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罪不可赦! - 妖孽狂医

第七十五章 罪不可赦!

“怎么办?” 沈非一脸冷汗,他死死盯着绑在苏锦瑟身上的炸弹,恨不得将炸弹给吞进肚子里,就算炸也只能炸到他,而不会威胁到苏锦瑟的生命。 猛地,沈非想到了神针,赶紧在心里大吼道:“神针,快给我能力解决掉炸弹,不然咱们就都完蛋了!” 神针闪现,红光暴射。 刹那间,第五层第四层第三层的红光全部消失! 沈非感觉到了一股像是来自灵魂上的颤动,同时他知道神针给了他一种名为“灵觉”的能力。 所谓灵觉,就是能敏锐感觉到危险的事情,危险越大,感觉就越清晰。 而他现在的灵觉,仅仅只是一品灵觉! 虽然只是一品灵觉,但沈非得到“灵觉”能力的一刹那,便感觉到对面有一股大危机,似乎有什么东西对准了他一样。 沈非全然没有理会,他看着那一根根线,直接用手抓去! 抓住红线,心里传来危机感;再抓蓝线,仍有死亡危机感。 接着又是黄线、绿线、黑线…… 一抓,全都有死亡之觉! 直到沈非抓到了一根紫色的线,那种死亡感才消失,可对面的那股危机感,却瞬间飙升到极致,如同死神的镰刀要划过他的脖子。 这个时候,沈非最好的选择就是闪开,可他没有,他奋力将紫线扯断,紧接着将苏锦瑟护在怀里往旁边闪去,沈非的速度很快,但子弹的速度更快。 沈非没能完全避开,那颗有着大威力的狙击子弹射在了沈非的肩膀,然后一穿而过,鲜血狂溅,剧痛传来,沈非却毅然不顾,抱着苏锦瑟往下面狂奔,还将苏锦瑟身上的炸弹扯了下来。 苏锦瑟看到沈非肩膀的鲜血,忙伸手去堵住,嘴里说道:“你干嘛这么傻,你不知道自己可能会死吗?那是炸弹啊!” “因为你是我老婆!” “沈非,咱们快去医院,先把伤给你包扎好!” “老婆,你忘了我是神医吗?” 沈非笑着,在伤口的穴位处施展了妙手回春,沈非这还是第一次对自己施展,当他感觉到热流涌过血洞时,终于明白了他能治很多病的关键,就是这神奇的热流,而这股热流估计就是神针能量,通过妙手回春这种特殊的按摩方式转化出来的。 七秒钟后,鲜血止住了,沈非笑道:“老婆,你看,这不就没事了?等一会儿,我再将伤口治愈,保证毫发无损。所以,你不要为我担心!” 见到沈非伤口不再流血,苏锦瑟松了一口气,“那我们现在去哪里?” 沈非眼里一片冰冷,“算账去!他敢对你动手,我就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上,我不会让他再给你带来生命威胁!” 说话间,沈非已经跑出了国光大厦,往千米之外的大厦跑去,苏锦瑟在沈非怀里,感受着沈非奔跑带动的疾风,脑海里闪过沈非冲来救她的一幕幕画面,不由将沈非抱得更紧。 另外一边,金一脸上再没有半丝笑容,沈非躲过了他的子弹,而炸弹也没有爆炸,这说明他的炸弹被沈非拆除了。 可是,他设置的炸弹可市面上的炸弹完全不一样,就算是炸弹专家来,都不一定能从那么多根线里找到安全线,即使能找到,花的功夫也会很大,绝不是几秒钟功夫能够做到的! 沈非仅仅是一个学生,他怎么可能做得到? 碰巧撞上的? 对,碰巧!肯定是巧合! 金一只能这么认为了,否则的话,麻烦就大了。 心中念头闪过,金一又将枪口朝向楼顶,他准备先将那个女人打伤,然后再利用沈非悲伤、慌乱的机会,爆了沈非脑袋。 然而,金一通过瞄准镜,却没看到沈非和苏锦瑟,楼顶上空空如也。 金一心里涌出不安,赶紧一寸寸地搜寻着楼顶,可来回扫了三遍,还是没有半点踪迹,金一眼珠转动,冷道:“动作挺快的嘛!可再快,今天你也逃不了!中了一枪,实力肯定会大大下降!况且,你还带着一个累赘!” 赶紧的,金一收枪,准备追踪过去,今晚必须杀死沈非,否则沈非有了防备,刺杀他的难度会更大,金一快快将狙击枪拆下来装进箱子里,就在他拎着箱子转过身来的一刹那,他浑身冰凉! 因为他看到了沈非! 沈非抱着苏锦瑟,就站在离他十米的地方。 金一感觉骨头里涌出一股股寒气,要知道,从国光大厦到这里,加上两边大厦的楼梯距离,怎么也有三千多米!而他从射出子弹到收好狙击枪,所花时间绝对不超过两分钟! 两分钟! 连坐电梯下来的时间都不够,可沈非却出现在他的眼前,这究竟是怎样的速度?