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陪你看尽人间璀璨 - 妖孽狂医

第七十六章 陪你看尽人间璀璨

绝枪在查找沈非的时候,忽然发现金一要对付苏锦瑟,于是,绝枪便当了黄雀,准备让金一先出手,看他能不能收拾掉沈非,如果金一能杀掉沈非,那他就省点事,取了龙形玉佩走人。 如果金一解决不了,那他便在沈非干掉金一后的最松懈时刻,将沈非给干掉,然后再取龙形玉佩,也就是多耗费一点功夫罢了,根本不影响结果。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不管怎么说,他这只黄雀赢定了。而且在绝枪看来,金一成功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炸弹、狙击,无论哪一个击中沈非,沈非都必死无疑,而他也根本不担心,就算沈非被炸得粉碎,龙形玉佩也不会有丝毫损失。 然而,事实跟他想的完全相反,沈非竟然拆掉了炸弹,狙击枪也没能要他的命。紧接着,他看到了沈非那不可思议的速度,冲到金一面前将他给干掉了,那速度让他想到极刀被沈非一刀斩掉的画面,那一刀的速度会不会更快。 更让绝枪有些心惊的是,沈非处置金一的手段,狠得毫不犹豫,毒得干净利落,真正的让金一生不如死。 不过,绝枪并没有就此吓住,做为黑榜中排名八十多位的高手,他有着一颗强大的心脏,他收敛杀气,聚精会神地观察着,然后在沈非要离开,神情完全松懈,没有任何戒备的最佳时刻,扣动了扳机。 绝枪对自己的枪法很自信,杀手金一的枪法很不错,但在他的眼里,就是小孩子的游戏,不值一提,他相信这一颗子弹能爆了沈非的头。 结果,再一次出乎了他的意料。 就在子弹要射中的千钧一发时刻,沈非偏了一下头,子弹打空了,差之毫厘,失之千里,绝枪心惊之余,却再次扣动了扳机,他特制的狙击枪,再次喷射出怒火,然后再一次落空。 沈非的速度很快,但绝枪仍能清晰地捕捉到沈非的轨迹,他射出了一颗颗特制的狙击子弹,每一颗子弹都是根据沈非速度,击向沈非下一步的移动点上。 沈非根本没有躲避子弹的感觉,也不知道跑S形方位,更没有翻滚、跳跃,就是直直往前跑,但是,每次都在关键时刻,沈非能避过子弹,就像是他知道子弹从什么地方射来的一样。 一颗是偶然,两颗也可以说是巧合,但三颗、五颗,到现在的十七颗子弹,就绝不再是偶然! 这只能说明沈非有着恐怖的直觉! 绝枪也有这种直觉,但他的直觉是从血火战场、生死边缘练就出来的,还不是每次都很准的那一种。 可沈非的一切资料都表明,他只是一个学生,过了二十年无比普通的学生生活,别说接触到枪,就是连架都打得少,他的直觉从何而来? 天生的吗? 绝枪不知道,他只知道他的处境很危险,沈非已经靠近了他所在的钟楼,原本他是准备了退路的,但看到沈非狂奔的速度,他清楚那条退路没有用了。 他现在能做的,就是不停的开枪,不停的射出子弹,赌沈非的直觉有那么一次不灵,不要多了,他只要一次,便能解决掉沈非。 沈非抱着苏锦瑟冲进了钟楼,绝枪一边装子弹,一边联系组织,等他联系上组织,刚刚说出“小心”两字,沈非就破门而入。 绝枪顾不得再说话,将狙击枪当成机枪一样疯狂开枪,不到十秒的距离,绝枪根本不需要瞄准,闭着眼睛都能击中对方,但此刻他的子弹却没有一颗能接触到沈非的身体,全都擦身而过。 虽然他的狙击枪一次能装十二颗子弹,比那种一次性一颗子弹的狙击枪多了许多,但对沈非来说都没用,绝枪几乎是在一瞬间射完了子弹,旋即摸出手枪射击。 绝枪玩的是枪,不管是取枪、拆枪、组合枪,以及装子弹等等速度都很快,可沈非速度比他更快。他刚将手枪取出来,要开枪射击时,沈非便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抓住了他的枪。 下一秒,绝枪扣动了扳机。 却没有子弹射出。 因为沈非竟然生生将枪给折弯了,成了一堆废铁。 绝枪听说过黑榜组织里排名靠前的绝顶高手,拥有这种骇人的力量,但他从来没有亲眼见识过,现在亲眼看到,却是那么的触目惊心、震人心魄! 沈非将枪扔掉,一脚踹得绝枪跪在地上,冷声说道:“你又是哪种级别的杀手?” “我不会告诉你!” “你能瞄准我,那你应该看到了金一的下场吧!” “我……” 绝枪想到金一浑身被踩碎的画面,身子一颤,接着咬紧了牙齿,哪怕是受到那样的痛苦,他也不能说出黑榜的秘密,黑榜是更加吓人的存在。 