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治疗脑瘤 - 妖孽狂医

第七十章 治疗脑瘤

皇家一号,大厅里的人正等着看沈非被当成罪犯,让警察铐上手铐给带下来,灰头土脸的一幕。然而,他们看到的却是皇家一号的老板钱军戴上了手铐,像一条死狗样被警察拖了下来。 还有莫天雷这个权势甚大的局长,手上也有一副手铐,嘴里还在痛叫不已,一边叫一边说着他所做过的坏事,“我就是皇家一号的保护伞,我每个月从这里拿一百多万,我还包庇他们犯毒,我还养了三个情妇……” 所有的人,听得目瞪口呆,再看到钱军的手下,全都带着手铐被拖下来;那些随着莫天雷冲上去的警察,都被抬了下来,他们看得浑身颤抖,这一切,巅覆了他们的想象。 道上赫赫有名的军哥,就这样被带走了?锦城市远近闻名的皇家一号,就这样要关门了?高高在上的局长,也要进监狱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在众人的疑惑当中,沈非牵着陈兰走了下来,芝兰站在另外一边,落后半步。不过,这半步被在场的人们忽略了,大家看到的只是沈非左拥右抱着两个美女走了下来。 “咝!这小子一点事都没有,钱军的人,莫天雷那些警察,都是他一个人放倒的吗?” “那女的不是皇家一号的头牌芝兰吗?为什么她跟在那小子的身边?该不会这小子和芝兰有一腿吧!” “另外一个女的是谁?好有女人味!我知道,肯定是这小子冲冠一怒为红颜,闯到皇家一号救这个女的,然后皇家一号就被他废了。” …… 这个猜测,让众人再一次陷入震惊当中,强势无比的钱军和皇家一号,就被一个穿得不怎么样,年纪不过就二十岁的人给毁掉了? 皇家一号怎么样,沈非毫不关心,接下来都是顾东来他们的事,他带着两女走到中间,突然有长得挺漂亮,却穿着皇家一号制服的女人冲出来,对着沈非问道:“钱军真的完了?” “完了!” “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我终于自由了,我终于不再害怕他了!” 女人喜极而泣,原来她也是被逼来到皇家一号的,钱军用她父母威胁,她不得不从。随后,又有数十个女人对沈非说了谢谢! 沈非很是意外,他闯皇家一号,只是为了救兰姐,虽然他猜到兰姐会感激他,但芝兰和这些人的感激,却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不过,他很喜欢这样的意外,他第四层的红色光圈,已经形成了五分之三还多。 芝兰则是将这些女人给记了下来! 来到外面,沈非让芝兰自己去找个地方住下,将会所计划给弄出来;他给苏锦瑟打了个电话后,打车连夜赶往陈兰的家里。 坐在出租车里面,陈兰仍感觉这是一场梦,想到要不是沈非及时出现,她就要在皇家一号里经历一场真实发生的噩梦,她不由靠在沈非身上,将沈非抓得紧紧。 沈非感觉到陈兰的紧张,伸手揽过她的腰,按摩着她的腰部穴位,缓解她的肌肉收缩,安慰道:“兰姐,靠着我睡一觉,醒来便是一切安好。” 陈兰今天也真的困了,在沈非的按摩下,靠在沈非的肩头,闭上了眼睛,沉睡当中陈兰仍牢牢抓住沈非的手臂,她的两座山峰也贴得紧紧,时不时嘴里还呢喃一两声“沈非”的名字。 凌晨两点过,终于到了陈兰所在的小山村,这个小山村还不算太穷,两层小楼房随处可见,但陈兰家里却还是土砖房,他们家里所有的钱,全用来给她的母亲治病了,根本没有钱来修房子。 陈兰敲门,里面先是传来咳嗽声,然后是苍老的声音,“谁啊?” “爸,是我,小兰!” “小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到门边,嘎吱一声中,门开了,出现了一个头发花白,后背高高驼起的老汉,这人正是陈兰父亲陈大荣。 看到真的是女儿站在眼前,陈大荣惊喜地说道:“小兰,你怎么回来了?”不等陈兰回答出声,陈大荣看到了沈非,目光里面带着警惕,“小兰,这是……” “爸,他叫沈非,他是……”陈兰脑海里瞬间闪过“男人”、“男朋友”、“爱人”之类的词语儿,陈兰赶紧将其掐灭,说道:“他是医生,能治好妈妈的病。” “医生?”