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让那个美梦,成真 - 妖孽狂医

第七十一章 让那个美梦,成真

听到沈非的问话,陈大荣愣住了,妻子病好的事实告诉他,沈非能治好脑瘤,也能治好他的驼背,陈大荣回过神来,忙说道:“信,我信,神医说什么我都信!神医,你要帮我治吗?” “这便是我深夜来你家的其中一个目的!” 沈非笑道,伸手搭在了陈大荣的脊骨上面,陈大荣的驼背比起潘英的脑瘤好治多了,就是一些关节性,以及钙质等等原因,神针给出的治疗方案,就是沿着陈大荣的脊骨,将上面的穴位从上到下按一遍就行了。 仅仅花了三分钟,沈非就将脊骨上面的穴位用妙手回春给按一个遍,陈大荣感觉到身体里面的一股股热流,舒服得不行,情不自禁地陈大荣挺直了背,双手朝空跳了起来。 潘英看到这一幕,高兴地喊道:“老头子,你能站直了,你的背不驼了,你真的好了!”潘英这一吼,陈大荣这才意识到,顿时,他再次僵在当场。 陈大荣万万没有想到,他还能有站直的一天,他以为自己将越来越驼,最后一直驼到地里面去,可是女儿带回来的这个男人,却让他挺直了! 然后,陈大荣这个没有被贫苦打倒的汉子,流出了浑浊的泪水,朝沈非鞠了一躬,激动地说道:“神医,谢谢你!你不仅治好了我们的病,更是让我们有了尊严,给我们带来了希望!我是一个农民,我不知道怎么才能感谢您,我只知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叔叔,这是我应该做的,如果你们实在过意不去,就做一顿饭给我吃吧,我已经饿了。”沈非笑着说来,其实他也满怀感激,他治好了陈大荣夫妇的病,而他们的感激,让他的第四层红色光圈形成了五分之四! 陈大荣忙道:“老婆子,你快去做饭,我去抓鸡!”随后,陈大荣又对陈兰说道:“小兰,你陪着神医,我们很快就做好。” 潘英去厨房忙活起来,她手脚麻利地收拾着灶台,脸上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陈兰并没有陪着沈非,她去了厨房帮着母亲干活。 沈非觉得陈兰有些不正常,和平时完全不一样,按以往的经历,陈兰的感激早就像海水一样汹涌下来,可这会儿陈兰却没有说上一句感谢的话。对此,沈非完全没往心里去,他去帮陈大荣捉鸡了。 这间破落的屋子里,在深夜时分,充满了欢声笑话。也就半个多小时,潘英就收拾出一桌子的菜,他们将家里有的东西,全部拿了出来,韭菜鸡蛋,土豆烧鸡,还有陈大荣连夜去弄的野菜,以及存了好多年都没舍得喝的老酒。 陈大荣举起酒碗,“神医……” “叔叔,不用这么见外的,叫我沈非、小沈便行了!” “那……小沈,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总之谢谢你,这碗酒,我干了!” 陈大荣仰头喝尽,沈非当然也是喝得一滴都不剩,陈大荣见到更加满意了,沈非给陈大荣倒满酒,正要再次举碗喝酒,陈兰说道:“给我倒点,我也喝!” “你也喝?” “这是一个高兴的晚上,庆祝爸妈病好,当然要喝。” “对,要喝,小兰,你要好好谢谢小沈,小沈是我们一家的大恩人。”陈大荣又对潘英说道:“老婆子,你也喝点儿,咱们一起敬小沈。” 沈非全都倒了酒,不等他们来敬,先端碗敬道:“叔叔、阿姨,其实应该说谢谢的是我!还有兰姐,这一碗,我敬你们!” 陈大荣与潘英相视一眼,两人的目光同时在沈非和陈兰身上晃来晃去,老两口可不觉得他们有什么能让沈非感谢的,唯一有的就是那漂亮的女儿了,再想到沈非之前说不用见外,还有女儿看沈非的那种柔情,老两口没说什么,举碗将酒喝了。 陈兰显然不是一个能喝酒的人,将一两酒喝到肚子里,脸蛋儿立马红得像桃花盛开,见到沈非那灼热的目光,陈兰夹了块鸡肉在沈非碗里,“快吃点菜,别醉了。” 潘英笑道:“对对对,快吃菜!”陈大荣看到女儿的所做所为,索性不再去想,女儿也是二十多岁的人了,做什么她应该清楚的,现在就是要庆祝他们的病愈,开心喝酒。 陈大荣今晚很高兴,喝酒也喝得猛,不一会儿便醉了,潘英也有些迷糊,沈非却还清醒得很,实际上,他感觉喝酒跟喝水没什么区别,他猜测这是他身体进行了四次脱胎换骨的原因。 二十分钟后,晚饭结束,陈兰让母亲扶着爸爸进去休息了,她来安排沈非,见到老两口关上里面的门,沈非看着灯光下那一抹娇艳绽放的桃花,笑道:“兰姐,我睡哪里?” 陈兰也不说话,往她的房间走去,陈兰为了挣钱,不常回家,可她房间里却是没有灰尘,就连床单、被子都是新换的,这些都是陈兰之前抽空换的。 沈非目光直直盯着床单、被子,那床单是红色的,那被套也是红色的,虽然看起来年代很久了,但那红色并没有消散多少,并且这红色上面,绣着鸳鸯,染有喜字。 