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你想对我怎样就怎样 - 妖孽狂医

第六十章 你想对我怎样就怎样

沈非一脚踩在胖子胸口,胖子狂喷出血,血溅三尺高,整整持续了一秒钟,打王坤的那些人看到胖子吐血的画面,浑身剧颤,拳打得更狠,脚踢得更重。 “这下好了一大半!不过,还没有完全好!再来点猛药,应该就能把你的毒给解掉了。”沈非一本正经地说来。 胖子见沈非又提起了脚,脑海里瞬间闪现出被沈非一脚踩死的画面,浑身打了个冷颤,却是尿了裤子,胖子不顾剧痛、狼狈,狂喊道:“大哥,都是他们让我假装中毒的,你不要再踢了,我错了,我吐的白沫沫是没有味道的牙膏,我……全都是装的。” “不可能啊,哪能装得这么像呢?” “是装的!大哥,求求你相信我,我没中毒的,我不会再来找老板娘的麻烦!大哥,以后你说什么,我就去做什么,你就放过我吧!” “我说什么,你就做什么?” “是的。” “那你把自己脑袋割了吧!”沈非淡淡说来,胖子一滞,旋即哭喊道:“大哥,能不能换个要求?” 沈非一指王坤,“那你去把他的脑袋割了。” “我……” 胖子哭得更厉害了,王坤的脑袋他也不敢割啊,胖子哀求道:“大哥,能不能再换个……” “麻痹的,你不是说我让你做什么你就什么吗?连说两个你都不做,人家让你装中毒,你怎么就做了呢?” 沈非一脚将胖子踹飞出去,落下来正好砸在王坤肚子上,王坤喷血,沈非走到他们面前,冷声说道:“上次我说过让你们去警察局自首吗?” “说过……” 这些人声音都在发颤,沈非声音更冷,“那你们怎么没有去?没长耳朵吗?没去就算了,还来惹我的兰姐,是觉得我好欺负对吗?” “我们……不知道……” “既然来了,那就付出代价吧!” 沈非不等他们说完,出手如电,在他们各自的穴位上施展了“酷刑”手段,顿时他们骨头里就像有刀子在割一样,痛得直叫唤,王坤是痛得最厉害的那一个人。 刚刚施展完,沈非的手机便响了,却是顾妙暄打来的,沈非皱眉,这个时候顾妙暄怎么会打电话来呢? 原来,顾东来因为势力大增,非常高兴,和一帮手下大喝而特喝,然后就喝得胃出血了,一般来说,胃出血这病不算是重病,在医院输点液、吃点药,休养几天就能治好。 可是顾东来现在的情况就是不是一般的情况,他胃出血出得太厉害了,医生怎么都止不住,更是没有找到出血点,张庆杰院长带着人民医院的专家、老医生都找不到。 这样一来,情况就相当严重了,止不住血,那血流到一定程度,就是要死人,同时输血都不行。 就在这危急时刻,顾妙暄猛地想到了拥有着神奇手段的沈非,想到了沈非之前告诫过她爸这两天不要喝酒,顾妙暄赶紧拔通了沈非的电话,沈非一接通,顾妙暄就急急说道:“你快来救我爸!” 听顾妙暄这么一说,沈非便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听到顾妙暄那命令式的口吻,本来心里就因为王坤他们找兰姐而不爽的沈非,更加不爽了,没好气地说道:“那是你爸,又不是我爸,我凭什么要救?” 顾妙暄身子一颤,她条件反射地认为沈非说“你爸”、“我爸”的目的,就是在要挟她,让她当他的女朋友,要将她的假戏真做。她对男人早已死心,就算以前没有死心的时候,沈非这样的人也绝不是她喜欢的那一种! 但是,顾妙暄看到在手术床上依久血流不止的老爸,心里揪了起来,她绝不能让老爸死掉,顾妙暄心中一狠,冰冷地说道:“我爸现在胃出血,血流不止,医生他们都找不到出血点,止不住血!如果你能救活我爸,以后你想对我怎样就对我怎样!” 听到满含怨恨的回答,沈非本来想说没兴趣的,可想到刘虹对他还不错,还能赚点能量,便改口说道:“在哪个医院?” “人民医院六楼第一手术室。” 顾妙暄脱口说来,心里更是认为沈非是在趁火打劫,沈非挂了电话,对着王坤一帮人吼道:“给你们三秒钟的时间,有多远滚多远!” 王坤一帮人痛得死去活来,但他们不敢有半分停留,一边痛叫着一边滚了出去,胖子也爬了出去。 围观之人看到这一幕,心里觉得很爽快,却又不敢表示出来,这些人的身后可是军哥啊,他们看着沈非,越是觉得沈非死定了。此外,他们心里还生出了不少的惧意! 陈兰紧紧抓着沈非的手,“沈非,谢谢你,要不是你来得及时,我就被他们抓走了,我……” “兰姐,他们身后的军哥估计不会善罢甘休,你先报警,让警察来这里,我去救个人,很快就赶回来。还有,如果发生了什么事,你立马给我打电话。” “恩,我马上就报警,你先去忙吧。” 陈兰很是善解人意,沈非又嘱咐了一下,这才离去,外面的人看到沈非跑出来,赶紧让出一条路。 