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一不小心拱到了呢? - 妖孽狂医

第八章 一不小心拱到了呢?

有兰姐这个真实的例子,燕南天三人是真的服了,个个表示为了女人,一定要多做好事,沈非笑着与三哥们儿一顿狂喝,各种胡扯。 这一喝,就喝到了天黑,餐馆里的客人都走光了,沈非他们还在喝,兰姐不断给他们上菜,让他们桌子上一直摆满了热腾腾的菜,还是不同的菜品。 沈非被深深感动了,兰姐一个女人开餐馆,相当的不容易,他不过是给她治了个小病,兰姐又是谢谢又是请吃饭,而且还做这么多菜,他在寻思着怎样回报兰姐。 燕南天三人则是无比的羡慕,林乐与沈非碰了一下酒杯,夸张地说道:“我悔啊!早知道我就去抱啤酒了,兰姐绝对的贤妻良母啊,这么好的白菜,就被你给拱了。三哥,你同时拱几颗白菜,拱得过来吗?” 沈非喝尽杯中酒,笑道:“就是再来几颗,也毫无压力!” 何小秋又举杯说道:“吹牛,苏锦瑟可够得你受了,更别说李莫愁,你要敢拱李莫愁这颗白菜,李莫愁不把你解剖成十八块才怪。” “一个月的午饭!赌吗?” “赌……” 何小秋条件反射就要赌,可刚说出一个字,猛地想起了苏锦瑟一事,想到沈非已经摸了顾妙暄的手,立马转口说道:“我才不和你打赌,坑了我早餐,还想坑我的午饭!” 燕南天说道:“老三,我敢和你打赌,学校里有一颗白菜,你肯定拱不上!” “哪颗?” “校花榜上排名第二的叶静云!其实,我觉得叶静云是第一才对!你不知道,叶静云一看就有种气质,这气质不是装出来的,而是骨子里透出来的,能有这种气质的,绝不是一般人。” “叶静云啊?” 沈非脑海里已经浮现出了两条洁白如玉的美腿,还有起伏不已的山峰,以及肌肤的那种柔滑感,燕南天继续说道:“我听一在学生会的老乡说过,叶静云在学校里除了她的名字之外,再没有任何资料!反正,叶静云这颗白菜,不仅是水灵灵的,还是翡翠绿的,常人很难拱到啊!” “一不小心我拱到了呢?” 沈非想起了自己与叶静云争论到底是先得心,还是先得身的问题。燕南天直接拿过一瓶啤酒,“你要拱到了,以后你就是我老大,你说向东,我绝不向西!现在,咱们吹一瓶!” “行啊!”沈非弯腰去拿酒,发现没酒了,对燕南天说道:“你等着,我去拿酒。” 沈非走到厨房里,兰姐正在给他们炒菜,看到沈非进来,兰姐忙转身过来说道:“都喝这么多了,别喝了,再喝就该醉了。” “醉了正好赖在兰姐这里不走了,兰姐,能求个收留吗?”沈非笑着说来,兰姐脸一红,拦下了沈非,“你站在这里,我进去拿酒。” “这哪行,我是男的,当然是我去拿。”沈非一把抓住兰姐,用的劲比较大,这一拉,就将兰姐拉到了怀里,紧紧贴在一起,沈非一嘴的酒气喷在了兰姐脸上,喷得兰姐都要醉了似的。 兰姐一张脸红润得像桃花盛开,配上她那精致的脸庞,真的是美得不可方物,沈非情不自禁吻了下去,兰姐看到,知道自己该推开沈非,可不知怎么的,她感觉浑身无力,费了好大的劲,兰姐才张开口:“沈非,你醉了。” 沈非回神,见自己与兰姐的脸只有一厘米的距离,笑着说道:“兰姐,你应该迟一秒再提醒我的,那样我就非礼到你了。” 说完,沈非笑着去抱啤酒,兰姐见沈非没有真正流氓下来,松了一口气,心里却在想着刚才沈非真的亲了下来,她会不会拒绝,兰姐隐隐觉得真要亲了,只怕会点燃她心中的长久压抑的火苗。 沈非抱着啤酒回到座位,直接和燕南天吹了一瓶酒,燕南天说道:“老三,两天不见,你的酒量也长了不少啊!” “这叫真人不露相!” “还真人!来,继续喝!” 沈非丝毫不惧,以前他的酒量确实不怎么行,可让神针脱胎换骨一次之后,他的酒量变强了不少,四人又喝了一个小时,何小秋醉得趴在桌子上,林乐则说着胡话,嘴里冒出一个个岛国女优的名字,还说出每个女优的特点,什么凶大,腿长,身材辣,还有叫的好听之类。 就燕南天与沈非还有些清醒,燕南天看了一眼,说道:“老三,我们撤了吧,再喝下去,这两货就要醉成一滩烂泥了。” “行,撤人。” 沈非将钱包里的六百多块钱,全部放在了桌子上,扶起林乐往外走去,走到门口时才说道:“兰姐,我们走了,多谢招待啊。” 