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我要的,是你生不如死 - 妖孽狂医

第六十七章 我要的,是你生不如死

砰砰砰砰砰…… 枪声密集如雨,瞬间朝沈非倾泻过去,枪雨如网,将还在热吻当中的沈非与陈兰笼罩! 莫天雷看到这一幕,笑容更冷了,子弹都射出去了,沈非还在吻,他死定了。就算他现在反应过来,想要躲闪,也根本躲闪不了! 无论怎么说,沈非必死无疑! 沈非一死,他就将钱军,还有那个红牌小姐芝兰一起给杀掉,然后把钱军留下的证据全都毁掉;再往上报,说沈非拿刀砍人,坐实他恐怖分子的身份,让顾东来无力反驳;当然还要结交上那个杨少,应该沈非身后的能量! 只要将沈非的罪名坐实,上有杨少,下有余为民,他莫天雷就不会有事,而且还有可能往上爬,当更大的官,贪更多的钱。 莫天雷心里闪过无数念头,给沈非安下了千万种死法,也就在这时,沈非离开了陈兰的唇,双脚连踢在之前被他打倒在地的保安身上。 这些保安飞在了空中,沈非抓住其中一个,旋转起来,这个保安顿时成了肉盾,挡住了疯狂射来的如雨般子弹。 剩下的保安身子,撞在莫天雷等一帮警察身上,不少人被撞倒在地,莫天雷心惊不已,这么多子弹竟然都没有打死沈非,莫天雷心生恐慌,嘴里大声喝道:“快点开枪,不要停,开枪开枪……” 正喊着,莫天雷看到一只脚出现在他的眼前,当他刚刚意识到这只脚是属于沈非的时候,沈非的脚已经踩在他的脸上,将他的话给踩了回去,莫天雷那张脸直接被踩扁。 沈非提脚再踩,这回踩在莫天雷拿枪的手上,只听得“咔嚓”一声裂响,莫天雷右手生生被踩碎,莫天雷痛叫着,沈非却冲向了其他警察。 子弹确实很吓人,即便沈非四次脱胎换骨,可他中了弹,一样会悲剧,但是,沈非的速度很快,虽然还比不过子弹,却比那些警察的反应速度快了许多。 所以,没有子弹能击中他,可他每一次攻击,却都能放倒一人。沈非在这群警察里面,就如同是一头狮子。 陈兰震惊地看着眼前的画面,她觉得就像是在看美国大片一样,她的目光一直落在沈非身上,随着沈非而动,沈非的身影完全融进了她的心里。 芝兰两眼放光,她对于强者有着一种不可抵挡的崇拜,此刻,在她的心里,沈非无疑就是一个强者,一个强大的男人,在这种刺激的环境下,她感觉自己的身子起了反应。 也就在这一刻,芝兰知道自己以后该做什么了,她以前无数处的想过,当她脱离钱军的掌控,得了自由之后,她就当个平凡女人,找个普通男人结婚生子,只要那个男人心里有她,那男人出轨也无所谓。 可她又无数的反驳过这个想法,她一个小姐,红得发紫的小姐,与很多个男人上过床,她的男人真的会容得下吗?她的身子已经不干净了,他的男人会不在乎吗?要是别人知道了她的身分,她的男人还会护着她而不是骂她婊子吗? 她反复思量的答案,就是不可能! 她已经黑了,不可能再变白了,享受不到平凡女子的那种平淡如水,却温馨有爱的家庭幸福。 而且,不说别人,就说她自己,她也不一定能够适应那样的生活,最简单的一点,她靠什么而活?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她很纠结。 但是现在,看到强大到如此地步的沈非,芝兰不纠结了,既然男人会建议她曾经当过小姐,那她就不用委屈求全照顾他、服侍他!既然当不了平凡女子,那就当她自己的女王,做一些轰轰烈烈的事! 芝兰的决定,便是跟随沈非! 她不奢求沈非会爱她、会上她,更不会妄想当沈非的女人,她只想跟随他,为他做事!虽然沈非年轻,但他的实力很强,他的能量很强! 虽说至今为止,还没有听到过关于沈非的名号,可她相信,有着如此实力、能量的男人,绝不可能最一个默默无名之辈,绝不可能如此渺小。 迟早有一天,沈非会光芒万丈的! 而且,沈非是一个重情重义之人,为了苏锦瑟,他敢直面陈强;为了陈兰,他可独闯皇家一号,敢与杨伟石做对! 沈非的一切,都吸引着她,她见过很多很多的男人,各色各样的都有,但无论他们多么有钱,无论他们多有身份,在她心里,都抵不了沈非十万分之一。 她相信,如果她现在跟随了沈非,以后沈非站在众人之巅时,绝不会亏待了她!沈非光芒万丈,她就当一粒能够折射、反射他光芒,让他光芒更加耀眼的尘埃吧! 当芝兰心中思绪落定,沈非也搞定了,赶来的警察,无一例外都倒下了,他们手中的枪,掉得不远,就在他们的面前,可是他们却捡不起来,他们的手很痛很痛。 