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畜生,你这是病,得治! - 妖孽狂医

第六十四章 畜生,你这是病,得治!

皇家一号的至尊包房里面,那宽大舒适的沙发上面,坐着一个肥头大耳、其貌不扬,年龄大概有三十五六的中年人,这人正是钱军心中的大人物杨伟石! 钱军心里也在鄙视着杨伟石的长相,可他却不敢流露出半点鄙视,杨伟石长得不行,但他的身份牛逼啊,是省里一个副省长的弟弟,据说关系还通到了京城里面,跟京城杨家有关系。 这样一个大人物,对钱军来说,简直大得不得了!钱军当然得用心讨好,他弯着腰,堆着满脸笑容,“杨少,今天你到这里,让皇家一号蓬荜生辉啊!” “你这皇家一号,还真是不错!不过嘛,还少了一点味道!” “杨少稍等一下,味道马上就来了。” 钱军笑着拍了手,立马有人出去请。这会儿,芝兰已经带着陈兰走到了至尊包房的门口,陈兰还在想着芝兰说的那句话,她感觉自从说出沈非的名字,芝兰对她好像很用心。 没等陈兰想出个所以然,便被芝兰带进了至尊包房里面!杨伟石一眼便看到了陈兰,顿时眼睛大亮。 其实芝兰今晚也极为惊艳,可杨伟石眼睛里只有穿得不怎样的陈兰,那凌乱的头发,微露的肩膀,窈窕的身子,让杨伟石整张脸都散发出一种银荡的气息。 钱军笑道:“杨少,这个味道怎样?” “原汁原味!没有化妆,天然去雕饰,好一个美少妇!这味道,不错不错,很不错!”杨伟石竭尽所能的夸奖着。 钱军脸上笑容更加灿烂了,他就是摸准了杨伟石的心理,像杨伟石这样的大人物,那些化妆的,穿着名牌衣服的,肯定见得多了,这种朴素得多半见得少,所以他没有给陈兰换衣服,现在看来效果非常好。 “杨少,那您慢慢享用,我在外面候着!” “好好好,你快出去。” 杨伟石已经是急不可待了,钱军听到杨伟石催促,心里更加地高兴,杨伟石越满意他送的这个礼物,他得到的好处就越多。钱军走过芝兰身边时,给芝兰使了个眼色,“好好伺候杨少!” “放心吧,军哥。” 芝兰妩媚地笑着,心里却在想着那个沈非什么时候才能来。 钱军刚走出去,杨伟石就忍不住地朝陈兰走来,“美女,你叫什么名字?”边问着,边伸手就要去摸陈兰前面的山峰。 陈兰惊慌,忙往后退,芝兰挡在了陈兰的前面,抓住杨伟石的手摸在她手上,嗲声道:“杨少,姐姐这是第一次,您这么急色,都把人家姐姐给吓着了。杨少,要不我先陪你玩会儿,等姐姐平复平复心情?” 杨伟石一听,觉得有点道理,再一看芝兰长得还不错,身材也火辣,便顺手将芝兰抱在了怀里,当着陈兰的面,就把手伸到了芝兰的衣服里面,杨伟石想用这样的画面来刺激陈兰,等到陈兰动情,他就能水到渠成地吃掉这个让他心动不已的美少妇了。 与此同时,沈非赶到了皇家一号的门口,他想着刚收到的那条短信,径直往里面闯。刚一进去,就有穿着西装的人问道:“帅哥,你想要什么样的服务?” “滚!” 沈非吐出一个字,西装男脸色一变,冷道:“小子,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这里是皇家一号,你要闹事的话……” 砰! 沈非一脚就西装踢飞了,西装男痛得吐血,却朝对讲机大声喊道:“一楼大厅有人闹事,快点来些人把他拦住!” 皇家一号的安全工作做得很不错,一分钟都不到,就有两个保安,拎着长长的棍子,拦在了沈非的面前。 “小子,在这里闹事,你麻的是在找死!” 这人扬着棍子冲了上来,他想将棍子砸到沈非头上,可刚砸到半空中,沈非便夺过了棍子,狠狠砸在这人的肩膀上。 啊! 这人痛叫一声,瘫倒在地,脸色苍白无比,他感觉不到右半边身子的存在,好像被砸没一样。 另外一人还没有回得过神来,沈非的棍子又砸到了他的肩膀上,他也瘫倒在地,口吐鲜血。 沈非继续往前冲,刚冲到楼梯口,便有十多个保安拦在面前,为首一人长得虎背熊腰,“小子,敢在这里闹事!知道这里谁的地盘吗?这是军哥的地盘!” “军你老母!” 沈非才没时间和他们闲扯,冲上去一顿狂砸,不过三秒钟,十多个人就全被沈非砸趴在地。 不等沈非迈步,又冲下来二十多名保安,这些保安的手里已经是拿着砍刀了,他们杀气腾腾地朝着沈非砍来。 到这个时候,大厅里的人才回过神来,明白有人在皇家一号闹事,他们看着沈非,纷纷议论出声。 “靠,还有人敢在皇家一号闹事,不是厕所里点灯,找死吗?” “就是,这简直是在打军哥的脸,军哥肯定不会放过他的,他再能打,还打得过拿刀的吗?” 所有的人,全都认定沈非会悲剧。 而沈非面对二十多把砍刀,不退反进,两步跨到他们面前,横砸、竖砸、上砸、下砸,没有招式,就凭着恐怖的力量与惊人的速度,一顿狂砸、乱砸! 