兰姐走出来,看到桌上的钱,忙一把抓住追了出来,“沈非,我说过请你们的,这钱你必须收回去!你帮我……” 沈非当然不会收,林乐醉熏熏地说道:“兰姐,不,三嫂,反正三哥的钱迟早都是你的,你就收下吧!对了,三哥,你不用送我,我自己能回去,你留下来好好陪三嫂。” 兰姐脸蛋儿刷地飞满红霞,就像火烧云一样,沈非笑道:“兰姐,收着钱吧,你要不收,这货肯定会把我说成是你养的小白脸。” “可是,就算付钱,也用不了这么多的。” “三嫂,那是三哥上缴的,一定要给三哥缴光,不然,就有其他女人给他缴了。”林乐是真的醉了,酒话连篇。沈非说道:“多的钱就先留在兰姐那里,就当我们预交以后的饭钱。兰姐,快回吧,天黑了,你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呆在外面,出了事我可要心疼的!” 这话一入耳,兰姐心绪波动起来,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享受过这种关心了,兰姐看向还在喊着“三嫂”的林乐,决定先把钱收起来,低声说道:“谢谢,你们回去也小心点。” 沈非看到脑海里的一大团红光,感觉很不可思议,他不就说了句话吗?兰姐就送给他这么多的“感恩之心”能量,兰姐真的是太好了。 “放心吧,我们四个大男人,还会有人劫色不成?就算有人劫色,我保证拼命反抗,为兰姐保住清白身子!”沈非满脸痞笑。 兰姐哭笑不得,这沈非说话就没个正形,要换个人这样说,兰姐保证心生厌恶,不会理他,可听沈非说来,她心里却生出了丝丝暖意。 沈非目送兰姐回到餐馆里,才转身往学校走去,刚转过一个弯,沈非停住了步子,因为前面有八个人一字儿排开,把路给封了,这八个人手里还都拿着铁棍。为首一人胸口上拴了根小指粗的链子,金光灿灿的,在黑夜里特别显眼。 很显然,这些人来者不善,沈非直觉这八个人是冲着他来的。 果然,链子男说道:“小子,你就是沈非。” “不错!” 沈非瞬间想明白这些人是谁叫来的,除了陈强,不可能再有第二个人选。 链子男挥手说道:“哥几个等你老半天了,兄弟们,别浪费时间了,一起上,废了他的双手双脚!咱们还要去潇洒呢!” 立马,链子男身边的七个人就向沈非冲去,燕南天忙将何小秋放在旁边,挡在沈非面前,说道:“老三,我来挡着,你赶紧报警!” “大个儿,老子劝你不要多管闲事,否则,老子连你一起打!” “来啊!” 燕南天半分不惧,拉开了架式,沈非心中感动,从后面走了出来,说道:“老大,你扶着老四,这些人找的是我,让我来对付。” “兄弟得有难同当!” 燕南天就要冲上去,沈非将林乐推到了燕南天怀里,大步往前冲。 链子男看到沈非一个人冲上来,嘴角满是得逞的笑容,凭沈非那瘦胳膊细腿儿的,随便一个兄弟就能废了他,打断他的双手双脚之后,十万块钱就到手了,这钱挣得实在是太轻松了。 就在这时,沈非已经冲到了前面,一平头持着铁棍砸向沈非的肩膀,沈非出手抓住铁棍,用力一扯,将铁棍夺在手里,顺手就朝平头肩膀砸了下去。 砰! 平头被砸趴在地,捂住肩膀痛叫不已,他感觉自己的肩膀被砸断了。 燕南天正要冲上来帮沈非的忙,看到这个画面,不由愣住。链子男也发了愣,整个人呆住,这沈非出手太快了,太猛了,能把平头直接砸倒,那一棍的力量,怎么也得有上百斤。 其他人也是一蒙,他们蒙了,沈非可没有住手,抓着铁棍狂砸下去,“砰砰砰”地一顿狂砸,剩下六个人也被砸趴了,每个人被砸的部位都是右边肩膀。 从沈非冲出来,到沈非干倒七个人,不过就是三秒钟的功夫。链子男惊呆了,这小子太能打了,他都没有看清沈非的动作。见沈非朝他走来,链子男一声厉喝,双手抓住棍子朝沈非脑袋砸来,沈非砸棍,与他硬碰硬。 噼噼啪。 铁棍相撞,火花四溅。 链子男感觉到手臂发麻,手中铁棍脱手,不等他有第二个反应,沈非的铁棍重重砸在链子男肩头,链子男“啊”地一声嚎叫,趴在了地上。 沈非一脚踩在他背上,说道:“肯定不是陈强叫你们来的对吗?”

上一篇   第七章 泡妞秘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