看到绝枪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沈非淡淡说道:“我最欣赏的就是硬汉子,希望你能撑下去!” “你休想从我这里知道半点消息。” 绝枪已经做好了承受沈非狂踩的准备,可他又一次想错了,沈非并没有用脚踩他,只是在他的身上按了十几下,有一股股像是寒流的东西涌在体内。 正当他想着沈非这是在做什么时,绝枪感觉到那些寒流就像炸弹一样,猛然爆炸开来,爆炸出无与伦比的痛苦! 绝枪有一种像是堕入了阿鼻地狱的感觉,呼吸是痛,睁眼是痛,就连心脏跳动、血液流动都是痛! 痛不可言! 绝枪大张着嘴想要痛嚎出声,却发现吼不出半点声音,就像被死神扼住了喉咙,这种无声的痛苦,让他的心理防线快快接近崩溃边缘! 沈非没有杀掉绝枪,也没有问他事情,直接转身走了,绝枪看到沈非离开,恐惧万分,他想要叫住沈非,却是毫无能力,沈非带着苏锦瑟到锦城大酒店,住进了他们曾经呆过的那间总统套房。 “老婆,你先去洗澡,我叫人送点东西上来。”沈非放下苏锦瑟,苏锦瑟却没有去洗澡,开口说道:“沈非,对不起,是我给你带来了这样的灾难。” 沈非摇了摇头,“老婆,你给我带来的,不是灾难,而是幸福!”沈非脑海里浮现出了遇到苏锦瑟,神针最终融入脑海的画面。 “不是的,如果我不让你当挡箭牌,陈强就不会请杀手来杀你,也就不会有后面这一连串的事情。” 苏锦瑟很自责,沈非再次摇头,从眼前推理的事情来看,一系列的事情确实源于陈强,如果不是陈强,就不会有遇上净化杀手组织,更不会因为去皇家一号而碰上被追杀的曹蒹葭。 但是,沈非很清楚,事情的最终根源在于神针,他得到了神针,拥有了强大的能量,就算不是陈强,也会有张强、李强、王强等等导火线,他迟早会卷入那个事件。 陈强一事,只不过是提前爆发了而已。 沈非捧着苏锦瑟的脸,“这些事情,由我来对付就行!老婆,你要做的,就是开心快乐!无论我发生什么事,老婆,你只需要知道,在我心里,你很重很重!” 说完,沈非吻了下去。 苏锦瑟心思潮涌,说真的,她现在过的生活,与她所想的那种平平淡淡的生活完全相反,她现在过的是无比的刺激、惊心动魄,就连爱情也是如同燎原之火。 按理说,她是应该抗拒这样的生活,可她心里却没有抗拒,不仅仅是因为这一切是她引发,更重要的是因为她发现自己离不开沈非。 车子撞来,是沈非奋不顾身救了她。 炸弹绑身,身处死境,沈非却仍然来了,不离不弃! 沈非已经刻进了她的骨子里,融入了她的灵魂里,她爱他! “沈非,我爱你!” 苏锦瑟在唇舌间说出这一句话,不等沈非回应,便狂热地吻了进去,似乎受到了今天晚上的刺激,苏锦瑟的吻是前所未有的狂热! 这一夜,两人依然相拥而眠,虽不曾跨过最后一道防线,但其间美妙,却不足外人道也。 苏锦瑟经历了只有电影里面才出现的事情,心中受到了影响,在沈非的安抚之下,清晨起来,苏锦瑟已是容光焕发! 经历让人成长! 这条铁律对沈非适用,对苏锦瑟同样适用,接连两次的生死经历,让苏锦瑟深刻的明白到,她以前梦想的那种平淡生活,将离她远去,她以前做的完成学业,出来找个工作,或者考个研的规划,也不再适合于她。 对此,她不抱怨,也不怀念,她要做的,就是面对。 与沈非一起面对! 所以,当苏锦瑟穿着睡衣,沈非光着身子从后面将她抱住,又要做坏事的时候,苏锦瑟转头吻了一下沈非,认真地说道:“我能做什么?” “做我的老婆!”沈非吻着苏锦瑟的雪白鹅颈儿,两只手也在使坏,苏锦瑟没有阻挡,喘息着说道:“我不想当花瓶!” “你是花瓶吗?我怎么不知道,看来我得好好检查检查!”沈非的检查,让苏锦瑟眼里有了春色。 “沈非,你若只是一个普通人,我愿为你炉边灶台、柴米油盐、营造一个温馨的家!但你现在不是了,你会变强,你会飞得更高,我不想你站在高处的时候,你身边,却没有我!” 苏锦瑟双手环住了沈非的脖子,山峰耸立,沈非的手从下面爬上来,爬过有着曼妙曲线的平原,攀过挺立山峰,摩挲着苏锦瑟的下巴,“老婆,我身边不能没有你,无论我是怎样,都不能没有你!” “所以,我要陪你走遍世间繁华,看尽人间璀璨!” “你就是我的人间。” 沈非坏坏地笑着,手指滑下,睡衣大开,那美妙的风景,一露无遗地呈现在沈非眼里,璀璨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