暗暗好笑,表面上一本正经道:“学校教职工宿舍资源一直都很紧张,你们也是知道的,所以才麻烦沈教官暂时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放心,你们稍微注意点就好了,沈教官不是外人。” 我靠!我不是外人?这话什么意思。 沈非恨恨的看向张思民,张思民却直接无视道:“好了,时间不早了,大家休息休息起来上课吧……沈教官,我们也走吧,别打扰她们休息。” 沈非没好气的跟着张思民下了楼,刚想好好和张思民说道说道,这家伙却是找了个借口,开溜了,让沈非一肚子火没处发。 “怎么,坏了你的好事,你不乐意?”看到他的样子,谢婕妤淡淡道。 “你也知道坏了我的好事了?早不出来,晚不出来,明明就是故意的。”沈非翻了翻白眼道。可怜了他四美亲吻的好事啊,就这么被谢婕妤和张四名给坏了。 谢婕妤面无表情,心里却是暗暗好笑,就是要坏了你这个流氓的好事。 “喂,我说,你是不是吃醋了?”沈非突然凑到谢婕妤面前道。 “什么?吃什么醋?”谢婕妤吓了一大跳,脸色不由自主的红了。 “没有吃醋,你红什么脸啊?不应该啊,以你这万年冰山的性格,怎么会脸红呢?”沈非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的,仔细的看着谢婕妤,嘴里不断的发出啧啧声,眼中也满是暧昧的神色。 谢婕妤只觉得脸色火辣辣的发烫,手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了,深吸了一口气道:“我先上楼了。”说完,不等沈非回答,便急匆匆的往楼上走去。 她这幅惊慌失措的杨紫,倒是真的让沈非有些疑惑不解了。 “这丫头该不会真的喜欢上自己了吧?” “如果她真的喜欢上自己的话,自己倒是可以勉为其难的接受她……” 沈非心里暗暗想着好事,想到谢婕妤那曼妙的身材,嘴角的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 “叮铃铃……”突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沈非拉回了现实,接起电话,懒洋洋道:“喂,谁啊。” “不好了,出事了,沈非,你在哪儿。”电话那头传来林逸欣焦急的声音。沈非眼神一凝,整个人的气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股凌然的煞气散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