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求灭火 - 妖孽狂医

第七十七章 求灭火

沈非最终没有将苏锦瑟给璀璨掉,他抱着苏锦瑟说道:“老婆,那你就当我的规划师,帮我想一想,我应该怎样才能做更多的好事,得到更多人的感激。” “对你很重要?” “非常重要!” “好!” 苏锦瑟没有问为什么,她只需要知道对沈非很重要就行了,而且,这样的事,也是她喜欢做的,就像欢欢一样。 沈非说了燕南天、何小秋、林乐三人也在帮他想法子,还说了那一千万的大概去向。接着,沈非紧紧挨着苏锦瑟,咬着苏锦瑟的耳朵,“老婆,求灭火。” 苏锦瑟疑惑,“灭火?” 沈非坏笑着,将某根发怒的坏东西顶了苏锦瑟两下,苏锦瑟立马明白要灭的是什么火,白眼一甩,“流氓,就不给你灭,谁让你欺负我来着。” 苏锦瑟跑去了浴室,快快地关上门,沈非还大声说道:“老婆,你点燃了我的火焰,不能不负责任啊!” “就不灭!” 苏锦瑟嘴里说得坚定,但她的眼睛里,却也有着情意波动,显然她也被沈非之前的“璀璨”给弄得有些动情。 打趣了好一会儿,两人才离开酒店,去吃了早饭,沈非将苏锦瑟送到教室,准备离开时,苏锦瑟猛地抱住他,在他耳边说道:“替我,保护好自己!” “我会的,咱们还要一起璀璨呢!” “流氓!” 苏锦瑟走进了教室,看到了叶静云,有些惊讶地说道:“静云,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就回来了,有点事便没有回寝,今天直接来上课了。”叶静云回答着,却清楚地感觉到苏锦瑟变了,多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气质,这种气质让苏锦瑟愈加迷人。 叶静云很清楚,苏锦瑟是为沈非而变,心里不由感叹,“这个花心大萝卜,似乎还真有几分本事!” 两女交谈着的时候,沈非已经狂奔向钟楼,昨晚的事情,当然不能就这样结束,他昨晚没有理会,是因为他要陪苏锦瑟,不能让苏锦瑟有心理阴影。 现在,该是处理的时候了! 不一会儿,沈非便到了钟楼上面,绝枪还躺在钟楼里,经过一样的痛苦折磨,绝枪已经不成人形,心理防线更是崩溃得干干净净,他看到沈非到来,那充满绝望、恐惧的目光里,露出一缕希望的目光。 沈非说道:“我以为你会是硬汉,挣扎着从楼顶摔下去呢!只要死了,你便能摆脱痛苦!你没这样做,是想好了吗?” 绝枪赶紧点头。 “你是黑榜的人?” 绝枪再点头! 沈非昨晚便猜测到了,绝枪的枪法让他想到了极刀的刀法,都是那么犀利,而且杀手组织派了个金一来,应该就不会再派更厉害的杀手,除了净化组织的杀手之外,也就只有黑榜了。 当下,沈非解除了绝枪的酷刑! 绝枪立马开口说道:“我叫绝枪,是黑榜的人,在黑榜中排名第八十一位!曹蒹葭已经被我抓了,将她关在阳江城的一座别墅里面!我来锦城,是找龙形玉佩的!” “龙形玉佩是黑榜首领要的,具体用来做什么,我也不清楚!上面有悬赏令,谁拿回龙形玉佩,都可以提出一个要求,首领会集黑榜之力去做到!” 绝枪为了保命,更为了不再受那种非人般的痛苦折磨,将他的目的,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沈非也有些无语,曹蒹葭无意中留下的龙形玉佩,又给他带来了一个大麻烦,不过,他对这个龙形玉佩还真有了兴趣,沈非说道:“你说完了?” 绝枪赶紧又说道:“我能抓住曹蒹葭,是因为她的三叔曹云华出卖了她,曹家曾经是炫赫一时的大家族,是洪门的中坚力量,势力极大,可随着时代变迁,曹蒹葭的爷爷却仍遵守着洪门门规,不肯做一些违法犯纪之事,所以,曹家没落了,只相当于洪门的外围。” “现在曹家家主是曹蒹葭父亲曹云中,曹云中依久秉持洪门门规行事,曹云华觉得曹云中的做法是错的,觉得曹云中会将曹家带入死亡深渊,所以,曹云华想拿曹家的家传之宝龙形玉佩换一个曹家崛起的机会。” “可曹云中似乎察觉到了,事先让曹蒹葭带着玉佩逃走了,似乎是让曹蒹葭将玉佩带给一个人,不过曹云华并没有暴露出来,所以,仍然提供着消息,曹蒹葭的行踪一直在我们掌握之中。” 听着绝枪所说之话,沈非感慨不已,以前“洪门”这个词,只存在于历史书、电影、电视、小说中,现在他却是快要真正地触摸到了!真的是不进这个圈子,永远不会这个圈子到底有着什么! 沈非不知道洪门门规具体是什么,却大概知道是惩恶扬善,救国爱民,不得为非作歹一类,在如今这个一切向钱看的社会,要想赚钱不玩一些手段,是万万不行的,完全遵守那些门规,确实会阻挠家族的发展。 