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一章 打晕东方木 - 妖孽狂医

第五百八十一章 打晕东方木

沈非原本以为,东方木手下都是些乌合之众的小混混呢,没想到,还真被他叫来几个不错的人。看这十几个人的体形和眼里的凶光,明显不是普通的混混。 这才有点意思嘛! 沈非嘿嘿一笑,刚才那些混混打起来太没成就感了。 “各位,怕不怕?这十几个人,可不是刚才那些小混混能比的。”沈非回头看向保镖学院的学生。因为已经到了上课的点儿,此时在大门口的学生并不多,男男女女加起来总共有三十多个,男生有二十个人左右。 虽然人数上比东方木的人要多,但实力肯定不是一个层面上的。 保镖学院的学生的训练包含各方面,身手方面也有专业的教练,不过,训练归训练。训练和实战有着很大的不同,训练中成绩好的学生,不一定实战就行。 看这些学生脸上的表情,就知道他们也有些心里没底。 不过,听到沈非的花,这些学生还是点了点头。 谢婕妤上前道:“你真的要让学生们和这些人打架?” 以谢婕妤的身手,自然不把这些大汉放在眼里,但保镖学院的这些学生明显不是大汉的对手。 “这就心疼了?亏你还带过那么多兵,在强大的理论也远不如实战的道理还需要我告诉你吗?这些学生迟早要面对像今天这样的情况的。那时候还会有人像你这样担心他们吗?” 沈非的一席话,让谢婕妤再次沉默下来。 她是基地的将官,手下带过不少特种精英,那些特种精英刚开始实战的时候,面对可不是眼前这种小场面,就算是第一次,也是生死攸关的状况。 相比之下,面前这种情况,实在太小儿科了一点。 沈非看向这些学生道:“去吧,别丢了保镖学院的名声,让他们见识见识咱们保镖学院的厉害,今天要是打赢了这些家伙,我请大家喝酒i。” 原本还有些紧张的学生,听到他这句话都不由放松了下来。 “这可是你说的,不能反悔!” “哥几个,我们还等什么,赶紧打完喝酒去了。” “对对对!打完喝酒去!” 一众学生摩拳擦掌,虎视眈眈看向那些大汉。 东方木见状不禁冷笑出声,“好好好,好小子,既然你们要逞强,就别怪叔叔不客气了……给我上,把这些小子给我狠狠的揍一顿!” 十几名大汉顿时阴笑起来,拳头握的咯咯直响。 “笑个屁啊,揍死你!”一个保镖学院的学生终于忍不住,低喝一声迎了上去。 “小子,过来,尝尝大爷的拳头厉不厉害!” “块大了不起啊,拳头硬才是硬道理。” 两方人叫嚷着,瞬间便缠斗到了一起。 不得不说,东方木这次叫来的人,身手确实不错,远非保镖学院的学生能比的。两伙人一交手,保镖学院的学生便落在了下风,有几名学生还被打到在地,不过很快的就爬起来,再次加入了战团。但两者实力太大了,照这样下去,保镖学院的学生必败无疑。 谢婕妤脸色一变,就要出手,却被沈非拦下下来,“你还不动手?没看这些学生快支持不住了吗?” “没事,我有分寸……”沈非的话还没说完,就见一名学生踉跄的滚到他的脚下,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再看人群中,一名大汉竟然掏出了一把寒光闪烁的长刀。 这些人带着凶器来的。 沈非千算万算,算漏了这一点。 东方木既然知道沈非不好惹,又怎么可能没有准备呢。 不远处的东方木钓起一根雪茄,得意洋洋的看着沈非。 “王八蛋!”沈非低骂一声,彻底震怒,话音刚落,沈非的身影突然在原地消失,东方木只感觉眼前一闪,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柄匕首已经嫁到了他的脖子上。 “本来只是想教训教训你的,没想到你竟敢让人带凶器伤人。好,我今天也让尝尝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滋味。”沈非的匕首在东方木的脖子上轻轻的摩擦着。 冰凉的感觉,把东方木的魂儿都快吓掉了,“你、你想干什么,现在可是白天。” 东方木是个商人,不是流氓混混,连刀子都没跟人动过。现在刀架到了脖子上,他才感到害怕。不过,他心底还有着一丝庆幸,毕竟现在是大白天,大庭广众之下,沈非应该不会把自己怎么样吧? 只可惜,他想错了。 “呵呵,白天又怎么样?真当我不敢动你吗?”沈非手里的匕首轻轻一划,顿时一道血流窜出。这家伙尖叫一声“血啊”然后两眼一番,晕了! “艹,孬种!”沈非低骂了一句,颇有些目瞪口呆,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晕血。 何雯雯也吓了一大跳,小心翼翼道:“沈非哥,他死了吗?” 谢婕妤见状,连忙上前探了探东方木的鼻息,察觉到他只是晕过去了,这才放下心。 她还真怕沈非会当街杀了东方木。虽然以她的能力,就算沈非杀人,她也能保下来,但毕竟杀人不是小事,也会对沈非有影响。 “放心,死不了。”沈非冷哼一声,对着剩下那些愣在原地几名大汉冷声道:“我不管你们是东方木的保镖,还是他雇来的。现在给你们个机会,把他弄醒,要不然,我也让你们和他一样。” 这些大汉你看我,我看你,都没有动作。 他们只是听到东方木的惨叫,才下意识的停下动作,根本不晓得发生了什么。 “看来你们也想和他一样!”沈非无奈的摇了摇头,下一秒便出现在一个大汉面前,没等那大汉反应过来,一个手刀拍下去,大汉白眼一番,连惨叫都没来得及,便晕了过去。 这些所有人都愣了,不禁东方木叫来的那些大汉,连保镖学院的学生,也都瞪着大眼睛看着沈非。 我靠,这么快,还是人的速度吗? 沈非却没跟他们解释,走到另一人面前冷漠道:“换你了……” “别,我听话,我听话,大爷,你让我怎么样我就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