陈大荣警惕更浓了,他再一次上下打量着沈非,看到的只有年轻,陈大荣冷声说道:“小子,我不管你是什么,但你别看我女儿心善良,你就欺骗她!” “爸!他没有骗我的,他是……” “小兰,这世上人心险恶得很,看起来一脸正经,实际上一肚子坏水。况且这小子双眼发亮,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你要小心一点。” 陈大荣对女儿很着紧,陈兰又要为沈非分辨,沈非拦住她,笑着对陈大荣说道:“叔叔,能不能治好,试一下不就行了?反正又耽搁不了多大的功夫!难道你愿意看到阿姨一直痛苦下去?” 听到沈非的话,陈大荣有些意动,但还是没有让沈非进门,沈非笑道:“叔叔,如果我治不好阿姨的病,那不刚好能揭穿我的谎言,让兰姐不再相信我吗?所以,无论是为了阿姨的病,还是为了兰姐,您还是让我进去为妙!” 陈大荣脸上的皱纹挤成了一团,“你进来吧,如果治不好,你最好立马离开我家,以后再也不要和我女儿来往!” “谢谢。” 沈非满脸笑容,陈兰看到这一幕,心里涌过暖流,她亲眼见过沈非的威风,她相信就是顾市长也不敢这样吼沈非,而且这还是沈非千里迢迢回来给母亲治病,换作他人,早就爆发了,可沈非却笑脸相迎。 陈大荣带着沈非往里屋走去,他根本不相信女儿带回来的这个小伙子能够治好老婆的病,这小子太年轻了,还有他老婆脑袋里可是长了个瘤子,不开刀、不做手术绝不可能治好,这小子空手而来,怎么可能治得好呢? 到了里屋,沈非看到那破旧的木板床上,躺着一位瘦小的,蜷缩成一团,头发都快掉光,脸上满是痛苦的老婆婆,这人便是陈兰的母亲潘英。 “妈!” 陈兰抓住潘英的手,唤了一声,眼泪止不住流了出来,潘英醒了过来,见到女儿很是激动,可下一秒潘英便浑身抽搐,眼睛里痛苦狂涌,嘴角还流出了血。 “老婆子,你别吓我。”陈大荣忙要上去扶着潘英,沈非抢先一步,按在了潘英的脑袋上,十根指头分别按住十个穴位,陈大荣吼道:“你在做什么?快让开,我要喂她吃药!” 陈大荣吼着还要去将沈非拉开,陈兰忙拦住陈大荣,“爸,相信沈非,沈非一定能治好妈的病!”陈兰对沈非真的是打从底里信任。 沈非微微一笑,随后神情严肃,十根指头同时施展出妙手回春,登时十股热流涌向潘英脑袋里那颗足有拇指大小,压迫到许多神经的瘤子。 热流撞到瘤子,立马将瘤子消融,不过这瘤子非常顽固,沈非耗光了第三层、第四层的红色光芒,瘤子才消解了一半。 虽然才是一半,但潘英的状态已经好了许多,脸上的痛苦神情明显减少,身子也不抽搐了,都能看得出笑容来,陈大荣大为吃惊,他已经很久很久没看过妻子这么轻松的表情了,目光看向沈非,“难道他真的能治好脑瘤?” 陈兰眼睛里的目光更加热烈了,特别是沈非此刻专注、肃穆的神情,就像是世界上最美的风景,她有种成为那种风景一部分的冲动。 沈非不知道两人的神情,他只知道必须要用剩下的两圈红光能量,将潘英的瘤子给消灭掉,沈非集中所有心神,将妙手回春施展到了极致。 三秒钟,十秒钟,三十秒钟,第五十九秒钟的时候,沈非长吁了一口气,还好把那颗瘤子消失了,不然他的红光就会完全消耗干净了。 “阿姨,感觉怎样?” 沈非额头上有着大颗大颗的汗,声音也显得有些虚弱,潘英坐了起来,下了床,活动活动了身子,惊喜万分地说道:“我感觉好轻松,就像回到了我二十岁的时候!” 陈大荣已经惊呆在当场,妻子的病那么严重,医生都说了,要是半年之内再不做手术,妻子的病就危险了,可现在女儿带回来的小男人,就那么按了按,就能让妻子下床、满脸笑容,还说出这样的话。 “老婆子,还痛吗?” “不痛,一点都不痛,我现在浑身充满了力气!” 潘英为了证明她说的话,一把将陈大荣抱了起来,到此为止,陈大荣是彻彻底底的相信沈非将妻子的病治好了,陈兰也是喜极而泣,看到沈非额头的汗珠,伸手温柔地抹去。 陈大荣见到女儿对沈非的亲昵画面,没有出声喝止,反而拉着潘英走到沈非面前,“神医,谢谢你救了我妻子,救了我们一家,我……” 潘英也不停说着谢谢,但两人觉得光是说谢谢实在不足以表达他们的感激之情,老两口牵着就要给沈非跪下,得到大团能量的沈非,忙将老两口扶起来,笑着对陈大荣说道:“叔叔,我说我还能治好你的驼背,你相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