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让你畜生不如 - 妖孽狂医

第六十五章 让你畜生不如

接到钱军电话的时候,莫天雷刚刚跟着余为民从医院离开,余为民满脸铁青,冷声吩咐他一定要查清楚顾东来女婿的身份,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莫天雷正准备命人去查,听说皇家一号出了事,赶紧叫了五十多名警察,拉响警报,一路横冲直撞赶往皇家一号。 皇家一号是他的一条大财路,每个月都是上百万啊,他绝不能让皇家一号这只下金蛋的鸡被人给毁掉。 莫天雷快速赶来之时,杨伟石在至尊包房里面,已经对芝兰上下其手了,他的手已经钻进了芝兰的超短包裙里面,弄得芝兰低吟出声。 陈兰满脸羞红,她想到了沈非的吻,想到了做的那个关于沈非的春梦。杨伟石手在芝兰身上,目光却盯在陈兰身上,看到陈兰一脸羞红,杨伟石色心大起,再也忍不住,抱着芝兰往陈兰走去。 “美人儿,你太漂亮了,你的一切,都让我心动!”杨伟石说着,伸手去摸陈兰前面的山峰,陈兰忙闪躲开,芝兰又拉住杨伟石的手,美腿抬在杨伟石的腹部下面,边上下移动边嗲声道:“杨少,你不能不管人家啊。” “不慌,等我先吃了她再来管你!”杨伟石猴急得不行,放开了芝兰,朝陈兰扑去,芝兰忙将杨伟石抱住,“杨少,你先管人家嘛,我都忍不住了。” “忍不住也得给我忍,我现在只想玩美少妇!” 听到杨伟石的话,芝兰心中焦急不已,这个杨伟石明显就是色中饿鬼,她已经拉不住杨伟石了,可沈非还没有赶来。 芝兰不知道沈非还要多久才能到,她只知道必须要拖延时间,这是她摆脱钱军的唯一希望。于是,芝兰扑上去,抱住杨伟石,尽力诱惑道:“杨少,人家想要嘛,你就给人家吗?” 啪! 杨伟石甩了芝兰一耳光,“臭婊子,你妈的别当老子是傻子,你拦着我是不是不想让老子玩她?麻的,你再拦老子,老子就把你毁了!” 说完,杨伟石急不可待地冲向陈兰,芝兰赶紧冲上去抱住杨伟石,嘴里说道:“姐姐,你快跑出去,快跑!” 虽然芝兰清楚陈兰跑出去也不是什么好事,可现在能多拖延一点时间算一点。杨伟石转身抓住芝兰的头发,一脚将芝兰给踹开,“麻的,老子一会儿再收拾你。” 杨伟石又冲了上去,边冲还边将衣服给脱掉,陈兰慌忙跑开,杨伟石银笑道:“美人儿,你别跑,你好好伺候我,我不会亏待你的,我让你天天穿世界名牌,开豪车,拎豪包,吃山珍海味!” “你滚开!我不要看见你!” “麻的,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乖乖让我玩,好好满足老子,我会对你好一点;你要是不配合,非得让老子用强的,那你的日子一定会很难过!” “救命啊!救命啊!” 陈兰大声呼救,杨伟石狞笑不已,“没有人会来救你的,在这里,没有我的吩咐,不会有人进来!更不会有人冲到这里来救你,就是警察都不行!” 说话音,杨伟石已经将陈兰逼入了死角,陈兰逃无可逃,杨伟石再次抓向那美丽的山峰,就在这时,“砰”地一声,至尊包房那质量上乘,价值十多万的门,被生生踹飞了。 沈非走了进来,看到包房里的场景,冲过去一脚踢飞杨伟石,直接将杨伟石踹进墙壁里面,对陈兰说道:“兰姐,对不起,我来迟了。” “沈非!” 陈兰喜极而泣,猛地站起来,冲上去抱住沈非,抱得那么紧,就像要把沈非抱进她的身体里、心里面一样。 秀美高耸的山峰,摩擦在沈非胸口,沈非也用力抱住陈兰,“兰姐,没事儿,有我在这里,不会再有人欺负你。” “他们要逼我做那事,我没有答应,我没让他碰过我。”陈兰情不自禁地向沈非解释,生怕沈非误会。 “我知道,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 沈非目光无比冰冷,芝兰看到沈非闯进来,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她知道沈非能冲进来救了陈兰,就说明钱军和他的兄弟们全都被放倒了,现在她已经赌赢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就看沈非的能量够不够深厚了。 墙壁里的杨伟石,怒火中烧,他完全没去管他的处境,他眼睛里只有陈兰这个美艳无比的少妇,被另外的人抱在怀里,杨伟石厉吼道:“臭小子,把我的女人放开,不然,老子杀了你。” “兰姐,你先到一边!” 