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好自为之! - 妖孽狂医

第六十二章 好自为之!

顾东来! 站在手术室门口的,冷声说着话的,正是顾东来! 他没死? 他还活着! 所有人惊呆在当场,特别是余为民,他还想着顾东来死了之后,能够独掌大权,为所欲为,可现在顾东来竟然活生生的站在那里! 张庆杰不是说顾东来胃出血止不住,要流血而死吗?看顾东来那一脸的红润,半点苍白都没有,这能叫大出血吗? 莫天雷更是惊得忘了沈非正拿枪顶在他的脑袋上,他是余为民那一派的人,刚才对沈非的所作所为,也都是基于余为民能够在锦城市一言九鼎的基础上,但顾东来没死,那他就有麻烦了。 当然,最高兴的莫过于顾东来那一派的人,他们正心惊不已,觉得自己是大海里的一只小船,现在顾东来没事,那他们就不是小船,而是大船,稳如泰山般的大船,他们的心完全定了下来。 随后,他们的目光落在了沈非身上,他们亲自送顾东来到的医院,顾东来的情况确实很危急,张庆杰说的也是真的,再加上顾妙暄之前说的话,这一切,似乎都证明顾东来的命就是沈非救回来的。 他到底是什么人? 进去转了一圈,就把顾东来从鬼门关拉回来,还让顾东来连虚弱期都没有,精神好得不得了。 余为民没说话,顾东来可不打算就此放过,逼问道:“余为民同志,你这么想我死,是怕我拦了你的路吗?还是说,你有不可告人的想法?” 听到这话,余为民暗恨不已,但他能坐上一把手的位置,城府不是一般的深,他把沈非弄出来的怒火全都压在了心里,挤出笑容说道:“东来同志,我没其他意思,就是来看看你!你没事就好,政府的工作可少不了你!” “我还听说这里有杀死我的恐怖分子?是谁啊?”顾东来又问,莫天雷浑身一颤,余为民再忍,说道:“没有恐怖分子,都是误会,误会!” “你刚刚明明点名道姓说我是罪犯,是恐怖分子,现在怎么成了误会?难道你说话跟放屁一样,放过就没了?”沈非冷声说来。 顾东来心中暗爽,跟随他的那些人也是满脸笑意,那名公安局的副局长还附和道:“我可以证明,这位小兄弟说的是真的!” 余为民眼里狠光一闪,这个公安局副局长在他心里已经是属于被打压的对象,当然,引起这一切事非的沈非更是他最想解决的。 站在顾东来身边的刘虹,看到余为民的狠光,心里暗自警惕,在她眼里,沈非已经是她的女婿,她可不想沈非出什么事,再想到顾东来对待沈非和女儿的态度,刘虹心里有了主意。 当即,刘虹对那个公安局副局长说道:“宁局长,这是我女儿的男朋友,要是有人用权势欺负他,你可要伸手帮一帮。” 宁安平一愣,随后大喜,原来这人是市长的乘龙快婿啊,怪不得那么牛逼,根本不怕余为民,这可是个示好的大好机会,宁安平忙说道:“刘老师,您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他受到不公平的待遇!” “那就谢谢你了。” 刘虹朝顾东来甩出一个得意的眼神,顾东来面无表情,心里直犯愁,现在这种情况下,他根本不能否认刘虹说的话,毕竟沈非刚刚救了他的命,还有他担心女儿反弹,闹了起来,那样纯粹让余为民看笑话。 顾东来的沉默,让大家觉得他是默认,莫天雷身子颤抖得更厉害了,原以为沈非是一个他随随便便就可以解决的小子,却不料他是市长的女婿,他担心之余,不由庆幸打不过沈非,要不然,他只怕连死不远了。 余为民快压不住心中的愤怒了,刘虹看似请宁安平帮忙照顾,实际上就是在向他们宣布,告诉他们不要轻易对沈非动手!余为民现在非常怀疑顾东来是不是真的胃出血了,他要胃出血了,怎么能好得这么快?他怀疑这就是顾东来的一个圈套,专门打他脸的圈套! 经过这件事,他的威信肯定会大大下降,而要摆平今天的事,他还要付出不少的代价,这在外人看来,他就是败了一场,是斗不过顾东来。 本是要展现他的强势,结果却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余为民真是有了杀人的心,他打定主意,就算沈非是顾东来的女婿,他也要找机会收拾沈非,他堂堂锦城市的一把手,就不信收拾不了一个臭小子。 沈非感觉到顾东来他们之间在暗斗,他没兴趣继续呆下去,将枪甩给莫天雷,冷道:“下次再用枪指着我,我让你生不如死!” 说完,沈非向宁安平点了点头,往前走去,刘虹拉了拉女儿,顾妙暄跟在了身后,沈非走到政法委书记宋文飞身边时,忽地停住了脚步。 沈非想到这个人之前说话的声音,跟昨天打电话给包不同的那个声音一样,便淡淡说道:“昨天傍晚,打电话让包不同从锦绣食府滚回来的人就是你吧!” 