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你想杀我? - 妖孽狂医

第六十六章 你想杀我?

莫天雷以从未有过的出警速度到达了皇家一号,看到被打趴在地上的保安,莫天雷愤怒到了极致。 当然,莫天雷不是因为保安受伤愤怒,而是因为皇家一号是他罩着的地盘,竟然敢有人不给他面子! 更是因为这些保安被打了,事情闹得如此大,绝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恢复过来的,每耽搁一天,他口袋里的钱就要少上好多叠。 所以,莫天雷愤怒到了极致,他一路冲一路喊,“是谁在皇家一号打人行凶?一定要抓回警局,绝不能放过!” 莫天雷吼得疯狂,当他吼道钱军所在处,张口就要再次吼出声时,莫天雷突然看到了沈非。 他怎么会在这里? 难道说在皇家一号里面闹事的就是他吗? 想到沈非眨眼之间就夺了他的枪,想到沈非踢得他快要痛晕过去的那一脚,莫天雷心里生出一种极度不妙的预感! 如果真的是他在闹事,那麻烦就大了! 莫天雷赶紧将怒火压下,挤出笑容说道:“您是来这里玩的吗?” “那些人是我打的!” 沈非答非所问,可说出来的却正是莫天雷心里想问的,也是莫天雷最不想听到的话,那些保安是他打的,闹事的是沈非,他该怎么办? 若是换一个人,他立马就让手下将其给铐住,暴打一顿,甚至是朝他开枪,要了他的命,他有的是办法交差。 可是,这个人偏偏是沈非! 沈非是顾东来的女婿,能够让宋文飞深深畏惧,这一切都说明沈非的能量很大,别说开枪杀了沈非,就是惹了沈非,他都将死无葬身之地。 陈兰见到一大帮警察,担心不已,紧紧抓住沈非,可感觉到沈非的手在她手心里划圈,她的心定了下来,再无所惧。 芝兰却是清楚地看到莫天雷的顾忌,她心里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莫天雷这个公安局长都怕了,足以证明沈非的能量很大。她看向沈非的眼睛里,多了崇拜,心里还生出了另外的想法,她想着以后怎么活! 钱军却没注意到这些,被熊熊怒火包围的他,大声吼道:“莫局长,闹事的人就是这个叫沈非的家伙,快点把他抓起来,不,是杀了他!” 莫天雷眉毛直挑,他也想杀,毕竟钱军和他关系太深,他和皇家一号的牵扯太多,若是皇家一号出了问题,他只怕就不是局长,而是囚犯了。 可是,他不敢杀啊!杀了沈非,事情会闹得更大! 莫天雷心里想着怎么解决眼前的事儿,嘴里却冷喝道:“钱军,你怎么惹到沈少了,赶紧给沈少道歉!” 听到这话,钱军蒙了,因为陈强一事,他调查过沈非,可沈非家里并没有什么厉害的人物啊,他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能量,连莫天雷这个局长都怕他! 给沈非道歉? 钱军绝不可能,他绝不会向沈非低头,他可是道上鼎鼎大名的军哥,怎么能向这样一个臭小子道歉? 这时,沈非已经走到钱军的面前,对莫天雷冷声说道:“莫局长,你觉得钱军逼我兰姐为娼,把我兰姐当礼物送给其他人,是一个道歉就能解决得了的吗?” 话音落下,沈非一脚踩在钱军的脚上。 咔嚓声爆响。 钱军左脚被沈非生生给踩成了肉泥,钱军发出杀猪般的嚎叫,眼里惊恐不已,这样的折磨,他也看到过,却都是他折磨别人,让别人生不如死,可现在被折磨的却成了他自己! 莫天雷等一大帮警察,看到沈非的一脚威力,大惊失色,就连抓枪的手都颤抖不已,他们心里都在想着,他的脚是铁锤吗? 沈非又道:“我要的不是道歉!我要的是公道,是百倍偿还!” 咔嚓! 沈非又踩下一脚。 “我之前就告诉过你,我会治畜生病!现在我就治给你看!保证药到病除!”沈非狂踩下去,脚似重锤,疾速如风。 不过十秒钟,钱军左腿就被踩废了,血溅了一地。钱军凄厉的叫声,传到那帮警察耳朵里,让他们身子变得无比冰凉,特别是莫天雷,他可是直接惹到了沈非的人! 沈非看向莫天雷,“莫局长,你说他有没有罪?” “这个……要经过调查才知道!” “是啊,要调查才知道啊!”沈非抬脚再踏,将钱军老二踩爆,继续问道:“那莫局长你想怎么调查呢?是在这里看戏呢?还是让人去找他的犯罪证据呢?” “我……”莫天雷看到钱军老二被踩爆的画面,他感觉自己的两颗蛋蛋很痛,也像是碎了一样,“我这就叫人去搜!” 痛苦万分的钱军,此刻眼睛里涌出了浓浓的愤怒,听到莫天雷要去查他,钱军狂吼出声,“莫天雷,你想抛弃我?你休想,这皇家一号你还拿两成干股,每个月你都从我手里拿出上百万,你还要抓我?” “钱军,你少血口喷人!”莫天雷惊慌无比地吼来,然后又对沈非说道:“沈少,你别相信他的话,他是乱说的,乱说的。” “他是畜生,我当然不会相信他的话!”