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涌泉相报 - 妖孽狂医

第七十二章 涌泉相报

屋外一片漆黑,屋内一室春光! 那绣着喜字儿的红被,翻滚如浪,一浪又一浪! 沈非在那鸳鸯起伏中,发起了一次又一次的冲锋,精力十足的他,将从岛国爱情片里得来的理论,在陈兰的身子上实践出来。 陈兰那压抑多年的情火,全部引爆,久旷的田地,迎来了雨露。 良久,沈非鸣金收兵,搂着快要化成一滩水的陈兰,说道:“从现在开始,我才是真正的男人!” 陈兰美眸大睁,“沈非,你这是第一次?” “马上,就是第二次!” 沈非翻身,再次吹响了战斗的号角,陈兰眼里有着说不出来的激动,她真没想到沈非竟然是第一次,这样一个强大的男人,居然还是处的,陈兰觉得自己很幸运,将沈非抱得更紧了。 又一段时间后,沈非说道:“兰姐,我的第二次也给你了,想不想要我的第三次?” “我……” 陈兰刚刚吐出了一个字,被子上的那对鸳鸯,又游动起来! “兰姐,我的第四次也是属于你的!” “第五次还是你的!” “第六次仍然是你的!” …… 沈非不知疲倦地演绎着传说中的一个个武功招式,直到天明,第一缕阳光射在两人身上时,沈非已经练得纯熟无比。 陈兰却彻底地化成了一滩水,她那晚的梦,如此真实有力地发生了,发生得那么疯狂,她也明白了女人的真正意义,还有那种幸福。 沈非抱着陈兰,手指摩挲在光滑的皮肤上,看着那湿了不少的被单,笑道:“兰姐,我终于明白什么叫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了!” 换在以前,陈兰听到这话,绝不会有其他的想法,可在这一刻,看到那床单上的画面,陈兰容光焕发的脸上,染满了红霞,真的是涌泉相报啊! 只是这个泉,太让人羞涩了! 陈兰娇嗔道:“都怪你!” “这可是叔叔说的,我这是奉旨办事啊!” “你还说!” “那就不说了,咱们做吧!” “喂……” 刚“喂”了一声,陈兰的唇便被沈非吻住了,又一支爱之曲,在阳光中奏响! 这会儿,陈大荣和潘英已经起床,可老两口却没有去干活,他们耳边正传来木床“嘎吱嘎吱”的声音,时不时还有如同黄鹂般鸣叫的声音,老两口听得很不好意思,但他们的关注点,并不在此上面。 潘英说道:“老头子,你说现在该怎么办?” “不知道。” “小沈人挺不错的,为人处事都挺好,还治好了我们的病,可是,我总觉得不踏实,咱女儿配不上小沈啊,还有小沈年纪……” “这小子一看就不是个老实人!”陈大荣点燃了烟,狠狠吸了一口,又说道:“以前那个看起来倒是老实,可尽做一些畜生事,根本不是人。” “这倒是,光看外表是不行的。我从没见小兰这么高兴过,笑得那么开心,特别是她看小沈的时候,眼睛里都在发亮,我看得出来,女儿很爱小沈!” “唉。” 陈大荣叹了口气,抽着烟出了家门,潘英朝女儿房间看了看,进了厨房,“年轻人也不知道节制,我还是熬点鸡汤吧!” 村子还是那个村子,和以往没有什么不同,山还是那样,水也是那样,可在陈大荣眼里,村子却变了,以前他是驼着背看的,现在他却是站着看的! 正感叹着,迎面走来一个村民,打着招呼,“驼子,这么早就起来了啊!” “是啊,早点起来呼吸新鲜空气!” 陈大荣高兴地回了一句,那村民正要从陈大荣身边走过,猛然惊喝道:“驼子,你的背不驼了?你居然是站着的,你……” “神医给我治好了,现在我不仅不是驼子,我还浑身充满了力气!”陈大荣脸上散发着异样的光彩,就是那些皱纹,都皱出了兴奋的感觉,村民惊讶不已,“老陈,你说的神医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现在就在我家呢!” “那你能让他给我治一治吗?我的腰越来越痛了!” “这……”陈大荣想到那个神医正在“治”她女儿的病,他可不敢这会儿将他给带回去,而且,如果带回去,那小子不治,他也没辙。 于是,陈大荣说道:“老马,这个我还真不能做主,毕竟那是神医。” “老陈,你就给我说说吧,我给钱。” “我……” “这样,我先回去拿钱!” 叫马阳的村民,不给陈大荣说话的机会,转身便跑开了,陈大荣看着马阳跑开的背影,眉头皱了起来,这事儿麻烦了,陈大荣没想到逛个村子,就逛出这么一摊子事来,他摁灭了烟头,往家走去。 陈大荣到了厨房里,“老婆子,你在做什么?” “熬点鸡汤!