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泡妞秘诀 - 妖孽狂医

第七章 泡妞秘诀

教室里的人都以为沈非被顾妙暄喝令出去,是壮士一去不复返的节奏,结果沈非是挥一挥衣袖,不带走半片云彩,留给他们无尽的震惊! 沈非摸了有着“李莫愁”外号的顾妙暄老师的手,可他却一点事都没有,还能那么潇洒的离开,沈非到底对老师说了什么,做了什么,让老师傻成这副模样。 燕南天三人相视一眼,打定主意今晚一定要逼供,非得让沈非好好交待!林莎惊讶之中多了几分好奇,她本以为沈非就一个穷吊丝,可现在沈非能抱苏锦瑟,还敢摸顾妙暄的手,这可不是一个穷吊丝能做得到的,想到还欠沈非一个吻,林莎心情就复杂得很。 很快,顾妙暄回过神来,调整好心情,冰冷地说道:“上课!”顾妙暄继续讲解着穴位,可她脑海里却不断回响着沈非说的那些话,感觉着身体里涌着的舒服感,顾妙暄心里对晚上有了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期待,她想看看合谷穴是不是真的有治失眠的功能。 当众人震惊之时,沈非已经在外面四处做好事,一大下午,沈非替别人指路,扶老太太过马路,帮别人推东西,做了不少好事,可是他得到的“感恩之心”能量少得可怜,很多人更是怀疑他的动机,以为他有什么企图,对他充满了警惕。 对此,沈非也只能是一笑了之,他早就知道得到别人的感激不是那么容易的,没有讹他,他就已经谢天谢地了。沈非总结了一下,还是给人治病得到感激的概率要大一点。 六点过的时候,沈非接到了何小秋打来的电话,让他赶紧到味一品,他们已经在味一品等着了。味一品是学校附近很有名的餐馆,不仅味道好,价格还很实惠,大家都愿意去味一品吃。 而让味一品如此有名的,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那就是味一品的老板娘陈兰,大家都叫她兰姐。兰姐是个离异美少妇,大概有二十八岁的样子,长得很养眼,五官很精致。 虽然不是妖精级别的面孔,但也属于“沉鱼落雁”的品阶,加上高胸、细腰、圆臀,这些迷人部位将她身材显得很销魂,特别是兰姐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少妇气息,别有一番风味,直让人狼血沸腾。 这也是沈非说在味一品请客,寝室三个哥们儿没有拒绝的原因之一。沈非以最快的速度来到味一品,找到了坐在角落里的燕南天三人。 看到沈非到来,燕南天笑着来回揉拳头,何小秋喊道:“兰姐,点菜!”林乐则殷勤地擦了桌子,满脸笑容地说道:“三哥,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你盼来了。你英明神武得就像岛国动作片里面的男主角……” 沈非对这货了解得很,每当他喊“三哥”,就表明他要坑他,沈非直接甩了一句,“说人话!” “把你怎么泡到苏锦瑟,摸了李莫愁小手的秘诀,统统说出来!” “快说!” “不说,今晚就把你吃得穷到连裤子都穿不起!” 三人一副虎视眈眈的样子,沈非笑道:“很简单,就三个字了!” “哪三个字?” 何小秋三人的眼睛都瞪到了最大,沈非一字一句说道:“做——好——事!” “老三,这就是你的泡妞秘诀?” “对啊!” “三哥,你骗我没有看过苍老师的电影吗?做好事就能在学校里抱苏锦瑟,做好事就能差点亲上了林莎,做好事就能摸李莫愁的手?” “为什么我说实话,你们就不相信呢?” 沈非摊了摊手,这时,兰姐走了过来,沈非眼睛大亮。兰姐今天上身穿一件短袖T恤儿,下身穿的是紧绷的黑色七分裤,将兰姐傲人的身材完美地呈现出来,虽然兰姐拴了围裙,仍然掩饰不住前面的两座山峰,随着她的走动,山峰起伏不已。 兰姐笑道:“你们吃点什么?” 燕南天大声说道:“先来十件啤酒!” 何小秋接着说道:“菜单上有的菜,全部来一份。” 林乐也不落后,“听说韭菜有助阳固精的作用,那就先来一百份韭菜!” 兰姐蒙了,扫了三人一眼,看向沈非,何小秋继续义愤填膺地说道:“不声不响就忽悠了几个大美人,还告诉我们做好事就行,不惩罚惩罚你怎么行?” “就是。” 燕南天与林乐点头附和,沈非说道:“点了就得吃完,不吃完不准走!” “没问题。” 三人是下定决心要狠宰沈非一顿,沈非笑道:“兰姐,按他们说的上!” 兰姐有些担忧地说道:“这么多菜,你们四个人吃不完的。而且,现在吃饭的人很多,要把菜做完,需要挺长的时间。” “没事儿,先把啤酒拿来,再上点花生之类的小吃,菜慢慢做就行。” 看到沈非说得这么肯定,兰姐又听到别人在催她上菜,便点头转身离去。