噼噼啪啪一阵乱响,五秒钟过后,二十多把砍刀全都落在了地上,那些个保安吐着鲜血从楼梯上滚了下来。 大厅里看戏的人直接给吓傻了。 “我的天,这人是谁?太能打了吧,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把那二十多人都打趴!” “没有用的,军哥手下可有一百多号人,这才趴下了三十多个,还有七十多个呢,这小子现在越威风,一会儿就死得越惨!” 沈非根本不管这些议论,一眨眼冲到了二楼,二楼楼道口也堵了二十多号人,为首一个平头厉声喝道:“小子,你最好马上离开,否则……” 说到这,平头忽然声音一滞,他看清了沈非的脸,瞬间想到了那晚沈非将虎哥、猛哥踹在墙壁里的画面,平头大惊,“快告诉军哥,沈非打进来了。” 平头话音刚落下,沈非便一棍子将他放翻,后面的人还没回得过神,便全部中了招,不是被砸碎了骨头,就是被踢被了肚子。 沈非冲向三楼。 虽然平头的话没有传得出去,但是在监控室里的人还是认出了沈非,忙给钱军报了信。钱军正坐在办公室里得意忘形地计划着他的势力该如何扩张,忽然听说沈非来了,还打趴了五十多人,已经冲到了三楼,他浑身一惊。 “该死的沈非!” 钱军可不敢小看沈非,沈非那晚的举动,让他心惊不已,这两天他一直在招人,却是没有招到厉害的高手。还有,沈非将陈强一家人弄到牢里,整个华生制药厂被封掉的能量,也让钱军有些忌惮。 “沈非为什么来?难道是为了那个陈兰?” 想到这,钱军无比愤怒了,他顾不得去向王坤证实将他们打倒的是不是就是沈非,他只知道陈兰是他送给杨伟石的礼物,而杨伟石此刻正在享用礼物。 如果让沈非冲到六楼来,打扰了杨伟石的享用,那他就得罪了杨伟石,再想讨好杨伟石就困难了,而且杨伟石还有可能迁怒于他,到时他的势力扩张计划,就完全不行了。 钱军不敢怠慢,让在三楼、四楼的人拦截沈非,剩下的人全部到五楼来,他要在五楼将沈非解决,就算沈非有些能量,也不是杨伟石的对手,他只要抱住杨伟石的大腿就行了。吩咐完之后,钱军又拉开抽屉,拿出一把枪,朝五楼赶去。 三楼、四楼的保安,根本就不是沈非的菜,沈非一棍一个,速度半分都没停下,便冲到了五楼,看到了五楼楼梯两边,站满了人,每一阶楼梯上都有人,每个人手里都拿着明晃晃的大砍刀。 楼梯口,也就是刀阵的尽头,站着一个人,正是钱军。钱军见到沈非,笑道:“你就是沈非吧?我叫钱军!” “原来你就是那个畜生!” “你……”钱军又怒,“沈非,我看你是个人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归顺于我,我让你吃香的喝辣的,每天都可以玩不一样的女人!” “果然是畜生!” “姓沈的,你别不识抬举!你以为你能打就牛逼吗?这里有四十九把刀,你打得过吗?就算你不想归顺我,那你可以立马离开,我保证不会向你报复。” “畜生,你这是病,得治!”沈非不再啰嗦,冲入刀阵,钱军厉声喝道:“给我砍,砍死了我负责!” 钱军满脸怒意,沈非却是浑身杀气,出手不留情,棍砸、肘砸、脚踢,只听得一阵阵刺耳的撞击声,还有凄惨的痛叫声。十秒钟不到,沈非就闯过了刀阵,只留下一堆骨碎手折腿断之人,趴在地上吐血、痛哼。 看到这一幕,钱军傻了,他知道沈非能打,所以将最强的力量安排在这里,可是,根本没有用,沈非比他想的还要能打。 不过,钱军很快回神,他还有杀手锏,在沈非踏在最上面的楼梯上时,钱军掏出了枪,指着沈非,冷笑道:“小子,你再厉害,还能厉害得过子弹吗?” “畜生,你放心,我不会一下子就让你死掉的!” “你狂什么?老子有枪!” “有枪就了不起吗?” “那就先让你尝尝子弹的滋味!” 钱军扣动扳机,沈非离他一米距离都没有,钱军相信百分之百能打中沈非,他已经想好了,要连开四枪,将沈非的双手双脚全废掉,到时再好好收拾沈非。 然而,扳机还没有扣到底,沈非的棍子就砸在了他的枪上,那只枪硬生生被砸得粉碎,巨大的力量还传到他的手臂上,让他整条胳膊变得麻木。 钱军瞳孔暴睁,不相信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事,这时,沈非棍子再次砸下,砸在钱军的肚子上,钱军身子立马弯到极致,暴吐鲜血,肚子里五脏六腑全都在震动,一股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痛苦,瞬间遍布钱军全身。 “等下再给你治畜生病!” 沈非冲向了六楼,钱军痛得不行,眼睛里满是凶光,他拼命掏出了手机,拔通了电话,“莫局长,有人在皇家一号杀人,身手很厉害,你多带点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