痛苦当中的钱军,看到这一幕,更加痛了,这回是心痛,他不惜说出莫天雷的证据,就是要逼得莫天雷杀沈非,要用他的命换沈非的命。 事情的发展和他所想的一样,莫天雷真的决定杀沈非了,可结果却是如此不堪,如此让他绝望,沈非的实力强到了他根本想象不到的境地。 这个时候,钱军想到了沈非之前说的要让他生不如死一类的话,他怕了,他不怕死,他享受过常人无法想象的东西,死了就一了百了,可现在他却死不了,死不了就得遭受无比恐怖的罪。 他不要! 但他现在无法反抗! 钱军后悔了,后悔惹上了沈非这个人,要不是沈非,他仍然是道上有名的军哥,仍然可以抽雪茄,喝十多万一瓶的红酒,可以玩各式各样的女人,现在他什么都不是,连一个垃圾都不如。 莫天雷也后悔了,他很清楚杀不死沈非有什么样的后果,不用顾东来出手,只要找出他和皇家一号的牵扯,他就完了,彻底的完了!可是,莫天雷不清楚,为什么沈非能这么强! 沈非走到了莫天雷的面前,“我告诫过你,不要再用枪指着我,你指着我,我就会让你生不如死的!可你偏偏不信!” “沈非,你饶了我,我可以给你很多钱,一百万!” “不够!” 听到沈非说这样的两个字,莫天雷不忧反喜,沈非说不够,那就说明沈非还是要钱的,只要沈非想钱,他就有活命的希望,只不过是给钱的多少问题罢了。 当即,莫天雷再次开价,“五百万!” “不够!” “一千万!不,两千万!” “还是不够!” “五千万!这是我能拿出来的极限,只要你放了我,我就给你五千万!” “不够的,无论你出多少钱,都是不够的!”沈非摇了摇头,“因为我要的,是你生不如死!” 沈非施展“酷刑”手段,立马,莫天雷和钱军一样痛叫起来,莫天雷痛嚎着,嘴角的鲜血生生被他嚎了出来。 “这只是刚开始!” 沈非冷冷说了一句,然后拔打了顾妙暄的电话,“想让你老爸升官,手中权利变得更大,就让他立马赶到皇家一号来!” 说完,不给顾妙暄回答的机会,沈非就挂了电话。随后,沈非走到陈兰面前,陈兰满脸惊喜,眼角有着泪珠儿,沈非笑道:“兰姐,英雄归来,不献上一个香吻吗?” 陈兰吻了上去,两人再一次热吻起来,芝兰在一旁看到,脑海里却是情不自禁浮现出沈非吻在她唇上的画面。想着,芝兰身上某处部位有些湿润了,虽然她和不少男人上过床,但她从来没有如此动情过,她觉得,沈非那强大的实力,就是她的致命催情药! 沈非在上面热吻着,下面的人却是越来越慌乱,他们看到莫天雷带着警察冲了进来,毫无疑问,莫天雷是来帮钱军压阵的,在他们的想象当中,要不了多少时间,沈非就会被警察押下来。 可枪声都响了,还过了这么长的时间,却没有人下来,有胆大的人走到上面来看了一眼,却是看到莫天雷和钱军像被人阉掉的疯狗一样痛叫着,其他的警察则倒在地上,满脸恐惧。而他们认为悲剧的沈非,却搂着一个美少妇热吻。 这一切,完全巅覆了他们的想象,他们怕了,不敢再看下去,转身狂逃,生怕被沈非打了。与此同时,顾东来正带着宁安平一帮警察,亲自赶来皇家一号。 沈非与陈兰足足热吻了六分多钟,沈非的手已经滑到了陈兰的下面,还是陈兰猛然想起这是什么地儿,这才推开了沈非,结束了热吻,可她的那个地方,已经湿得不行。 “兰姐,好香!真想吃到更香的地方!” “坏蛋,这里还有他人呢!” “那咱们找个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地方,继续吃?” “啊……” 陈兰惊呼出声,摇头不已,可她心里却知道,在刚才那种心境下面,如果换成两人独处一室,她真的愿意让沈非吃掉她久旷的身子,她心里的火比沈非可一点都不少。 沈非笑着说了一会儿,扫了一眼芝兰,却是发现芝兰的脸色红润无比,有一种容光焕发的感觉,沈非奇怪地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芝兰羞涩了,在皇家一号磨练了一年多的她,早不知道羞涩为何物的她,此刻却是真真正正的羞涩了,她觉得这种感觉很美妙很美妙。 不过,芝兰很快控制住了自己的心境,现在是一个非常关键的时刻,虽然她打定主意要跟随沈非,可沈非答不答应让她跟随,她真的没有底,毕竟她只是一个小姐而已,虽说是头牌,但还是小姐。 芝兰认真地问道:“沈少,我想跟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