宋文飞一听,立马脸色大变,眼睛里狂涌出不安,他昨天是给包不同打了电话,因为包不同惹到了一个大人物,这件事知道的人很少,就连余为民都不知道,这个顾东来的女婿怎么会知道? 难道说他和那个大人物的关系非常好? 这样的话,那顾东来身后是不是也靠着那个大人物?要真是这样,顾东来的背景就太深厚了,余为民很难斗得过顾东来! 再想到余为民刚才针对沈非做的那些事,宋文飞更加不淡定,这绝对是惹怒那个大人物的找死节奏啊!一瞬间,宋文飞的心里就转过了无数的念头,额头上冷汗密布。 沈非又道:“刚刚你是给包不同打电话,让他来抓我?” “我……” “好自为之吧!” 沈非踏步走去,宋文飞浑身惊出了冷汗,好自为之,这四个字是什么意思?是要把他弄下来的意思吗?想到这,宋文飞颤抖了,根本不理会余为民投过来的询问目光,向着沈非追去,他要给沈非解释一下。 顾东来他们又愣了,这宋文飞身为锦城市的政法委书记,权利可不小,可他竟然怕沈非,这里面有什么道道?顾东来觉得自己对沈非了解得太少了,他相信沈非的家庭情况绝不是妻子说得那么简单,一定要好生查一查。 余为民也是这么想的! 顾妙暄冰冷的目光里多了不少疑惑,能让宋文飞害怕,这还是那个仗着有点医术,到处骗女生的流氓沈非吗? 沈非刚走到下面,包不同便带着一大帮警察赶来,包不同看到沈非,不由一愣,遂即大笑起来,“小子,真是冤家路窄啊!昨天帮你的那个人怎么不在呢?” “你想怎样呢?” “怎样?我接到命令,说这里有恐怖分子,我怀疑你就是那个恐怖分子!现在我要逮捕你!” 包不同要狠狠出昨天那口气,虽然昨天他被宋文飞给骂了回去,但他到现在也没有受到什么惩罚,他便觉得那个人也厉害不到哪里去,而且厉害的是那个人,又不是这个穿着地摊货的小子,所以包不同有恃无恐。 正当包不同叫人上去抓捕沈非时,跟着跑出来的宋文飞看到这一幕,厉喝道:“包不同,你想做什么?” “宋书记,这人是个危险分子,我准备拘捕他!” 包不同努力装出了大义凛然的样子,宋文飞脑袋里却是一声炸响,刚才沈非就让他好自为之了,包不同竟然又惹到他了,不说那个大人物,就是顾东来的女婿这个身份,也不是包不同能惹的。 这个包不同,真是该死! 想到昨天没有收拾这个包不同,宋文飞明悟过来,心中惊颤,立马喝道:“包不同,胡乱诬蔑好人,滥用职权,从现在开始,解除你的副局长职务,纪委会对你进行调查,若你有犯法行为,一定将你绳之以法!” 包不同蒙了,他不就是说了一句话吗?怎么副局长的职务就没了?还有纪委来查,他根本经不住查啊!包不同一身肥肉颤抖不已,越想越怕,怕得瘫倒在地,哭喊道:“宋书记,我……我……” 宋文飞甩都不甩包不同,紧走两步对沈非说道:“小兄弟,这事儿我一定会查到底的,绝不会让他再为非作歹!” “那是你的事,和我没关系!” 沈非往前走去,那些警察看到这一幕,哪里还敢拦,赶紧让出了一条路,沈非越众而出,跟在他身后的顾妙暄,心里涌出惊涛。 看宋文飞的样子,那可不仅仅是害怕那么简单,简直就是恐惧,好像沈非随时能够要了他的命,让他丢了官帽子一样,他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 走了一段距离,沈非停住脚步,想着事儿的顾妙暄一时不察,撞在了沈非身上,顾妙暄冷声说道:“你干嘛停下?” “我想停就停,还需要经过你同意吗?倒是你,一直跟着我做什么?” “你救了我爸,我说到做到!” “你说了什么?又要做什么?” 顾妙暄一听,怒气上来,沈非故意这么说,就是来欺辱她的,顾妙暄怒道:“流氓,你不就是得到我的身子吗?现在你就可以开个房间,我给你!然后,我们再无瓜葛!” 沈非眼睛一眯,“顾妙暄老师!你小看我了,我救你爸,不是因为他是市长,你是市长千金,也不是因为你长得漂亮,身材火爆,而是因为阿姨对我还不错!” 顾妙暄目射冷光! 沈非又道:“不过嘛,既然你准备将身子给我了,那就给我好好留着,我现在没兴趣吃!等你真心爱上我,心甘情愿给我的时候,我再好好吃!” “不可能!” 顾妙暄脱口说来,她绝不会再对男人抱有幻想,更不会爱上沈非这样的人,她恨不得杀了沈非,怎么会爱上他? “没有什么不可能!”沈非淡淡一笑,“现在我要去泡妞,你还要跟着去吗?” “你……” 顾妙暄怒而转身,沈非看着她背影,觉得顾妙暄好像误会了什么,但他不想解释,这时沈非电话响起,掏出来一看是陈兰打来的,沈非心里有了不妙的预感。 沈非赶紧接通,里面传来尖叫声,“快救我,他们要抓我去……”兰姐的话说到这里,电话就被人砸掉了! “该死的!” 沈非知道坏了事,全力朝着味一品狂奔,心中杀气狂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