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你怕了? - 妖孽狂医

第六十九章 你怕了?

顾东来带着人冲了进来,一路冲到五楼,看到一地的保安和警察,还有痛嚎的钱军和莫天雷,顾东来心里第一时间涌出来的是惊喜,他早就知道皇家一号有问题,知道莫天雷与皇家一号,与钱军非常紧密的关系,他还收到过这方面的举报,可没有证据,他也动不了他们。 现在好了,事情闹得这么大,他就有了插手的借口,顾东来立马对宁安平说道:“你带一队人,将皇家一号好好搜一搜。” “是。” 宁安平更加兴奋,只要他搜出东西来,莫天雷就完蛋了,而他就能前进一步,坐上局长宝座了;转身的时候,宁安平从沈非身上扫过,目光热切无比。 顾东来对沈非说道:“这些,都是你做的。” “还能有别人吗?” 沈非淡淡说来,顾东来早猜到这一点,可听到沈非承认,顾东来这个锦城市的二把手,心里还是止不住地涌出惊涛骇浪,这小子太强悍了,上百名提棍拿刀的保安,几十名持枪警察,全被他放翻了! 而他竟然没受一点伤,身上没染上一滴血,甚至衣服、发型都没有乱,这究竟要强大到何种程度才能做到这一点,顾东来想到在家里对沈非的大吼时,心里不由有些发慌。 这时,沈非又说道:“对了,上面还有一个,自称他哥哥是副省长!” “副省长?” 顾东来万分震惊,对有着这种身份的人下手,绝对会引起大地震啊,顾东来以最快的速度跑到至尊包房里面,看到墙壁里面的杨伟石,顾东来对沈非的强大,又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 与此同时,顾东来相信了妻子说过的话,相信女儿真的被沈非给拿下了,这样一个实力强悍,又有厉害医术的人,确实有资格征服她女儿。 杨伟石看到顾东来,忙命令道:“你!快点过来把我拉出来!” 顾东来眉头一皱,“你是谁?” “我叫杨伟石,我哥哥叫杨伟先,是西川省的副省长!”杨伟石底气十足,狂妄地吼着,“快点把我弄出来,不然,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听到“杨为先”三个字,顾东来心里一惊,因为杨为先在省里的权利不小,而且他还是余为民的后台,和他不对付,如果杨为先知道他弟弟在这里受了这么多罪,那他可就惨了。 顾东来对于能查出皇家一号,扳倒莫天雷,扶自己人上位的喜悦已经消失得干干净净,杨为先是一尊大神啊,他发怒自己不一定顶得住。 赶紧的,顾东来对跟上来的警察说道:“把杨先生拉出来!” 两名强壮精悍的警察,一左一右拉杨为石,可他们用尽了全力,杨为石仍然紧紧卡在墙壁里面,他们怎么也拉不出来。 顾东来见状,对身后的秘书高恒说道:“去把沈非叫上来。” 高恒赶紧转身下来,来到沈非的面前,笑着说道:“沈少,老板叫你上去一趟。”高恒对沈非的态度相当好,不仅是因为沈非能打,更因为沈非是老板的女婿。 “你们在这等我一下。”沈非对陈兰和芝兰说了一句,走到包房里面,笑着对顾东来说道:“市长大人,你怕了?” 听到这话,顾东来很不爽,冷声说道:“把他拉出来!” “你在命令我?”沈非淡淡说来,走到杨为石面前,一拳砸在杨伟石身上,生生将杨伟石砸进去十厘米,杨伟石再吐鲜血。 沈非继续说道:“因为他喜欢玩美少妇,所以钱军找了兰姐当礼物送给他,如果我来迟一步,他便会做出禽兽、畜生之事!而你,锦城市的父母官,一市之长,你不为民申冤,却让我放了他?” 顾东来眉间皱成了一座山,沈非的话像刀子一样扎在他的心里面,他知道杨为石来这里多半有违法犯纪之事,但是,他真不能抓他,“沈非,这件事关系很大!” “很大?不就是因为你怕得罪了大人物,从而丢了官位而已!”沈非再次将杨伟石砸进去十厘米,杨伟石厉声吼道:“我知道你,你叫顾东来,你快让警察把他枪毙了,不然我让你做不成市长,让你……” “聒噪!” 沈非又砸了一拳,杨伟石大半个身子都被砸了进去,然后转头盯着顾东来,“想一想,如果他要玩的,不是兰姐,而是你女儿,你还要让我放了他?” 顾东来心生杀机,他还真想让警察把沈非抓起来,可下面的事实告诉他,这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到了这一步,就算他将杨伟石拉出来,那杨伟石已经恨上了他,自然他身后的杨为先就会对付他。 