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骂的就是你 - 妖孽狂医

第六十一章 骂的就是你

看到余为民那不满的目光,莫天雷下了狠心,要来硬的,他一拳朝沈非打去,莫天雷觉得放翻沈非是一件轻而易举之事,嘴里吼道:“反了你了,竟然恐吓官员,阻碍警察执法!” “白痴!” 沈非不等莫天雷的拳头砸到,一脚踹在他肚子上,直接将他放翻在地,莫天雷身子早被酒色掏空,沈非心中不爽,这一脚的力量也大,莫天雷立马发出了杀猪般的嚎叫。 众人又惊。 顾东来的人觉得沈非的身手不错,对于莫天雷的悲剧,心里拍手称赞;余为民脸色更加难看,沈非这一脚让他丢脸丢得更大了。 余为民冷道:“莫天雷,连一个罪犯都收拾不了,你怎么保护老百姓的安危?如果你不能拿下他,我看你这公安局长也不要当了!” 沈非目光一冷,这老家伙太阴太狠了,张口就给他戴了顶罪犯的帽子;顾东来的人心中一惊,想说上两句,却又有顾忌;余为民的人却是鄙夷地看着沈非,沈非再厉害还能和政府做对吗? 莫天雷听出了余为民的怒火,忍痛爬了起来,掏出枪指着沈非,“小子,殴打警察,你犯了重罪!” “你是警察?你不是这老家伙养的狗吗?警察不为人民服务,你算哪门子的警察?无凭无据,你就要给我定罪名,这是警察所为?说不过理,就要打人,我被动防卫,就成了重罪?在你眼里,法律是你花钱嫖的婊子吗?” 沈非连声冷问,问得莫天雷说不出话来,莫天雷什么时候吃过这种憋?心里怒火狂烧,狰狞地说道:“小子,我现在怀疑你与本市的两桩杀人案件有关,你就是那个嫌疑犯,给我举起手来,蹲在地上,否则,我就开枪将你击毙!” 众人一听,神色各异。 余为民一派的人觉得莫天雷这句话说得太厉害了,那两人虽然是通缉犯,可杀他的人也要找到进行一定的处理才行,这是其一。 其二,跟着顾东来的那个公安局副局长就是因为先发现那两名通缉犯的尸体,手中才有了不少的权利,如果莫天雷能够破案,找到正主儿,那荣誉就会落到莫天雷手上,自然权利也会被收回来。 这简直是神来之笔。 顾东来的人心生不屑,这明显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个年轻人怎么可能杀得死那两个通缉犯呢?据说那两个通缉犯还曾杀死过当特种兵的人! 然而,他们却不敢出言相助,余为民这种蛮不讲理的做法,除了要收拾挑衅他威严的沈非之外,更是做给他们看的,余为民要借此告诉他们,从今以后他将在锦城市将一手遮天。如果他们敢有异动,肯定就会受到打击。 在场的人不知道,莫天雷歪打正着,那两人还就是沈非干掉的,此刻他们的目光都落在沈非身上,想看沈非怎么应对。 沈非冷冷一笑,“白痴!你开枪试试!”说完,沈非也不等莫天雷有反应,转身便往手术室走去,莫天雷气到了极点,手指放在扳机上面,狞笑道:“小子,你这是拒捕!你再敢走一步,我就开枪了!” 莫天雷就要扣动扳机,顾妙暄从手术室里走了出来,看到这一幕,厉声喝道:“莫天雷,你要开枪,你就是杀死我爸,杀死市长的凶手!” 听到顾妙暄的喊声,莫天雷浑身一颤,杀死一个没有来头的小子,又是一把手暗中默许的情况下,他毫无压力,可杀死一个市长,这罪名就大了去。 虽然他觉得沈非和顾东来之间并没有什么关系,但莫天雷还是将枪口朝下,盯着顾妙暄说道:“小暄,他是谁?” 顾妙暄根本没有理会他,拉着沈非就往手术室里跑去,嘴里焦急地说道:“你快点,我爸就要不行了。” 余为民看到那沈非和顾妙暄的身影消失在手术室里,眼里目光无比的冰冷,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挑衅过他的威严了,这小子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让他丢脸,这人绝不能放过! 莫天雷朝余为民看了一眼,看到余为民眼含杀机,心里便知道该怎么做了,他走到手术室门口,准备等顾东来一死,他就冲进去抓人,沈非敢反抗,他就开枪将其击毙。 余为民一帮人并没有散去,他们在等着顾东来死掉的消息,他们相信顾东来死定了,连张庆杰一帮专家都救不了,那就没有人能救。 顾东来的人马更是满脸凝重,心里慌乱无比,他们也觉得顾东来死定了,顾东来就是他们的靠山,顾东来一死,他们都得悲剧。 外面的人心思各异,手术室里面,张庆杰一些医生满脸焦虑,就在这时,张庆杰看到了沈非,眼睛里露出亮光,沈非能治赵文虎的先天性心脏衰竭,应该也能将顾东来的鲜血给止住,张庆杰唤道:“神医,您……” 沈非走到顾东来面前,扫了一眼,便知道顾东来的问题出在何处,顾东来现在情况虽然危急,但要救他花不了多少能量,之前兰姐的感激已经让他恢复了两层光圈的能量,治好顾东来的病绰绰有余。 