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九章 古怪的东方思佳 - 妖孽狂医

第五百九十九章 古怪的东方思佳

“别挑战我的胆量。既然你猜到了我的身份,就该知道,我什么都敢做。”李雷震扬了扬手里的枪,没有一丝胆怯之意。 “看来你还真是狗急跳墙了啊!”沈非无奈的摇了摇头,“既然如此,那就别怪老子不客气了。敢绑架老子的女人,找死!” 话音刚落,沈非的身影便在原地消失,众人只觉得面前虚影闪过,下一秒,沈非竟然站到了李雷震面前,凌厉的目光看着他。 “你……怎么会这么快?”看着突然出现的沈非,饶是李雷震也是一愣,但随即就反应过来,“不过你的速度再快,能快得过我的子弹吗?” 李雷震阴冷一笑,手指已经放到了扳机上,眼看着就要扣下去。 保镖学院的学生看到这一幕都是脸色一变,有胆小的女生还闭上了眼,生怕看到血腥的一幕。 沈非看到李雷震的动作,眼神一凛,厉喝一声,“找死!” 瞬间出手,一把抓住李雷震端枪的胳膊,狠狠一捏,只听“咔嚓”一声,紧接着,李雷震惨叫的声音响起,他那只胳膊软绵绵的垂了下来,手枪也掉到了地上。 “你……”李雷震脸上满是惊恐之色。 他惊恐的不是沈非能一下子把他的胳膊捏断,受过训练的他,也能做到这一点。他惊恐的是沈非的速度,他的手指刚要用力的时候,沈非的手便伸了过来,狠狠的捏断了他的胳膊。 这种诡异的速度,简直超越了常人! 然而,沈非却没兴趣回应他的话,轻轻一扯,把谢婕妤拉到了怀里,一脚飞起,狠狠的揣在李雷震身上。巨大的力道,直接把李雷震踹飞出去,如同抹布似的,重重的摔在地上。 “把他带走!”沈非冷哼一句,谢婕妤带来的那些人一拥而上,把李雷震团团围住。 懒得再去理会李雷震,沈非对着依旧被他抱在怀里的谢婕妤怒斥道:“你疯了是不是?以你的实力,怎么可能被李雷震抓住,怎么可能任由他威胁?刚才为什么不反抗。” 一连串的呵斥,让谢婕妤微微愣了下,随后嘴角浮现出一丝笑容,“如果我不那样做,你会这么紧张吗?” 实际上,以谢婕妤的伸手,就算被李雷震抓住,她也有能力反抗,不过,看到沈非那么紧张她,她便决定不再有任何动作,她想看看,沈非会怎么做。 嗯,结果令人满意! 沈非脸上的紧张,不是作假。他是真的很紧张自己。 见到沈非一脸茫然,似乎不明白她的话,谢婕妤也不解释,微微一笑,从沈非的怀抱里脱离出来,道:“今天的事情你立了大工,我会上报给中将的!” 说完,她便招呼着那些人带着李雷震离开。 看着她的背影,沈非不禁有些发愣,这丫头刚才的话什么意思。 李雷震被抓走,宋家父子也被随后赶来的警察给带走了。虽然沈非知道,以这父子俩的势力,用不了多久就会被放出来,不过他也懒得理会。 相信经过这次的事,这父子俩也不敢在为难庄家两姐妹。 保镖学院的学生也都一一离开,沈非本想跟着回保镖学院的,但一想今天还是周末,再加上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回去肯定被骂。 干脆,沈非拦了辆出租车,找了个酒吧喝酒去了。 正喝的爽快的时候,忽然电话响了起来,竟然是东方思佳打来的。 接起电话,还没说话,那边东方思佳的声音便响了起来,“来我家一趟。” “什么?”沈非还没反应过来,那边便径直挂了电话。 “搞什么鬼!难道她父亲又找他了?”沈非疑惑不解,最终还是决定去看一看。 东方思佳的家,沈非自然没去过,不过以他的能力,找一个地方轻而易举,只打了个电话,便找到了地方。 看着面前的低矮小楼,沈非不禁眉头大皱。 和她父亲东方木相比,东方思佳住的地方实在寒酸了点。她和她母亲两人,居住在一座正在施工的工地里,母女俩在这里开了一间小卖铺。 索性,他们与民工住的低矮的工棚不同,东方思佳住的是两层还没装修的红砖楼。底下是小卖铺,二层是东方思佳和她母亲的卧室。 沈非朝四周看了看,确定没人,快步跑到墙根轻轻一跃,整个人凭空跳起两米高,像个壁虎似的攀着墙就爬到了东方思佳的窗户前,轻轻的敲了敲。 坐在桌子前不知道想什么的东方思佳,听到声音吓了一跳,随后看到是沈非,连忙跑过来,打开窗户,惊讶道:“你怎么不走正门?” “走正门你妈不得拿板砖呼我啊。”沈非下意识的看了看东方思佳卧室的门,要不是大半夜的,怕打扰到东方思佳母亲,他也不愿意爬墙,跟做贼似的。 “对了,你找我……咕噜。”沈非刚想问东方思佳找他什么事,目光撇到东方思佳身上后,喉咙顿时滚动了几下。 这丫头浑身上下只穿了一件白色衬衣,衬衣不知道是谁,很大、很宽松,穿在她身上跟睡袍似的,廉价的材料,让东方思佳里面的黑色内衣若隐若现。 睡衣的长度,也仅够勉强遮住大腿,稍微弯下腰,东方思佳就会一览无遗。 以沈非的眼力,甚至能看到衬衣扣缝间的一抹粉红。 奶奶的,这丫头,是在考验老子的定力啊! 沈非只觉得小腹一股热流升起。 注意到他的目光,东方思佳没有丝毫的生气,反而语带娇羞的低声道:“怎么样,好看吗?” “好看,好看,”沈非一脸认真。 “那……你要了我吧。”东方思佳忽然扑了过来,紧紧的搂着沈非。 突如其来的温软身子,让沈非身上的火气更甚,下意识的就要把东方思佳就地正法。 不过,随即他就冷静下来,推开东方思佳,皱眉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这丫头对他看不顺眼,见面不给他冷脸都是好的,今天这举动,实在古怪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