老头子,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碰到了马阳,他见我不驼背,非得让小沈给他治腰痛,我不好拒绝!” “你这老头子,怎么能替小沈答应呢?” “现在怎么办?” …… 老两口看着女儿房间,犯起了愁,陈兰闺房里,两人还在进行激烈的战斗,陈兰闻到鸡汤的香味,知道爸妈已经起来了,陈兰压住声音说道:“坏蛋,爸妈都起来了。” “然后呢?” “快点。” “快点什么?” “坏蛋,我……” 陈兰赶紧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她又被那股惊涛甩到了云端,然后,沈非也飞了起来。整整十秒钟,两人才落回了实地。 “兰姐,舒服吗?” “恩。” 陈兰媚眼生丝,她不仅是舒服,简直是舒服得像要死过去,陈兰知道她已经被沈非从身体到心理,全都征服了,征服得那么彻底,不留一丝余地。 “好了,起来了。” “我又起了一个姿势!” “啊,不要!” 陈兰真是有些吃不消了,都说女人是耕不坏的田,可沈非这头牛太厉害了,她真有种快被耕坏的感觉,陈兰心道,这样强的沈非,一个女人确实很不够。 沈非没有再次冲锋,他听到有不少杂乱的脚步声往陈兰家跑来,沈非笑道:“好吧,暂时放过你,咱们晚上继续做梦!” 陈兰媚眼直转,这哪是做梦,明明是做……爱啊! 这时,陈兰也听到了屋外有嘈杂的声音,忙起身穿衣、拢发,沈非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一幕好美,经过一夜开发,那种少妇风韵,更加地浓了,浓得沈非又有起立的冲动。 陈兰收拾好后,见沈非还躺在床上,那个家伙正昂首挺胸地立着,陈兰走过来,笑道:“真不害羞!”说着,亲手帮沈非穿上衣裤。 沈非心中一震,虽然穿衣服是件很小的事情,但他从里面感受到了陈兰的深爱,沈非吻上陈兰,“兰姐,你真好。” 两三件衣服,足足穿了五六分钟,外面的吵闹声越来越大了。 陈大荣是看得头都大,原以为只有马阳一个人,却不料,马阳一路跑一路说,有好几十人跟着马阳跑了过来,等看到潘英也是精英抖擞地在做饭,众人震惊,纷纷打电话,不一会儿,整个村子的人都跑来了。 “老陈,神医呢,我腰痛得不行,我把钱带来了,你就让神医给我看看吧。” “三叔,咱们一笔写不出两个陈字,我也付钱,你就让神医出来,治治我的腹痛吧!” “大荣,你还记得借了我三千块钱吗?我也不让你还了,你就让神医治好我的风湿就行,治好了我再给钱都行!” …… 整个村子的人都吵着让陈大荣叫神医出来,陈大荣万分为难,这个时候是万万不能叫的,而且这么多人,神医可不一定治啊,但要是不叫沈非出来,他又把村民都得罪了,这些村民或多或少都帮助过他,他又推不下这个情。 正在陈大荣焦头烂额的时候,沈非开门走了出来,陈大荣见状,忙上前说道:“神医,这些都是我们村的,以前也帮了我不少,神医你看……” 沈非扫向人群,村民们还议论纷纷。 “神医这么年轻,他会治病吗?” “三婶,你没看到荣叔站得那么直,英婶也起了床,手脚麻利的干活吗?” “这倒也是,这陈大荣从哪里找来的神医,对了,这神医是出来的房间,是从陈兰睡的房间吧?” 看到这么多人,沈非心里乐开了花,这简直是送上门来的好事啊,这两百多号人,就算有十分之一的人真诚感激,那他也能让神针吃到不少能量。 沈非说道:“本来我打算马上就走的,可看在陈叔的面子上,我就给大家治一治,相信我的,就排队,不相信我的,就请离开。” 陈大荣听到,心里大松了一口气,再想到沈非说是看在他的面子上,陈大荣更是高兴了,潘英却是进了陈兰的房间。 沈非话声刚落,马阳第一个站出来,“神医,我相信你。” 沈非扫了马阳一眼,说道:“三年前开始小痛,敲敲打打便能舒服一点;一年前疼痛加重,打针输液吃止痛片,也能压得住;现在,已经痛到了极点,做手术都没有用!如果再痛下去,你就会痛得瘫痪。” 马阳愣了,随后惊喜道:“神医,真的是神医,你说的全是真的!神医,你能治好我的病吗?” “当然。” 沈非出手,在马阳腰部、脊椎骨等穴位上按摩,热流一涌,马阳便感觉到疼痛减弱了不少,三十秒后,沈非收手,“好了。” 马阳扭了扭腰,身子还往后仰了仰,大喜道:“我的腰真不痛了!神医啊,真的是神医,神医,谢谢你!神医,我要出多少钱?” 沈非感觉到脑海里多了上百个红色光点,心中雀跃,嘴里却淡淡说道:“你看着给吧。” “我为了治这腰痛,三年来已经花了近五万块钱!这是三千块钱,虽然有点少,还请神医收下!”马阳忙钱递了过去,心中有些忐忑,因为他觉得三千块钱太少了。 沈非没接钱,“给陈叔吧。” 马阳一愣,接着看到陈兰也从房间里走出来,他见陈兰一脸的容光焕发,突然明白了,忙接钱递到陈大荣手里,笑道:“老陈,你生了个好女儿啊!” 陈大荣也没想到沈非会这么做,心情有些复杂地看着沈非,沈非说道:“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