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章 断绝父女关系 - 妖孽狂医

第五百八十章 断绝父女关系

眼见着冷锋朝自己走了过来,一向处变不惊的东方木脸色顿时变了,有心想跑,可是双腿跟灌了铅似的,动都动不了。 朝两边看了看,那些个保镖躺在地上疼的哭天喊地,连自己的秘书都吓得跌倒在地,根本没人能救他,东方木顿时冷汗都冒出来了,但依旧强装镇定道:“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我警告你,如果你敢动我一下,我保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是吗?那我倒要试试看,你如何让我吃不了兜着走!”陆天羽丝毫不在乎东方木的威胁,手臂提起,就要一拳挥下去。 就在这时,东方思佳的声音响了起来,“慢着。” 陆天羽回头看向她,道:“怎么,你想替他求情?” 东方思佳犹豫了下,没有理会陆天羽,径直走到东方木跟前,冷冷的看着他道:“真没想到,你也会害怕,我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 东方木不敢得罪陆天羽,但对自己的闺女,却是凶恶的很,瞬间就恢复了往日的气势,怒道:“臭丫头,你敢这么跟你老爸说话?” “老爸?呵呵,你除了把我带到这个世上后,养过我吗?给过我一点父亲的温暖吗?除了让我去见那些公子哥,你有关心过我吗?在我心里,有我这个女儿吗?” 东方思佳语气冷漠,眼中满是愤怒之情。 这些话,她憋在心里很久了,尽管答案已经很清楚了,但她还是想问清楚。 自己的亲生父亲,为何要这么对自己。 面对东方思佳的质问,东方木的眼中闪过一丝愧疚,仅仅是一丝罢了,随后又恢复了冷漠道:“如果我心里没有你这个女儿的话,也不会供你上学,养你那个妈了……好了,这些事情以后再说,今天我是来看你的,既然你没事,我就放心了。等你病好了,去公司找我。” 说完,东方木就打算离开。 东方思佳面色不变,心里却痛的已经麻木,冷冷的道:“不用了。我和我母亲的事情,不用你管了。我和你的父女情,从我跳河的时候,已经断了。” 东方木顿时恼怒,“这事是你想断就能断的吗?就算你能和我断了父女关系,你能断了我给你的那些钱吗?没有我,你怎么上学,怎么给你母亲治病!” “思佳姐还有我,我会帮她的!”林逸欣忍不住道。 “对!思佳姐还有我们!”五班的女生全部上前道。 “你们!”东方木气的脸都白了,他对东方思佳的这些同学有过了解,个个都是家境殷实的大小姐,尤其是林逸欣,林氏家族比他东方集团还要大,根本不是他能得罪的。 “谢谢你们,我们走吧!”东方思佳如看陌生人似的,扫了东方木一眼,随后转身离开。 “你站住!”东方木勃然大怒,想要拦住东方思佳,但脚下的步子还没迈动,就被陆天羽挡在面前,道:“保镖学院,闲人免进!” “好,好,好小子!有准你给我等着。”东方木威胁了沈非一句,随后走到一旁掏出电话说了起来,看样子,分明是在喊人。 沈非撇了撇嘴,没有丝毫的担心。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既然已经教训了东方木,干脆让他彻底长记性,不再骚扰东方思佳。 想了想,沈非眼珠子一转,朝身后的围观的学生道:“诸位同学,你们想不想锻炼锻炼身手啊。” 众人一愣,随即明白过来,齐声道:“想,想!” “那好,各位就在这儿等着,一会有你们出手的机会。”沈非笑眯眯道,嘴角泛起一个阴谋得逞的微笑。 “可是,主任教官那里。”这些男生虽然很想跟着沈非“练练身手”,但保镖学院的院归可不是吃醋的。要是让学校知道他们打架,轻者记过,重者开除。 那些富家公子哥不在乎,但有不少在职的军人、警员什么的,影响还是挺大的。 谢婕妤也猜到了沈非的用意,道:“我警告你,不许乱来。” “放心,我有分寸的。”沈非冲着谢婕妤眨了眨眼,随后看向这些男生道:“大家尽管放心,我是五班的教官,这位是五班的教官和教导员,真有什么事,我们会负责的。” 一听他这话,大家都放下心来。 虽然有教官在不一定能保得了他们,但好歹心里也安心些。 最关键的还是,东方木太欠揍了,这些学生血气方刚,当然看不惯这样的人。 谢婕妤没好气的瞪着沈非道:“你担你的责任,拉上我做什么。” “你可是肩上有花的大官,不拉你进来,真出了事,学校责备下来怎么办。我倒无所谓,你忍心看着这些学生受罚啊?放心,我会让他们下手轻点儿的。” 沈非一边说着,一边吊儿郎当的把胳膊搭到了谢婕妤的肩膀上。 这个虽然亲密,但明显是很随意的动作,不过,谢婕妤还是觉得心里一跳,脸色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恨恨的瞪了沈非一眼,示意他放开手,随后道:“你自己掂量着办。保镖学院有保镖学院的规矩,我也不能随意干涉的。” 说完,她便往后退了几步,防止那些女生也出手,更担心自己心里的想法被沈非看出来。 很快,东方木便挂断了电话,也不走了,干脆坐到商务车上叼着雪茄,阴沉的看着沈非。 他刚才的电话打给的是一个地下拳场负责人,让他叫来了十几名比赛选手。 这些人打架经验丰富,根本不是保镖学院那些毛头小子能比的。 他一定要让这些人把沈非打个半死,否则,难消他心里的仇恨。 东方木和沈非都没有等多久。 十几分钟后,便有三辆商务车开了过来,从车上跳下十几个人来。 这些人有中年人,也有年轻人,有胖有瘦,有高有矮,但无一例为,都有一身矫健的肌肉,隔着衣服依旧能看出来,一脸横肉,眼中满是凶光。 “这才有点意思嘛!”沈非闪过一丝惊讶,但随后就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