不过,沈非觉得能在如此浮躁的社会,还保持着一颗正义之心、善良之心,却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相对的,沈非对口袋里那枚龙形玉佩的兴趣更加地浓了,一枚玉佩,就能让一个家族崛起,这枚龙形玉佩代表着的意义,肯定不简单! 沈非看着绝枪不说话,绝枪不知道沈非要问什么,但他又不敢不说,忙将他知道的东西一五一十给说出来。 “黑榜是一个非常强大的组织,我属于黑榜里面的战斗力量,黑榜还拥有经济、官场上的力量,这些力量具体是怎么存在的,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能找到您,就是因为上面给了我不少的帮助。” “战斗力量一方面,黑榜中还有比您更强的存在,而且他们人很多,也许黑榜现在已经知道我落在你手里了。”绝枪眼神有些闪烁。 “所以说呢?” “如果您要让我带路去救曹蒹葭,那可能就会落入他们的陷阱当中,这个陷阱会很厉害,您要去的话,一定要做好万全的准备。” 绝枪这话完全是站在沈非的角度来说的,沈非淡淡说道:“那你是想当一个美味的诱饵,还是想成为陷阱中的一部分?” 听到这话,绝枪浑身一颤,本能地想起那令他如坠地狱般的痛苦,旋即又想到黑榜的强大与狠辣手段,沈非不等他回答,又说道:“除了这些,你还有其他要说的吗?” “我……” 绝枪还真不知道该要说些什么,他知道的都说出来了,沈非冷冷一笑,“既然没有说的,那恭喜你,你就永远不会再承受痛苦了。” 沈非抓住绝枪的脚,将他拎到了楼顶边缘,这个时候绝枪真正明白到“不再痛苦”的真正含义,他脑子快速转动起来,想着还有什么能说的,还是要说到沈非心里的。 就在沈非将他悬空,就要扔下去的时候,绝枪忽然看到金一被干掉的那个楼顶,脑海里顿时闪过一道亮光,赶紧说道:“我可以成为你的枪,去对付净化杀手组织!” 话音刚落,绝枪被扔在了楼顶,绝枪站起来大松了一口气,他从来没觉得站在地上的感觉,是如此的幸福! 沈非淡淡说道:“何必呢?扔下去,你就能一了百了!可你非得要当我的枪,还要和强大的黑榜做对,我看你不爽,还会让你承受难以想象的痛苦,而且一不小心,你还会被净化组织的杀手,或者是黑榜中人干掉,那不是浪费吗?” 听着这些话,绝枪觉得沈非,简直就是一个魔鬼!而他现在,却必须要臣服于魔鬼!绝枪近乎于发誓般地说道:“我会努力让自己射出更多的子弹!” 沈非出手,施展妙手回春,治好了绝枪身体里的所有暗伤,绝枪眼睛大睁,身体里涌动着的那股热流,让他有种质变的感觉,这种感觉他经历过好几次,每一次都让他实力大增,这才成就了今天的绝枪! “他是怎么做到的?” 绝枪心中震撼到了极致,沈非说道:“我能治好你腰间的枪伤,胸口的刀伤,大腿处的箭伤,以及身体里残留的一些毒素!就能给你一百个枪洞,一千道刀伤,一万道箭伤,还有将你泡在毒液池子里。” 沈非这番话,让绝枪颤抖起来,那些枪伤、刀伤、箭伤、毒素全都是真的,是他以前训练和执行任务时留下的,也正是这些伤制约了他的实力。 “怪不得会有那种变强的感觉,原来他将我的伤全都治好了,这样的医术,简直是神鬼莫测!”绝枪心里不再是被沈非吓得臣服,而是有一些心甘情愿的臣服味道,这样的手段可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的。 “走吧。” 沈非淡淡说来,往楼下走去,绝枪赶紧跟在后面,下得楼来,绝枪忙紧走几步,坐上了他昨晚准备撤退时坐的那辆车。 虽然沈非没有说去哪里,但绝枪知道,肯定是去阳江市,去救曹蒹葭!放在沈非给他治病之前,绝枪是准备将沈非引进坑里的;但现在,绝枪有了那么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期待! 沈非手里摩挲着龙形玉佩,掏出手机,拔通了昨晚叶静龙给他留下的号码,电话刚一接通,那边便传来铿锵有力的声音,“沈少,需要我做什么?” 对方一口将沈非的身份叫破,沈非没有半分意外,冷冷地说道:“我要知道净化杀手组织的基地,以及尽可能多的杀手!” “两个小时后,给沈少答复!” “谢了。” 沈非挂断电话,眼睛里精光猛闪,听这话的意思,他们是能够查出来的,而从净化组织派出来的杀手看,还是有些实力的,基地多半也是很隐秘的,但这人却有着很大把握,这说明叶静龙的能量很大! 对此,沈非并没有多想,他想的就是要抹掉净化杀手组织,他不想坐在锦城市里,等着净化组织派出一个又一个的杀手来杀他,他在乎的人很多,他不能让父母、苏锦瑟他们都遭遇危险。 苏锦瑟那样的事情,绝不能再出现第二次! 而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净化组织永远的消失! 为此,他宁愿化身魔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