陈兰去把芝兰扶了起来,沈非走到杨伟石面前,一耳光甩在杨伟石脸上,“你来杀老子啊,来啊!” “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老子管你是谁,你就是天王老子,老子也要废了你!” 沈非又是一耳光甩去,杨伟石疯了,虽然已经三十五六了,但他一直养尊处优,走出去哪个不奉承他?现在这小子竟然敢甩他耳光,杨伟石没了理智,吼道:“我哥哥是你们西川省的副省长,你打我,你死定了。” 在杨伟石看来,只要他报出名头,沈非就不敢再对他动手,还会向他求饶,到时他再好好羞辱沈非,当着他的面将他的女人给玩了。 然而,杨伟石想错了,他报出身份之后,沈非直接左右开弓,甩了他二十多个耳光之后,才停下来,冷声说道:“有个副省长哥哥就了不起吗?就可以欺负老子的女人吗?” “你……” 杨伟石蒙了,没想到沈非一点都不怕。 陈兰眸子里亮光大闪,眼角有晶莹泪珠流淌出来,沈非为了她,竟然不惜得罪身份这么大的人。 这一刻,陈兰心里装满了沈非! 芝兰眼里满是羡慕,她心里想着当年她落入钱军魔掌的时候,为什么没有一个像沈非这样的人来救她?如果有那样一个人,她肯定会以身相许,爱他一辈子! 杨伟石回神,再一次吼道:“臭小子,我姓杨,你知道杨代表着什么吗?” “当然知道,不就是畜生吗?” “你……” “别担心,我是神医,这畜生病,我能治!” 沈非出手点穴,施展“酷刑”。当即,杨伟石感觉到老二部位传出一股剧痛,软得就像一条毛毛虫,杨伟石惊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当不了畜生!或者说,畜生不如!”沈非不再管杨伟石,牵着陈兰的手,“兰姐,我们走。” 芝兰心惊,可怜兮兮地看着陈兰,陈兰说道:“沈非,是她救了我,要不是她帮我,我可能都被……” 沈非看向芝兰,他认出了芝兰,说实在话,他对芝兰的第一印象并不好,不是因为她是小姐,而是因为那晚芝兰和陈强在一起,还帮陈强说了话。 不过,现在她救了陈兰,对他来说,就是有恩,毕竟兰姐要是被污辱了,那兰姐肯定就会寻死,所以,这个恩还是大恩。 沈非说道:“谢谢你,我可以答应你一个条件!” “你能把我一起带出去吗?” “恩?” 沈非疑问,他原以为芝兰是自愿的,听这话的意思,好像另有隐情。 芝兰看到沈非神情,自嘲一笑,“你以为我是自愿的对吗?”不等沈非回答,芝兰便继续说道:“一年前,我爸迷上了赌博,输了倾家荡产不说,还欠了上百万的外债,每天被人逼债,动不动就有人打他、砍他。” “这些人还找到了我,说父债女还,我要不还,他们就要杀死我爸,把我爸沉到锦江里面!我妈在我两岁的时候便离家出走,我是我爸拉扯大的,我爸为了养我,送我上学,吃尽了苦头,我当然不能让他们杀死我爸!” “没办法,我只得答应他们还钱!可他们却只给我三天时间,三天时间我根本挣不了一百万!就在我绝望的时候,钱军找到了我,帮我还了钱,然后我被带进了皇家一号!” 听到芝兰这么一说,沈非皱眉,“钱军有问题!” “是的!我一直怀疑,我爸从来不打牌,怎么会迷上赌博呢?后来我无意中知道,这一切都是钱军布的局,是他们专门挖坑让我爸输的,目的就是让我在皇家一号里面卖身。” 芝兰满脸气愤,“虽然我知道了真相,可我根本不敢乱动,钱军的势力很大,我爸都在他的监视之中,要是我离开这里,钱军肯定会对我爸下手,我的下场也会很惨,所以,我只能在皇家一号里强颜欢笑,用身子为钱军赚钱!” 说到这里,芝兰满眼期待地看着沈非,“当我知道姐姐和你有关系的时候,我便决定赌一把,所以我帮姐姐挡住的杨伟石,就是想让沈少救我出苦海!” “你不用担心了,今天之后,钱军的势力在土崩瓦解,他会被判处死刑!或者,他会坐一辈子的牢,痛苦一辈子!反正,他再也威胁不了你,从现在起,你自由了!” “谢谢沈少。” 芝兰感激不已,沈非脑海里第四层红色光圈暴涨到五分之二,这浓浓的感激,说明芝兰所说是真,沈非说道:“这是你应该得到的!走吧,顺便去报报仇,出口气!” 沈非牵着兰姐往下走,芝兰跟在另外一边,感觉浑身轻松。这个时候,杨伟石终于发现他的状况,大声喊道:“快把我放下来,我是杨家的人,我哥哥叫杨……” 杨伟石喊得很大声,可沈非他们却充耳不闻,沈非三人走到钱军面前,钱军忍痛冷笑,“沈非,你以为打倒了我,你就赢了吗?我告诉你,你惹大祸了,杨少是你根本惹不起的人!还有,我已经报了警,警察马上就来了!” 钱军刚说完,便有一个暴怒的声音响起,“是谁在皇家一号打人行凶?一定要抓回警局,绝不能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