当下,沈非出手,在顾东来胸口、腹部、肚脐三处位置的穴位上施展妙手回春,五秒钟后,沈非收手,说道:“行了。” 张庆杰、顾妙暄、刘虹一帮人都蒙了,就这样按几下便行了?他们都不敢相信,正这时,他们看到顾东来身上不再流血,顾东来原本苍白的脸色,也浮出了红润。 “天啊,真的没有流血了!” “神医啊,不仅止住了血,顾市长身体的各项指标都在快速恢复!” “心跳正常,脉搏正常,呼吸正常,电波正常,还有鲜血都在快速产生!我的天,这简直是奇迹啊!” …… 一帮医生边做着检查,边惊叹不已。 顾妙暄长松了一口气,旋即又想到她对沈非所说的,她任由沈非怎么样的条件,心情变是万分复杂。 刘虹看到顾东来睁开了眼,忙上前问道:“东来,你现在感觉怎样?” 顾东来站了起来,甩甩手,动动脚,感觉很好,头不痛,也不晕,身子不仅不虚弱,好像比平时都有精神,欣喜地回道:“挺好的。” “那就好……”刘虹拍了拍胸口,忽然,刘虹脸色大变,朝顾东来吼道:“顾东来,赶紧谢谢沈非!” 顾东来这才看到站在旁边的沈非,眉头一皱,“我谢他做什么?” “做什么?要不是沈非,你现在已经死了!哼,人家那天告诫你不要喝酒,不然很有可能喝得胃出血,你不信不说,还说沈非诅咒你!今天还是沈非救了你的命!我告诉你,你要再对沈非有意见,我跟你没完。” 刘虹朝着顾东来大吼了一通,转身对沈非说道:“沈非,太谢谢你了,等会儿我们一起吃个饭。” 得到刘虹的感激,沈非第三圈红光也恢复过来,他朝刘虹点了点头,“阿姨,您先忙着,我还有事,就先走了,改天再吃饭。”沈非干脆走人,他是真的有事,兰姐那边他很不放心。 刘虹见沈非走了,赶紧给顾妙暄使眼色,“小暄,快去送送沈非。”刘虹现在终于明白女儿为什么入了沈非的魔,原来这沈非根本就不是一般人,不说别的,光是这一手医术就足够让女儿倾心了! 顾妙暄心里很赞同老爸的话,觉得没必要谢沈非,因为这需要用她的身子去还,但刘虹那么说了,顾妙暄还是跟着走了出去。 刘虹朝顾东来白了一眼,顾东来有些尴尬,但他仍强硬地说道:“一码归一码,他救了我的命,我是要感谢他;但他和小暄的事,我还是反对!” “你脑子喝酒喝坏了吗?小暄和沈非都那样了,你还要反对,你是要逼死她,还是要逼死我?你说沈非哪点不好?” 本来充满书卷气息的刘虹,此刻却大有化身河东狮吼的趋势,张庆杰等人赶紧往一边走去,市长家的家事还是少掺合啊。不过,张庆杰却听出了沈非与顾东来市长一家,大有关系,再想到古靖阳,张庆杰寻思着怎么和沈非拉上关系。 沈非走到手术室外面,余为民等人眼睛一亮,嘴角划出冷笑,这进去连三分钟都不到就出来,明显是顾东来死了。 莫天雷大步走上前来,一手拿着手铐,一手拎着枪,“小子,乖乖伸出手来让我铐上,否则……”莫天雷没再说下去,举枪对准了沈非的脑袋。 “我最讨厌别人用枪指着我!” “你这个杀人犯……” “杀你奶奶个熊!” 沈非出手如电,一把抓住莫天雷的手腕,直接将莫天雷手骨捏得咔嚓直响,莫天雷痛叫着松开了枪,沈非将枪接住,对准莫天雷的脑袋。 莫天雷大惊,浑身直打颤,“你不要乱来,枪已经上膛了,我……” “就你这熊样,也配当公安局长?” 沈非冷笑,跟着走出来的顾妙暄,眸子里满是惊讶,沈非身手这么快?顾妙暄忽地觉得她很不了解沈非! 那些人更是惊恐不安,余为民怒火冲天,这小子又让他丢了脸,余为民杀机狂涌,冷冷地看了政法委书记一眼,“你们公安局就只有一个人吗?” 政法委书记宋文飞也露出了凶相,当即拔通了一个号码,“包不同,给你三分钟时间,带上能带的警察到人民医院,这里有一个恐怖分子,正用枪瞄准了莫天雷局长,还威胁着市长的安危!” 沈非听到,冷笑道:“恐怖分子?今天你们给我上了深刻的一堂课,官字两张口,指鹿为马,黑白不分,栽赃陷害,好厉害啊!” 余为民冷道:“你抢警察的枪,用枪指着公安局长!你还打扰了医生救治顾东来同志,害得堂堂锦城市市长死在手术床上,你不是恐怖分子又是什么?” “白痴!真不明白你这样的人,怎么就当了官!” “你敢骂我?” “骂的就是你!” 沈非毫不退让,在场的人都给惊得像被雷劈了一样,顾妙暄看到了沈非的另外一面,沈非的胆子不是一般的大,余为民可是她老爸都要让着的人,沈非却敢直接开骂。 “你……”余为民指着沈非,愤怒得直想一枪毙了沈非,但他还没有完全失去理智,他再次用顾东来当借口,“我一定会死去的东来同志讨回公道!” 话音刚落下,手术室的门又开了,顾东来走了出来,冷声说道:“余书记,我活得好好的?你干嘛说我死了呢?你就这么想我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