沈非冷声说来,莫天雷心中一松,却又听沈非说道:“不过,要是有证据的话,我会相信证据!” “证据我当然有!就在我办公室里墙壁暗格里的保险箱里面!有莫天雷拿钱的每一笔记录,还有莫天雷帮我走私白粉的记录,更有莫天雷在这里面嫖女人的视频!” 钱军疯狂地吼着,莫天雷将枪对准钱军,“钱军,你再诬蔑我,我就立马抓捕你,你要敢拒捕,我就枪毙你!” 听到这话,钱军狂笑起来,“莫天雷,你以为杀了我,那些证据就能落在你手上吗?我相信你应该很清楚,有沈非在,你就拿不到证据!” 莫天雷看向沈非的眼睛里有了寒意。 钱军继续吼道:“所以,你现在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杀了沈非,你亲自去把证据毁掉,然后再杀了我。” 莫天雷意动,心生杀机。 “对了,我再告诉你一个消息,上面还有一位杨少,他可是咱们西川省杨省长的弟弟!有杨少在,沈非再大的能量都不行!沈非坏了杨少的好事,你要杀了沈非,杨少一定会感激你,到时你搭上杨少的线,肯定能够当更大的官!” 钱军的话,让莫天雷身上血液加速,脱口问道:“真的?” “当然是真的!还有,你想当更大的官,发更大的财,那就把这个叫陈兰的美少妇送给杨少,杨少就好这一口!莫天雷,不杀沈非,你就死定了!你只有杀了沈非,才能有一条活路!” 莫天雷完全心动了,他怕的就是沈非背后的能量,如果搭上杨少的线,那就用不着顾忌了,沈非能量再大,还能大得过有个杨省长吗? 虽然沈非是顾东来的女婿,但是,莫天雷相信余为民恨不得沈非去死,余为民本就是那种心胸狭窄的人,沈非今天狠狠落了余为民的面子,让余为民出尽了丑,他杀了沈非,只会让余为民更高兴。 只要有余为民保他,顾东来的攻击就根本不用怕! 再说,他要想活着,要想活得更好,除了杀死沈非之外,别无他路! 莫天雷盯向沈非,满眼杀机。 沈非笑道:“你想杀我?” 莫天雷将枪对准了沈非,“你打伤了一百多人,将皇家一号的老板钱军打成了重伤,你犯了法,你犯了罪,为了正义,我要抓你!” “好一个为了正义!我一直觉得我很无耻,和你一比,我才发现,我是那么的纯洁!那么的高尚!” 沈非拍着手说来,钱军狂笑起来,“姓沈的,你不是很厉害吗?你能抢一只枪,还能抢掉几十把枪吗?反正我都被你废了,我根本就不怕死,你呢?你现在心里怕得要命吧?哈哈哈哈……还有你的女人,最后还是会送给别人玩,你救不了她,哈哈哈哈……” “死?你觉得你有死的资格吗?我要你生不如死!我要你活活痛死!我要你在监狱里,受尽一切折磨!” “你都要死了,你做不到的,哈哈哈哈……” 钱军笑声十万分的嚣张,沈非出手如电,在钱军的十多个穴位上面施展了“酷刑”手段,当即,钱军的笑声变成了痛苦的惨叫声,钱军感觉有无数把锯子,锯在他的血肉上面、骨头上面。 又像是有千万把钝刀,拼命割着他的身体的每一处!这种痛苦,根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钱军痛得用脑袋不断撞在地上。 莫天雷等一帮警察看得心惊不已,不敢再耽搁,厉声吼道:“大家一起开枪,绝不能让这个犯罪分子逍遥法外!” 这帮警察都是莫天雷的人马,平时也得了皇家一号的不少好处,听到莫天雷的命令,他们全都举起了枪! 陈兰紧紧抓住沈非,嘴里直说道:“沈非,你不要管我,快走!”说着,陈兰还挡在了沈非的前面。 芝兰同样往前跨出了一步,她想得很明白,沈非要死了,莫天雷肯定不会放过她,无论是从立场,还是她知道的秘密来说,她都得死。 只有保住沈非,她才有命活。 看到陈兰拦在前面,沈非心里满满的感动,他知道这是陈兰在乎他、关心他;而芝兰的反应,却是出乎他的意料。 心念一闪,沈非将两女拉到身后,笑道:“美女们,我可是个货真价实的纯爷们儿,怎么能躲在女人的身后呢?” “沈非,我……” “兰姐,我会为了你,保证自己身体不受到一点伤害,不就几十把枪而已,伤不到我的!当然,如果兰姐亲我一口,那我就会能量百倍了!” 沈非还在逗趣着,陈兰却是捧住沈非的脸,直接吻在了沈非的唇上,沈非一愣,随后更加狂热地吻了上去,还用舌头叩开了贝齿,你侬我侬。 莫天雷看到这一幕,更是愤怒,沈非竟敢如此无视于他,不过,莫天雷又想到如果将这一幕让顾东来看到,他多半不会帮这个女婿说什么话了吧。 这么一想,莫天雷拍了个照片,然后将枪瞄准了沈非,冷笑着说道:“沈非是个极度危险的人物,绝不能给他半点反抗的机会,全都给我瞄准沈非,开枪!”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