既然这样,只有把杨伟石当敌人一样对付了,而且,他还真的很讨厌杨伟石这样的人,惩治了杨伟石,他的心里会更好过一点。 不过,想到沈非竟然逼得自己跟他一条路走到黑,顾东来还是很不爽,冷冷说道:“那你就让他开口,把他所做过的坏事说出来!” “你做出了正确的选择!”沈非一笑,杨伟石还在狂吼道:“沈非,我记住了,你叫沈非!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的,还有你,顾东来,你们一个都跑不掉。” “既然你这么喜欢说话,那我就让你说个痛快!”沈非将最凶残的酷刑施展在杨伟石身上,杨伟石发出了一种就像不属于人世间的痛叫声,顾东来都听得头皮发麻,沈非笑道:“相信你能忍住所有的剧痛,不会说出你所做过的坏事。” “我说!我说……” 杨伟石每一颗细胞都被痛苦浸泡,他哪里坚持得住,开口说着他所做过的坏事,为了一个他看上的美少妇,不惜制造车祸,让她的丈夫孩子死于车祸当中;用他的关系,低价拿地;为了更大的利润,修建豆腐渣工程…… 一件又一件坏事从杨伟石嘴里说出来,不仅包房内的两名警察,就是顾东来都听得胆战心惊,而沈非觉得他给予杨伟石的痛苦,还是太少了。 顾东来一边将杨伟石所说之话记录下来,一边吩咐两名警察去查找在锦城市内的证据;同时,还打电话给他身后的人,让他安排去查找证据。 说了三十多分钟,杨伟石才将他所做坏事说完,顾东来看向沈非,“把他拉出来,最好再治好他的伤,不然对你,对我,对很多人都不利。” “你能将他绳之以法,对吗?” “是的!” 顾东来重重点头,只要有足够的证据,扳倒杨为先是不成问题的。沈非这才将杨伟石从墙壁里拉出来,解除他的酷刑和伤势,但并不是完全解除,杨伟石的老二部位仍然隐隐作痛。 杨伟石自觉从痛苦中挣扎了出来,厉声吼道:“你们竟然打我,对我滥用私刑,我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以为有了那些东西,就能治我的罪吗?真是笑话!” “你可以闭嘴了!” “麻的,你有什么资格让老子闭嘴,我的哥哥是……” 杨为石吼得正欢,可当沈非的手指在他脑门心、喉咙的穴位处施展“酷刑”之后,杨为石张嘴,却再也吐不出一个字来。 顾东来感觉自己就像是在看电影一样,沈非边往外走,嘴里边说道:“下面两个人,你也可以这样!剩下的事,就交给你了,希望你能说到做到!” “你等一下!”顾东来大声喊到。 沈非停在门口,“市长大人,你还有什么吩咐?” 顾东来一步一步走向沈非,心里思绪狂涌,沈非今天的所做所为,不管是将他从鬼门关拉回来,还是大闹皇家一号,暴打杨为石,都让他震惊不已。 就凭这些表现,足以说明他女儿的目光很准,没有看错人,沈非说的三天就赚一千万,他相信沈非会做到!但是,顾东来心里更加坚定地反对沈非和女儿在一起,沈非这样的人,绝不是她女儿的良配。 一来,沈非这种无所顾忌的人,会惹很多很多的事,不说别的,杨伟石就是一个大祸,他听说杨为先是从京城来的,天知道杨为先身后有什么能量,他们会轻易放过沈非吗? 肯定不会! 女儿跟沈非在一起,那女儿就会面临危险,他不想女儿处于一个危险的环境! 二来,沈非这么强大,绝不是她女儿能守得住的,身在官场当中的他非常明白,能量越大的人,女人就越多,这样的事他见过很多。 看看那两个女人就知道了,沈非现在还算是声名不显,身边就有两个美丽的女人相伴,谁知道沈非以后身边还有多少女人。 他不能让女儿与众多女人一起,分享沈非这个男人。 沈非,就是一个火坑! 他绝不能让女儿跳进火坑里面!哪怕他拆散女儿,会让女儿很痛苦,甚至绝望,他也不会答应,短痛不如长痛! 念头转过,顾东来走到了沈非面前,一字一句地说道:“沈非,你的救命之恩我会报!但是,请你离我女儿远一点。” 沈非听来,知道顾东来也误会了,他懒得解释,淡淡一笑,“是你女儿一直在找我,再说了,你女儿已经随便我怎么样了,再离得远,又有什么意义呢?” “你……” 顾东来才吐出一个字,沈非已经跑下了楼,顾东来气得满脸铁青,捏紧拳头说道:“我绝不会让你欺负我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