还是说沈非会飞,一下子飞了过来? 不管是哪一种猜测,都是无比骇人的存在! 金一终于感觉到了害怕,他压制住怕意,大声说道:“沈非,你放了我,我保证组织不会再出动杀手来刺杀你!” “迟了!” “我还可以帮你杀掉雇住,杀掉那个陈强!” 听到金一的话,苏锦瑟心中一凛,原来这些杀手是陈强请来的,再往前一推,是他拉沈非当挡箭牌,惹出来的祸事,想到差点害死了沈非,苏锦瑟心里有着深深的内疚感。 沈非冷声说道:“我留陈强一命,就是要让他受到更多的痛苦,你去杀他,是要帮他解脱痛苦吗?”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金一惊慌地说着,忽地,他将箱子砸向沈非,同时手心里多了一把刀子,寒光耀空,直刺沈非脑袋,嘴里喝道:“去死吧!” 砰! 沈非一脚将箱子踹得稀烂,与此同时,金一刀子刺到,眼看就要刺中,那原本刺向沈非脑袋的刀子,却突地变向,刺向了苏锦瑟的心脏! 速度很快,如同毒蛇吐信! 沈非“灵觉”在感觉到危机消失的一瞬间,就明白了金一的打算,他眼睛里射出更加冰冷的杀机。沈非往后一退,瞬间退出五米距离,金一刺空。 金一暗道不好,抽刀再刺时,沈非已经鬼魅般绕到了他的身后,重脚踹出,直接将金一的脊骨踹碎,金一再也站立不稳,摔倒在地。 沈非踏步走来,金一脸色苍白,满眼恐惧,“沈非,我是叫金一,是金级里面排名第一的杀手,你杀了我,净化组织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我也绝不会善罢甘休!” “你要对净化组织出手?你知道净化组织有多少杀手吗?你知道净化组织的基地在哪里吗?你以为净化组织最厉害的杀手就是金级吗?上面还有更厉害的杀手,绝不是你能对付的,你要是惹怒了他们,你必死无疑!” 金一威胁着,看着走到他面前的沈非,又说道:“这些你都不知道,所以,你绝不会是净化组织的对手!除非你放了我,否则,事情不会再有余地!” “放过你?”沈非摇头,一脚踩断他的脚板,“你朝着我来的话,还有放过你的可能,但是,你对我老婆下手,那就是罪不可赦!你知道前面两个杀手是什么后果吗?” “不要……”金一痛叫着,这会儿他再也没有半分帅气模样,完全是一个十足的小丑,“沈非,我可以为你做事,当你的杀手,为你去杀净化组织的杀手,我还可以告诉你我知道的一切,我……” “我说过,你罪不可赦!” 沈非施展“酷刑”,让金一再说不出话来,他可不想让金一的痛叫声吓着了苏锦瑟。 随后,沈非一脚接一脚,如同狂风暴雨般踩向金一,让他步了铁十三和银三的后尘,金一痛得受不了,想要大叫发泄他的痛苦,可他根本叫不出来,这让他痛苦暴增。 做完这一切,沈非抱着苏锦瑟离开,可就在这时,沈非“灵觉”大动,又有危机袭来,越来越严重,在死亡阴影要笼罩全身时,沈非一歪头,子弹擦着他的耳朵飞过。 “还有杀手?” 沈非回头看去,目力惊人的他,看到一颗子弹正从远处飞速靠近,沈非赶紧闪过,然后往楼下奔去,他已经看出子弹是从锦城市最高建筑上的时钟里射来。 时钟高九米宽九米,有东南西北四个钟面,且这个时钟,所处位置是锦城市的正中心,锦城市的四条主干道,皆时钟所在建筑为起点,可以说,站在时钟上面可以远观锦城全貌! 但现在,时钟里却有敌人! 沈非狂奔在楼道上,速度远远超过了电梯,苏锦瑟担心地说道:“沈非,你快报警!” “这事儿,警察解决不了。” “那你把我放在这里,不然,我会成为你的累赘!” 沈非吻了一下苏锦瑟的额头,“傻瓜,你永远不会是我的累赘,你是我的老婆!抱着你,我就有无穷的力量!不准胡思乱想,知道吗?” 苏锦瑟沉默了! 沈非一路冲下来,刚冲出大厦门口,死亡危机再次袭来,沈非往旁边闪过,划出一道道残影,直奔钟楼,而子弹如影随形的跟着! 虽然沈非的速度很快,但那子弹就像长了眼睛一样,总能捕捉到沈非的轨迹,要不是沈非拥有了“灵觉”之能,不知被射了多少颗子弹! “这个杀手,就是超过金级的存在吗?” 沈非惊讶于对方的精妙枪法,殊不知,时钟里的绝枪,比沈非的惊讶更大,更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