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你的速度太慢了! - 妖孽狂医

第七十九章 你的速度太慢了!

如网般子弹,明明将沈非笼罩,沈非无论怎么闪躲都逃不过子弹。可是,沈非就像没发现子弹射来一样,还是和之前那样踏步,但他的身子,却左摇右晃,仿佛喝醉了酒似的。 沈非就这样,踏着醉步,走出了致命弹网! 绝枪震惊! 他对自己的枪法有很大的信心,但是,面对魔鬼双枪,他不认为自己能完好无损地逃出去,怎么也会受点伤。 可沈非就那么轻松地走了出去! 之前他还觉得黑榜为了对付沈非,出动魔枪与鬼松有些夸张,但现在看来,只怕是远远不够。 意识到这一点,绝枪不敢再呆下去,他身子一跃、一滚,冲到车子旁边,取出箱子,三下五除二将狙击枪给组装好,以车子为掩体,朝魔枪、鬼枪发动了攻击。 虽然魔枪、鬼枪的排名都比他高,但他已不是昨日之绝枪,沈非将他伤病治好,他的枪法精进一步! 到了这般高度,精进一步,威力就大了去,绝枪自信可胜过鬼枪,有搅局的能力! 与此同时,魔枪和鬼枪却是怒火冲天,他们两人联手出战,干掉一个无名小子,那简直是大材小用。 然而,他们的第一波杀招却落空了。 特别是沈非那风轻云淡的模样,在他们看来,就是天大的耻辱! 魔鬼双枪绝不接受这样的耻辱,他们要用沈非的鲜血来洗刷,用沈非的生命来证明他们真的是魔鬼。 魔枪与鬼枪的反击相当迅速,几乎就是在沈非要踏下第二步的时候,他们又布置出了一张致命之网。 沈非算是对黑榜的强大有了进一步的认识,不说别的,光是这狙击就足够要人命的,要不是他有神针给的“灵觉”能力,早给打成了筛子。 但现在嘛,沈非踏着醉步踩过! 第二张网又失败了。 魔鬼双枪已经愤怒到了极点,更加要命的第三张致命之网又轰然而至。 结果,还是失败。 正当魔鬼双枪又要射出第四张致命之网时,鬼枪忽然直觉不妙,他也不转头去看,身子条件反射往旁边扑去,可还是慢了一步,一颗子弹钻进了他的肩膀上。 “绝枪!”鬼枪厉喝,“绝枪真的背叛了组织,还敢打伤我,该死!”毫不犹豫,鬼枪将狙击枪瞄准了绝枪。 魔枪与鬼枪联手都奈何不得沈非,现在少了鬼枪,魔枪更加不能威胁到沈非,他只能眼睁睁看着沈非闲庭信步般走进了地下室。 “麻的!” 魔枪骂了一句,同样将枪口对准了绝枪。 绝枪的处境立马严峻起来。 沈非却走进了地下室,就在沈非要推门的一刹那,危机感汹涌而来,比魔鬼双枪给他的危机都还要浓。 “这坑,果然犀利。” 沈非说着,却是没有半分惧意,一脚踹去。 顿时,厚重的石门,被沈非踹掉,往里面飞去! 花豹在听到脚步声的时候,已经做好了准备,嘴角露出了狰狞的笑容,还对着曹蒹葭,伸出舌头在他的嘴上舔了一圈。 有魔枪鬼枪联手出战,沈非就算来到地下室,多多少少都会受伤,而且受伤肯定不会轻,他再出手,轻而易举就能干掉沈非。 等干掉沈非后,他就能当着沈非的尸体,把曹蒹葭给凌辱了! 光是想一想那画面,花豹就无比的兴奋。 这时,门被踹开了,花豹第一时间攻击出去,不愧是豹子,速度好快,只见残影一闪,花豹便已经杀到门口。 也就在这时,花豹眉头紧皱,在他想来,这门被踹开之外,沈非就会冲进来,他出手直接分了沈非身体。 然而,飞来的不是沈非,而是门! 听那风声,力量还很强,花豹不敢大意,忙双手合什,立马大门前的出现了四根细若发丝,却坚韧、锋利无比的丝线,四根丝线组合成了一个“井”字。 大门撞到这些丝线上,顿时像豆腐一样,被丝线给切成了九块,散落在地,最中间一块砸向花豹,花豹出拳将其击得粉碎。 这一连串动作,看起来很轻松,可花豹的气息却不由粗重了几分,花豹那丑陋的脸上还满是怒火,他本来是要分割沈非的尸体,给沈非致命一击,以最快的速度解决战斗。 结果他分掉了一个大门,还吃了一点暗亏! 大门破碎,沈非出现在门口。 曹蒹葭看着那一个挺拔的身影,眸子大睁,里面全是不可置信的目光! 是的,她奢望过沈非会来救她,但也只能是奢望,因为那是永远不可能发生! 可此刻,沈非却真正的出现在眼前。 这种惊喜,无法用语言来描述,曹蒹葭只知道,此刻她心里满满的全是沈非! 她,被征服了! 沈非看着那被分裂成几块的大门,心里也是吃惊,黑榜中的高手还真不少,这人将速度与细丝结合,威力还真是骇人。 若不是“灵觉”感应到,他就那么冒然闯进去,猝不及防之下,还真有可能受上重伤! 