燕南天三人一直目送兰姐进了厨房,然后,又集体盯住沈非。 沈非笑道:“不相信我说的话?” “鬼才相信。” “那好,我现场证明给你们看。” 说完,沈非便起身往厨房走去,燕南天三人齐齐摇头,根本不信沈非说的话,虽然兰姐离异了,可她一直单身,和男人也保持着足够的距离,沈非一个学生,做点好事就能泡上兰姐? 这绝不可能! 沈非走进了厨房,看见兰姐进了专门堆放啤酒、饮料的小屋子里,沈非跟了进去,兰姐正弯身去抱啤酒箱子,某个部位挺得高高,就连小内内的形状都清晰可见。这样的姿势,要多诱惑就有多诱惑,沈非咽了一口口水,忙说道:“兰姐,我来抱。” “不用。”兰姐抱起箱子转过身来,因为箱子较觉的缘故,兰姐身子微躬,沈非一眼就看到了兰姐T恤儿里面的风光,特别是那条沟,深得让人直欲陷进去。 兰姐继续说道:“你先去坐着,我一会儿就给你们上菜。还有,你真没必要点那么多菜的,一会儿我告诉他们,材料不够了,一些菜做不出来。” “兰姐真好。” 沈非伸手去抱箱子,不小心碰到了兰姐的手,兰姐条件反射地一缩手,箱子差点掉在地上,还好沈非眼疾手快给抱紧了。 兰姐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谢谢你。” 沈非一愣,因为兰姐的这声谢谢,让他脑海里多了一大团红光,比他做了一大下午好事得到的能量都要多,那个弧形又多出了好一截。 “兰姐真的太善良了,就做了这么一丁点毫不起眼的小事,感谢都如此浓。” 沈非心里感叹着,打定主意要帮回报兰姐的这个感谢,他用上能量查看兰姐的身体,一眼之后,沈非问道:“兰姐,你前天是不是将腰给扭了?” “你怎么知道?” 兰姐脱口问来,眼露惊讶,她前天在医院抱女儿的时候,不小心扭到了腰,这件事沈非怎么会知道呢? 沈非笑道:“你忘了我是学中医的吗?中医讲究望、闻、问、切,我这一望,就望出来了。” “你好厉害。” “兰姐,我帮你治一治。” “不用了吧,外面还有那么多人等着呢!” 沈非笑道:“兰姨,治你这个腰伤,花不了多少时间,一分钟都要不到,保证让兰姐不再受伤痛折磨,感觉浑身轻松无比。” “真的?” 沈非点了点头,将箱子放在地上,手放在了兰姐弹性十足的腰上,刚放上,兰姐娇躯一滞,沈非笑道:“兰姐,怕我对你耍流氓。” “不是,我……” “兰姐,你的担心是对的,因为我就是一个流氓。我给你治病,就是想要接近你,顺便占点便宜。” 沈非笑着,眼睛直往兰姐衣服里面盯,手上找准穴位,施展了妙手回春;正被沈非的话语和目光弄得有些心慌的兰姐,立马感觉到一股热流流涌在腰间,瞬间将她右腰的痛苦给驱散了。 随后,沈非另外一只手又按在了兰姐的左腰上面,再次施展妙手回春,热流涌现,不过三秒钟的时间,兰姐感觉到左腰的伤痛也没了。 兰姐全然忘记了沈非的双手还抱着她的腰,她震惊地看着沈非,沈非真的给治好了,她感觉到从未有过的轻松,兰姐有些发痴地说道:“你好厉害。” “我还有更厉害的。”沈非笑容痞得很,手在兰姐腰间划着圈,“有机会,我给兰姐全身按摩一下,保证让兰姐干啥都身轻如燕。” 听到“全身按摩”四个字,兰姐身体迅速发烫,心里还痒了起来,感觉到沈非的气息,还有他的小动作,她痒得更厉害了,兰姐一张脸红得不行,她知道这是很久没有碰过男人的原因,她不敢让沈非再摸下去,慌乱地说道:“谢谢你,我得先出去端菜了。” 说完,兰姐也不抱箱子,忙往外走,屋子狭小,兰姐经过沈非身边时,那两座山峰就是从沈非身上摩擦过去的,擦得沈非血液沸腾,也擦得兰姐自个儿的身子不停颤栗。 沈非看着兰姐的背影,感觉到脑海中的大团红光能量,嘴角往上扬出一个邪魅的弧度,刚才他给兰姐诊断病情的时候,除了腰痛之外,还诊出了“孤阴不生”的病情。 孤阴不生,这可是一个好病啊! 沈非贱贱地笑了,他抱着箱子回到座位上,何小秋三人正鄙视地看着他,“这就是你的泡妞秘技?去撞豆腐吧,赶紧的,先自罚一瓶!” “一瓶哪里够,至少三瓶!” “五瓶!” 燕南天和林乐的话音刚落,兰姐就走了过来,将啤酒盖子给起开,红着脸说道:“你们随便喝,今晚这顿我请了。” 说完,又看了沈非一眼,脸带娇羞的离去! 三只狼呆住了。 燕南天愣道:“老二,老四,这是什么节奏?” 何小秋木木地回道:“兰姐说这一顿饭,她请我们吃。” 林乐失魂落魄地说道:“兰姐看向沈非的时候,脸上出现了娇羞的红晕。” 旋即,三人回过头,目光齐刷刷地盯在沈非身上,沈非也没想到兰姐会过来说这么一番话,不过,这效果好到爆。沈非淡淡一笑,拿起啤酒倒满了四只杯子,举杯说道:“兄弟们,好人会有好报的!为了做好事,来,干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