眼前这一切,沈非觉得不是巧合,他心中有了些猜测,倚在门栏上,笑道:“兰姐,这里只有一张床,你睡哪里呢?” 陈兰将沈非拖进来,关上房门,径直吻上了沈非的唇,陈兰的吻比以往每一次都要热情,如同熊熊火焰,瞬间燃烧到沈非的心里,让他心中所想,变成了动作,两只手如同蛇一般游动起来。 良久,沈非吻向了陈兰的耳朵,陈兰将沈非抱得紧紧,呢喃道:“今晚,你睡哪里,我就睡哪里!今晚,我是你的!” 沈非猛地停住,认真地看着陈兰,“兰姐,你这是要以身相许来报我治病之恩吗?” “你帮我搬东西,你帮我治病,你帮我赶走收保护费的人,你将我从绝望深渊里救出来,你治好我爸妈的病,救了我们一家,给我们一家带来了希望!我没有钱,你也不缺钱!我能感谢你的,唯有我的身子……” “兰姐,你,还有叔叔、阿姨,给我的也不少,相信我!所以,你并没必要,为了报恩,而献上你的身子,虽然我很想得到你,但不想这样得到你。我去外面睡,你在屋里睡吧!” 沈非要挣脱陈兰,拉门出去,陈兰却将沈非抱得紧紧,“沈非,我结过婚,有过男人,但是,我从来没有爱过他!我高中没读完就回了家,在我还不明白爱情是什么的时候,媒人就带他来见了我,爸妈觉得他老实、可靠,便答应了下来,我便懵懵懂懂嫁给了他!” “不到三个月,我妈查出得了脑瘤,他怕承担庞大的医药费,便和我离了婚!从那之后,我想的,就是凭自己双手挣到足够的钱,治好我妈的病!我洗过碗,扫过地,发过传单,洗过衣服,当过保姆,进过工厂,甚至还到工地上去挑过砖,做过无数工作之后,我才开了那家味一品。” “也从那时起,我再没有一个男人,虽然有很多男人想得到我的身体,但我从来没有答应过,哪怕是摸我的手都不曾有!” “但是,那天晚上,你碰到了我的身子,我却没有拒绝,虽然你是帮我治病,可我能够选择不治,但我没有说出那句话,你知道为什么吗?” 不等沈非回答,陈兰继续说道:“很久很久,没有人关心过我,即使有想帮我的人,他们也是看上了我的身子,对我另有企图,但你,虽然表现得一脸流氓,但你的眼里,有的只是善意,甚至还有着感激!” 沈非听到这,想到当时的情况,他眼里却是有着感激,但那是因为兰姐说了谢谢,给了他不少的感恩能量,他自然心怀感激,没想到这让兰姐对他大有好感。 “你知道吗?那一晚,我做了个梦,梦里面,我梦到了你!你脱下了我的衣服,吻遍了我的身子,还做了更多的事!” 沈非眼睛大睁,兰姐居然做过这样的梦,这太令人意外了。 陈兰脸蛋儿更红了,“那天之后,我看见你就脸红,因为我总是会想起那晚的梦,想起在梦里面,你对我做的事,还有我对你做的事!” “兰姐……” “你帮我洗碗,帮我擦桌子、扫地,这些事很小,但在我心里,却很重很重!你一次次帮我解决困难,你说着一些油嘴滑舌的话,让我有了一种恋爱的感觉。” “洗碗的时候,我会想你!炒菜的时候,我会想你!没看到你的时候,我会想你!睡觉的时候,你的身影总在我脑海里浮现!看到你,我从心里有一种欣喜!这种感觉,我从未有过,而我也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直到今天,我被人拖走的时候,我脑子里、心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当钱军告诉我,让我去陪那个杨少的时候,我心里想的是为什么没有将身子给你,那样,就算我死,也会死得没有遗憾!” “那个时候,我明白了一切,我爱上你了!”陈兰深沉地看着沈非,“是的,我爱上了你!你闯皇家一号,不顾钱军、警察,只为救我,这样的你,让我怎能不爱?不深爱?” “你连夜赶到我家,治好我爸妈的病,这种深情,我怎能不爱?我是想对你报恩,可我不爱你,我也不会将身子给你,报恩有很多种的!我更不会这样主动,如此热情似火?知道我为什么喝酒,因为我怕不喝酒,就说不出来这些话!我想真实的自己,展现在你面前!” 听着陈兰的心扉,沈非紧紧抱住陈兰,“兰姐,也许我不值得你爱,我不仅说话流氓,我是真的流氓,你知道我有一个女朋友,可能还有情人吗?” “我不知道你有女朋友,你有多少情人。”陈兰妩媚一笑,“我只知道,我要做你的女人!芝兰说的很对,你这样的男人,绝不会只有一个女人的!说起来,应该是我配不上你!” “兰姐……” “之前我的话还没有说完,我能报答你的,有我的身子,还有我的心,我的爱!今晚,我是你的!今晚之后,我都是你的女人!哪怕你……不要我!因为,我这辈子,再不可能爱上别的男人!” 说完,陈兰松开了沈非,要往外走去,沈非一把抓住陈兰,将她拖回到怀里,抱起来,往那一床的红色走去,边走边吻着陈兰说道:“兰姐,我们一起,让那个美梦,成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