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九章 打的就是我孙子 - 妖孽狂医

第五百八十九章 打的就是我孙子

“等着,我去给你问问。”一个保安答应一声,走了进去。没一会儿他又走出来,低声道:“打听到了。两个小妞被带到了顶楼的会议室,那里被人包了。” “好的,谢了哥们。”沈非扭身走进了宾馆,饶过前台的视线,坐上电梯,径直来到了顶楼。这家宾馆的顶楼有一个总统套房,有一件小型的会议室,还有一个餐厅,一目了然。 沈非一上来,就听到会议室里传来的嬉笑声,还有什么攀亲带故的之类的话。 正想着怎么混进去,或者听他们说些什么的时候,就见会议室的房间打开。两男两女从里面走了出来。两个女的自然是庄亚思和庄亚涵两姐妹。 那两个男得,长的倒挺帅气,衣着也很华丽,一看就是富家公子哥。 其中一个脸色苍白,脚步虚浮,一看就像是被掏空了身子的年轻人快速的走了几步,撵上庄亚思和庄亚涵两人,就去搂她们。 两人脸色一变,用力的推开了这年轻人。 别看这年轻人一副高高大大的样子,没想到没两人这么一推,竟然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看那脸色,这一跤显然摔的挺痛的,当即便破口骂道:“两个婊子,敢推我,我打死你!” 说着,从地上爬起来,就向庄亚思和庄亚涵走去。却被另一个年轻人拦住,“宋少,她们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你瞎骂?那么用力的推老子,还说不是故意的。妈的,你给让开,否则我连你一起打。”宋少狠狠的威胁道。 另一个年轻人,却没有丝毫犹豫的挡在两姐妹面前。 “妈的!”宋少大怒,喝了一声,狠狠的一拳打在另一个年轻人的肚子上。 年轻人痛呼一声,脸色瞬间就通红了起来,但依然没有闪开。 倒是庄亚思、庄亚涵两人一脸心疼的跑过去,道:“哥,你没事吧?” 躲在暗处的沈非,顿时懵了、 “哥?”这个年轻人是庄亚思和庄亚涵的哥哥?仔细看样貌倒是挺像的。可是不对啊,如果这个年轻人是庄亚思和庄亚涵的哥哥,那刚才带着他们进来的中年人又是谁? 沈非在这里疑惑不解,而那个宋少手上可没闲着,再次狠狠的一拳打在那个年轻人的脸上。打的年轻人禁不住倒在了地上,随后,宋少还不罢休,挥着拳头又向庄亚思姐妹打去。 庄亚思和庄亚涵都在顾及那个年轻人,根本没有注意宋少的拳头。 眼看着,宋少的拳头就要打在两姐妹的身上,沈非连忙闪了出去,一把握住了宋少的拳头。宋少没想到有人会阻拦他,怒道:“你他妈谁啊,敢管老子的闲事,想死是不是。” 边骂,宋少边试着往回抽手掌。然而,他感觉自己的隔壁像是被一个铁钳子捏着似的,根本抽不出来。反而,随着沈非手上的力道越来越重,他的脸色也慢慢的扭曲起来,额头上也冒出了冷汗,最后终于忍不住发出傻猪似的惨叫,“放开我。” “艹,又没怎么你,吵什么吵!”沈非翻了翻白眼,随后“轻轻的”在这家伙肚子上打了一拳。随后,这家伙便跟抹布似的,倒飞出去,重重的撞碎会议室的门,惊动了里面的人。 “谁啊。” “儿子,你怎么了?谁打的你?” 会议室一阵混乱,紧接着,便有几个西装革履、衣着华丽的男女跑了出来。 沈非却不管不顾,冲着庄亚思和庄亚涵两姐妹道:“你们没事吧,” “没事……是你?”庄亚思和庄亚涵没想到出手救她们的竟然是沈非,脸上都是露出惊讶的神色。 “小妹,他是谁。”年轻人被扶了起来,不善的看着沈非。 “他是……”庄亚涵正要解释,就听一道怒吼响起,“是你打的我儿子?” 沈非回头看向这个和宋少有几分相像的中年人,不用猜,这人一定是宋少他爹。 “不错,我孙子就是我打的。”沈非淡淡道。 他的话,让在场的人一时有些愣住,但随即便反应过来,沈非分明是在占宋少的便宜。 庄亚思强忍着笑,心里对沈非这个教官,倒是真的有些刮目相看了。 庄亚涵虽然也觉得沈非的话挺解气的,但想到宋家的来历和沈非的身份,就不禁有些头疼。虽然沈非是保镖学院的教官,但在宋家人眼里,根本不算什么。 以宋家在燕京的地位,虽然未必惹得起保镖学院,但一个小小的学院教官还是不会放在眼里的。保镖学院,也不会为了一个小小的教官,得罪宋家。 她连忙上前一步提醒道:“被你打的那个人叫宋词,宋家的大少爷。他爹叫宋大天,宋氏集团的老总。宋氏集团是一家跨国公司,在燕京势力很大。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赶紧走吧。” “我靠,宋词?我还唐诗呢!这名字起得真他们有文化。不过想想,他爹的尿性,也就不以外了。宋大天,你怎么不叫送大地呢。”沈非压根就不把庄亚涵的话放在心上。 宋氏?跨国集团? 哪家的跨国集团,能大过他? 庄亚涵没想到沈非这么狂妄,竟然这么奚落宋大天父子,急的直跺脚。 而那个宋大天听到沈非的话,怒击反笑,“好好好,好狂妄的小子。我宋大天纵横燕京这么多年,还从没有人敢这么说我的。小子,我不管你是谁,今天你肯定没办法活着走出去。” 听到他的话,庄亚涵顿时慌了。 她知道宋大天绝对有能力做到,而且,事后还能安然无恙。 连忙站出来,道:“宋叔叔,你别生气,他……”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人群中的一个父女打断了,“亚涵,这个人是谁?” 沈非闻言看去,发现这女人和庄亚思和庄亚涵有几分相似。而这女人的身边,则站着一个中年人。正是先前和庄亚思、庄亚涵一起进宾馆的中年人。 看到这里,沈非顿时有些明白过来这几人的身份来。 果然,就听庄亚涵道:“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