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四章 没做亏心事 - 妖孽狂医

第五百九十四章 没做亏心事

“好好好!”宋大天差点没一口气背过去,他在公司说一不二,下属从来没有人敢反驳他。即便是他的那些合作伙伴,也不敢得罪他,他何曾受过别人的侮辱,还是一而再,再而三的,三番两次的侮辱。当即道:“好,有本事,你给我等着。” “这话你刚才就说过了,你说的不嫌烦,我听的都嫌烦了。有什么本事赶紧使出来,今天我心情好,乐意陪你玩一玩。我倒想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 沈非是来燕京是为了寻找吸血鬼的下落,结果到现在什么都没找到。整日待在保镖学院,也是无聊之极。好不容易碰上宋大天这么个乐子,他当然要好好玩一玩了。 沈非的话,让宋大天气的浑身发抖,掏出手机,又是一个电话打了出去。 “白痴!”沈非翻了翻白眼,随后冲着那些男生道:“行了,行了。差不多得了,留点力气,待会还有一架要打呢。” “好叻!”一众男生齐齐答应一声,又打了几分钟后,才停下动作。而此时,那八个彪形大汉,已经被打的蜷缩在地上,瑟瑟发抖,嘴里不断的发出哀嚎声。 “过瘾,太过瘾了。” “是啊,好久没这么过瘾了!” “还是跟着沈教官好啊。这要是换做其他教官,肯定不会让我们这么做的。” “就是,要是让张主任知道,说不定还要罚我们。” 提起张思民,在场的学生都反应过来,纷纷道:“沈教官,我们回去不会挨罚吧?张主任一向禁止我们在校外打架的。” 学生们害怕师长看来是天性,连保镖学院的学生都不例外。 沈非淡淡一笑,摆着手道:“放心吧,一切责任我付。要是张思民问起来,你们就说是我让你们这么做的。” “谢谢你,沈教官。”庄亚思、庄亚涵两姐妹这时候走过来说道,看向沈非的目光中,多了几分好奇。她们进保镖学院就是为了逃避婚事,自保,自然的,对保镖学院也有了解。 原本,她们两姐妹之美把沈非当成了保镖学院的普通教官,并没有指望他能帮到什么。 没想到,沈非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惊天动地”,打了宋词不说,还逼的宋大天无计可施。这些举动,已经不是一个普通教官能做到的了。 她们自然好奇,陆天羽到底有什么仰仗,竟然敢这么做。 沈非看出了两姐妹心里的好奇,并没有解释,只是嘿嘿笑道:“谢什么,我可是你们的男朋友。为你们做这些,是理所当然的嘛。” “哼!我不管你是谁,什么来历。今天你做的这些事情,连我都保不住你了。念在你是为我了我女儿的份儿上,我劝你还是赶紧离开吧。”庄天兰走上前道。 沈非眯着眼扫视了庄天兰一眼,别说,虽然生了庄亚思、庄亚涵两姐妹,这庄天兰却一点也不显老。无论是身材还是皮肤,都保养的很好,很是有风韵。 尤其是那一对颇具风情的桃花眼,要是勾勾手,说不定还真能钓上一些懵懂少年,或者花场老手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不过,沈非却是鄙夷道:“你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觉得自己做错了,想象女儿赎罪?要真是觉得愧疚,又何必做出这样的事?视女儿的幸福于不顾!如果今天没有我出手,宋词这会儿应该抱着你两位女儿,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了!” “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沈非的话,让在场的人都是一阵错愕。随即,男生的目光溜溜在庄亚思、庄亚涵身上打转。女生则是恨恨的瞪着沈非。 尤其是庄亚思、庄亚涵两姐妹,更是在他的腰间狠狠的拧了一把。 “我警告你,如果再乱说话,我撕烂你的嘴!”庄天兰怒道。 “啧啧,这么能耐,跟我这儿叫什么板啊?有本事,去找那小子,那小子刚才可是非礼你女儿了呢。”沈非一直鼻青脸肿的宋词。 宋词怒吼道:“我就非礼她们了,你能把我怎么样。” “哟,还挺恨!同学们……”沈非高喊一声。 “在!”一众男生齐齐应道,场面壮观。 宋词吓的一哆嗦,躲到了宋大天身后。 庄亚楠低声道:“孬种!” “儿子,别害怕,有我在这里,没人敢伤害你。”宋大天挂断了电话,安慰了宋词一番,随后看向沈非,冷冷道:“小子,这次我会让你明白,得罪我的下场。” “你最好快点的,我等的都快睡着了。”沈非掏着耳朵,不耐烦道。 “哼!”宋大天重重的哼了一声,不再理会沈非。 而沈非则大喇喇的坐在椅子上,保镖学院的男生自动排成排站在他身后。这架势,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黑社会谈判呢。 沈非一副风轻云淡的声音,也让庄亚思、庄亚涵两姐妹心里安了不少。 虽然沈非今天闹这一处,让她母亲,让庄家很被动,但她们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她们根本不想嫁给宋词,尤其是看到宋词今天的样子,就更加反感他了。 大厅了难得的清静下来,宋大天一家恨恨的瞪着沈非,估摸着,要是能咬人的话,他们肯定扑过来把沈非咬死了。 沈非则是敲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不时的和东方思佳、林逸欣、杨紫、庄家姐妹等女生开两句不轻不重的玩笑,颇为怡然自得。 然而,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警笛声响起,听到了宾馆的楼下。 宋大天脸上浮现出喜色,对着沈非道:“小子,这次就算你求我也不管用了,等着牢底坐穿吧。” 庄家姐妹和保镖学院的学生也慌了神,“沈教官,现在该怎么办?” “怕什么?俗话说的好,平日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咱们又没做什么,不用担心。”沈非依旧一副没事人的样子,说出的话,让在场的修士,都是一阵无语。 没做亏心事? 他差点把人家宋家父子给气死。 不过沈非这么说,也让他们安心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