沈非没有打车,寻了较为偏僻的道路狂奔,顾妙暄老爸的情况肯定很危急,虽然神针赐予他的医术能力很牛逼,可顾东来要是流血流死了,他也救不活。 也就五六分钟的样子,沈非狂奔到了顾妙暄所说的地点,只见第一手术室外面呆了一大堆人,走道两边都有椅子,可他们都没有做。 这些人的身份都挺高,有市公安局的副局长,有常务副市长、市委副书记、财政局副局,组织部长,区长、县长,以及顾东来的秘书等等。 他们都是属于顾东来这一派的,此时此刻,他们脸上全部写满了忧愁,如果顾东来就这样死了,那他们就惨了,喝酒喝死一个市长,他们头上的帽子肯定保不住了,说不定还会被追究一些责任,反正后果会很严重。 这时,后面传来声音,“东来同志的情况怎么样了?” 那些满脸忧愁的人听到声音,身子颤了一下,立马有人回答道:“余书记,情况很严重,医生说如果三分钟内再止不住血,顾市长可能就危险了!” “张庆杰呢?告诉他,无论如何也要将东来同志救回来,否则,我拿他是问!堂堂人民医院,连一个喝酒喝出来的胃出血都治不好吗?他这个院长还想不想当了!” 余为民无比威严地说来,目光还扫视四方,沈非转过头来,扫了余为民一眼,冷冷吐出两字,“虚伪!” “你说谁虚伪?” “你!” “我一心为东来同志着想,我怎么就虚伪了?” “好一个为人家着想!你嘴角有笑意,你眼睛里有幸灾乐祸的神情,你心跳超过一百二,表明你的内心处于极度兴奋当中,你肌肉绷得紧紧,说明你正在竭力压制兴奋!你从骨子里就透着虚伪!” “你……” 余为民心里大惊,这个年轻人说得非常精准,他心里确实很兴奋,这两天因为华生制药和真男人酒厂,以及杀人案的事,他的人被拿下了不少,顾东来趁机让他的人占了那些位置,本来顾东来的势力不如他,现在却是和他不相上下。 他正为此而苦恼的时候,却得到顾东来喝酒喝得胃出血,甚至有可能小命玩完的事,他顿时就兴奋了,顾东来一死,这锦城市里就再也没有人能拦住他,那些副书记、副市长完全不是他的对手,到时他就能完完全全大权在握,当这锦城市的土皇帝。 刚才他说的那番话,看起来是为顾东来着想,实际上是给顾东来挖了一个坑,让顾东来死也死得身败名裂,市长喝酒而死,这可是个大料,到时他再弄点手段,顾东来就会成为网上人人喊打的老鼠。 不仅余为民惊讶,跟着余为民来的人,以及顾东来的那一派人,全都震惊了,他们自然听得出余为民的虚伪,毕竟顾东来是余为民的死对头,顾东来出了事,余为民就能大权在手,他怎么可能希望顾东来活过来呢? 可知道是一回事儿,说又是另外一回事儿,余为民一系的人马巴不得顾东来出事,他们高兴都来不及,怎么可能说? 而顾东来的人根本不敢说啊,毕竟余为民是锦城市的一把手,现在顾东来出了事,就没有人能挡得住余为民的威风,他们要现在说了,那余为民不对他们动手才怪。 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一个看起来也就二十岁的年轻人,敢当面说余为民虚伪,他们一遍又一遍地打量着沈非,很是佩服沈非的胆量。 余为民怒了,“你是谁?” “我是谁还需要向你报告吗?” 沈非自然知道余为民的身份,可他根本不惧,余为民被顶得很难受,他堂堂市委书记,手握大权,怎么能够让一个小毛孩给丢了面子呢? 余为民目光一示意,跟在他身后的公安局长莫天雷大步跨了出来,朝沈非冷声喝道:“把你身份证拿出来?” “没带!” “没带?现在我怀疑你图谋不轨,想在医院里搞破坏,为了人民群众的安全,跟我回警局,我要好好调查你!” 沈非目光一冷,“你有证据吗?” 莫天雷心里爽得不行,这个小子敢驳一把手的面子,他只要把这小子弄得生不如死,让一把手满意,那他就能往上爬一爬了,莫天雷傲然说道:“我是锦城市公安局的局长,我说的话就是证据!” “你说的话就是证据?你比人家当书记的牛逼?你想当皇帝吗?你把国家的法律当屁放了吗?”沈非十万分的不爽了,“麻痹的,怪不得锦城市混混那么多,光天化日之下都敢抢人,原来你这个公安局长就有问题!” 沈非这番话,让顾东来那派的人再一次震惊了,全都目瞪口呆地看着沈非,这小子太猛了,竟然敢和公安局长针峰相对,他们心里觉得很爽,但脸上却是担忧,这明显是要悲剧啊。 莫天雷本以为拿出公安局长的名头,就能将年纪不大的沈非给吓住,到时任他处置,结果根本吓不住,还被沈非反将了一军。 看到余为民那更加冰冷的目光,莫天雷眼里射出了阴狠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