沈非吃惊,花豹更吃惊,看到沈非的一瞬间,便脱口喊道:“你没有中枪?” “我为什么要中枪?” 沈非冷声反问,花豹心里倒抽了一口冷气,他在黑榜中排名第五十位,还是以速度见长,但是,他面对魔枪、鬼枪联手狙杀,想要逃脱,必定要受伤。 但这个沈非,浑身上下干干净净的,没有一滴血,更没有一个枪洞,这足以说明沈非不是一般的强大! 花豹猛地想到刚才之事,冷声问道:“你怎么知道门后面有陷阱?” “你很想知道?” “说!” “不好意思,你长得太丑了,我没有说的欲望!” “你敢说我丑?” 花豹立马狂暴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千万不要说花豹长得丑,因为那是花豹的禁忌,谁说了,花豹就会想方设法报复回去,用最残忍的方法杀掉对方。 甚至有过传言,说花豹能练就一身厉害的功夫,就是因为别人说他丑,而他就杀别人,在被别人追杀或者警察拘捕的时候,练出了极快的速度。 现在,沈非说他丑,花豹不怒才怪,他的额头已经绽出了一条又一条的青筋,胸口更是起伏不已,拳头更是捏得咔嚓直响。 沈非却像没看见一样,继续说道:“长得丑不是你的错,可你出来吓人,还抓我的女人,那就是你的错了!” “老子要将你碎尸万断!” 花豹冲向沈非,跑出了“之”字形,随着花豹跑过,又有一根“之”字形的丝线割向沈非,这些丝线因着花豹那骇人的速度,不是轻飘飘的浮在空中,而是如同利剑! 沈非冷笑,若是没有发现丝线,这个花豹还挺难对付,但知道了,花豹就不算什么,沈非淡淡说道:“你的速度太慢了。” “哈哈哈哈……”花豹狂笑出声,“老子就是靠速度吃饭的,能和高速行驶的一百二十码车子相比,你说老子慢?” 沈非不再多言,将他三百六十码的速度全部爆发出来。当花豹刚冲到半路上的时候,沈非就已经绕过了“之”字型丝线,出现在花豹身后。 毫不犹豫,一记重脚踹在他的屁股上。 花豹见沈非消失,心中就感觉大不妙,可不等他做出反应,沈非已经踹中了他。当即,花豹吐血,身子像一块石头般撞向墙壁。 若是撞上,只怕受重伤。 赶紧的,花豹将“之”字丝线,轰在墙壁上。 但这次没有墙壁的冲力,丝线并没有发威,只是将墙壁稍稍破坏了一点。旋即,花豹撞在了墙上,陷了进去。 “我说了,你速度很慢。” “……” 花豹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他那一百二十码的速度绝对不慢,以人力与车力相比,这已经能惊倒一大片人,可是,相对于沈非的速度,他的速度真的好慢! 他的速度是多少? 两百码?还是三百码? 花豹觉得只多不少,可这么吓人的速度是怎么练出来的? 就算是从出生就泡药澡,改善体质,也做不到这一步啊! 沈非却是看都没看,直接往曹蒹葭走去。 曹蒹葭看傻了,她没看过花豹杀手,但是能排在第五十名,可见花豹的厉害,不说别的,就是花豹刚才将大门分割掉的那手攻击,就能将极刀连人带刀给分割掉。 可花豹却不是沈非一招之敌,沈非一脚就将他踹进了墙壁里,他这一脚踹的可是花豹啊,沈非到底有多强? 曹蒹葭不知道,但她心里却浮出了一个念头,这么强大的男人,当他的情人,似乎也不是什么坏事儿。 虽然她是曹家的女人,可要不是沈非赶来救她,她现在已经被花豹凌辱了,只怕比妓女都不如。再说,曹家也不是以前如日中天的曹家,曹家现在毕竟没落了。 心里想着,沈非已经来到了她的面前,摸着曹蒹葭的脸,“小情人,想我没有?” “恩。” 曹蒹葭点了头,这些天,沈非的身影可一直在她脑海里转悠。 沈非解掉曹蒹葭的束缚,曹蒹葭想要站起来,可身子太过于虚弱,一下子就扑到了沈非的怀里,沈非笑道:“小情人,你这也太急了吧。” “我……” 曹蒹葭苍白的脸上露出红晕,沈非看着她的山峰,寻了穴位施展妙手回春,一分钟之后,曹蒹葭有了不少精神,虽然还很饿,但已经能够站立起来。 “沈非,谢谢你。” “小情人,你的谢意,能不能更有诚意一点?” 沈非笑着说来,那只手却在她身上使坏,曹蒹葭当然明白沈非所说的“更有诚意”是什么,不过她也明白沈非就是逗她玩的,沈非要真的想对她做什么事的话,那晚就把她吃掉了,她根本逃不掉。 就在这时,花豹从墙壁里挣脱出来,径直朝外面跑去,沈非见状,冷声说道:“丑八怪,我让你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