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三章 恶人磨 - 妖孽狂医

第五百九十三章 恶人磨

“啊!”趴在地上的宋词大吼一声,叫声异常惨烈,不了解的,还以为谁把这家伙怎么样了呢。一旁的宋大天夫妇上前把宋词搀扶起来,安慰道:“别气,别气,儿子,咱不气啊。” 这两夫妇知道自己儿子的德行,生怕心眼极小的儿子,被沈非气出个好歹来。 “靠爹的货。”保镖学院的一名学生道。 “什么靠爹,就是一坑爹的货。”另一名学生讥笑道。 其他人哈哈大笑起来,笑容中满是鄙夷。 被人这么赤裸裸的鄙视,别说心眼小的跟针头似的宋词,就是宋大天,也差点受不了。 他老脸通红,拳头握的咯咯直响,冲着那几个保镖怒喊道:“我告诉你们,今天你们要是摆不平这几个小丫头,我把你们丢到南非喂狮子。谁要能把他们打败,我奖励一百万。你们要是能把这小子的胳膊腿废了,我每人奖励一百万。”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原本被杨紫她们几个打的节节败退的几名保镖来了劲头,暴喝一声,强忍着疼痛,向着杨紫她们狠狠砸去。 这样一来,反倒让杨紫几个有些应顾不暇了。 她们虽然是保镖学院的学生,但毕竟实战经验少的可怜,而且和这几个大汉在力量上、体型上有着巨大的差距。沈非叫她们的那些把戏,只够勉强应付罢了。 想要把这几名从地下拳场出来的大汉打败显然不可能。 几个大汉一发狠,杨紫她们便有些受不住了,眼看着连最起码的反抗之力都没有了。 “沈教官,怎么办,在这样下去,她们会被打败的。” “打败是小事,就怕她们会受伤。” “就是!” “沈非,你倒是说句话啊!”林逸欣和上官思佳有些急了,冲着一直没说话的沈非怒吼。 “急什么,急什么,就这点耐性,还指望你们做什么大事。”沈非没好气的瞪了上官思佳和林逸欣一眼,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对着身后早就按耐不住,摩拳擦掌的保镖学院男生道:“你们,上,把这几个大汉给打趴下。” “什么?我们上?”一众男生此时倒有些愣神了,愣愣的看着沈非,仿佛听错了似的。 “沈、沈教官,这样不好吧?我们可是和宋大天有过君子协定的,破坏规则不好吧?”一个男生结结巴巴道。 沈非已经和宋大天说好了,双方各派出八个人出战,如果他们都上的话,就是破坏规则。要是传出去的话,那他们保镖学院还不被人笑话死嘛。 “我说你小子讨打是不是?”沈非回过头,看向说话的男生,差点一巴掌打下去,吓的说话的男生打了个激灵,一脸的讨好笑容。 “我说你小子怎么这么死板呢?你小子上的是保镖学院,不是教你学五讲四美的私塾,也不是纪律言明的军校、警校。在保镖学院,在我沈非这里,我的话就是规矩。让你上,就上。别那么多废话,这要是让你保护人质,你还有功夫跟人家将规矩吗?你上不上,不上我上。”沈非说着就打算亲自动手。 身后的男生连忙拦住他,道:“懂了,懂了。沈教官,您歇着。我们上,我们上。怎么也不能劳你大驾啊。兄弟们,机会来了,把这几个傻大个撂倒,别让人看不起咱们保镖学院!” “上!” “上!” 一群保镖学院的学生叫嚷着,一窝蜂的冲了过去,瞬间就把几个大汉给淹没了。再然后,就听到了来自几个大汉的惨叫声。 看着这一幕,在场的所有人都傻眼了。赶来增援的保安,愣愣的看着混乱的场面,任凭那大堂经理吼叫的嗓子都哑了,也没敢上前一步。 笑话,他们都是些普通人,不管是那几个大汉,还是保镖学院的学生,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都不是他们能对付的了的,让他们上去只有挨打的份儿。 那大堂经理还在大呼小叫,估计是嫌他的声音太难听,一个保镖学院的学生,上去一个耳光,就把他给打晕了。末了,还狠狠的吐了口唾沫骂道:“废话真多……唉,你们让个地儿,让我进去踹两脚啊。” 原本势均力敌的杨紫和那几个大汉,随着这些保镖学院学生的加入,局势变的一变倒。 整个大厅,就只剩下那些大汉的惨叫声和保镖学院学生兴奋的尖叫声。 打着打着杨紫她们被人挤了出来,不甘心的娇喝了两句,便要挤进去,被林逸欣她们拉住。杨紫喘着粗气没好气道:“你们拉我干什么,我还没打够呢。” “你看你们身上的汗和血,还是休息休息,包包伤口吧。”东方思佳心疼道。 不想,杨紫却是道:“包扎什么伤口,这血是那几个傻大个的,跟我没关系。你们别拦着我,我还要去。”说话的语气中,都有了怒气。 上官思佳和林逸欣见状,都有些郁闷,这几个小丫头是真打上瘾了,连她们的话都不听。 关键时刻还是沈非淡淡道:“行了,你们几个都休息下,这一架,你们立了功,回去我会奖励你们的。” “真的?沈教官,奖励我们什么?先说好,如果只是口头表扬的话,我们可不乐意。”一听说有“奖励”,杨紫她们几个纷纷围了上来,挽着沈非的胳膊道。 亲密的举动,看得一旁的上官思佳和林逸欣心里都有些异样。 “放心吧,奖励肯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沈非嘿嘿一笑,就在这时,宋大天终于反应过来,怒吼道:“沈非,你太过分了。说好了八个人公平比赛的,你竟然以多欺少,你怎么这么卑鄙,这么无耻!” “彼此彼此。论卑鄙无耻,谁能比得过你啊。你强迫我的学员嫁给你的儿子,不是倚强凌弱嘛!我不过是以牙还牙罢了,咱们半斤八两,谁也别说谁。另外……” 沈非说着走到宋大天面前,嘿嘿一笑道:“恶人自有恶人磨。我就是这么卑鄙无耻,你咬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