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那就让你玩个够 - 妖孽狂医

第八十章 那就让你玩个够

花豹亲眼见识到沈非的实力,早就心慌不已,再看到沈非和曹蒹葭关系亲密,而他之前对曹蒹葭说了那么些话,等曹蒹葭想起了他,他必死无疑。 所以,花豹用丝线割碎身边坚石,拼命逃了出来,往外面狂奔,他想着到了外面,有魔枪、鬼枪相助,他逃出生天的希望更大。 可他刚有落到地上,就听到沈非那冰冷的声音,顿时有一股寒气从脚底板冒到脑门心,花豹从未这么惊慌过,他爆发潜力,不要命地向往狂奔。 然而,花豹那一步都还没有完全踏在地上,沈非就拦在了他的前面,花豹已经知道沈非的速度相当恐怖,但事实再一次发生的时候,花豹心里万分恐慌。 慌归慌,花豹反应相当快,抓起丝线就往沈非套去,沈非目光一冷,闪电般出手捏碎了花豹的手骨,抢过了丝线。 遂即,沈非跑出残影片片,将那些丝线困在了花豹的身上,嵌进了血肉里面,花豹浑身颤抖起来,他能在黑榜中排名第五十位,这根丝线有着很大的作用。 他的丝线是用特殊材料制作的,比刀锋还要利,不仅能够割石如豆腐,还能削铁如泥,如此厉害的丝线,割裂血肉身体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儿。 花豹用这根丝线杀了很多人,每个人都被他分成了很多块,特别是一个他恨之入骨的人,更是被他碎尸万断,真正的万断。 可花豹万万没想到,这根丝线有一天会缠在他的身上!花豹看着沈非,眼珠子里都涌着浓浓的恐惧! “刚刚学的,你看绑得怎样?” “我叫花豹,是黑榜……” “看来是绑得不好了,没关系,我再绑一绑!” 沈非本来手中剩余的丝线并不多,根本不够缠上一圈,但说完这句话后,沈非生生拉紧丝线,绑了一圈。 丝线在血肉里割得更深了,有些地方还割到了骨头,花豹脑海里浮现出他曾经割裂那些人的画面,心都在打颤。 “求你,放过我!我……” “行啊,没问题!我现在允许你往外走了!” “谢……” 花豹惊喜万分,说着就要往外走,可刚刚踏起脚,身上的剧痛就将他拉回到残酷的现实,丝线缠在他身上,线头却在沈非手里,以沈非那强悍的力量,他这一走,就会将他的小命给走没了。 “大哥……” “你在骂我?” “我没有。” 花豹很委屈,大哥这个称呼怎么成了骂人的话? 沈非大怒道:“奶奶个熊,你长得这么丑,还叫我叫大哥,不就是拐着弯骂我丑吗?古人说得不错,丑人多作怪!” “我……” 花豹颤抖得更加厉害,曹蒹葭看到花豹那畏惧模样儿,眸子精亮,花豹最讨厌别人说他丑,谁说他就要跟谁拼命,可沈非一次又一次说他丑,花豹却不敢拼命,反而越来越害怕。 沈非冷声问来,“你走不走?” “我……我可以给你钱!沈少,只要你放了我,我能给你很多很多的钱!” “说个数字来听听。” “五百万!” 花豹报出了一个他自认为比较多的大数目,刚刚说出来,沈非便将丝线收得更紧,“你是在打发叫花子吗?还有最后一次机会!” 听到沈非的话,花豹直发晕,那可是五百万啊,在他眼里就是叫花子。想是这么想,但花豹不敢迟疑,又说道:“三千万!我出三千万买我的命!” “什么?堂堂黑榜高手的命才值三千万?这样的价格,对你来说,简直就是污辱!既然你不要这个机会,那咱们就一起出去晒晒太阳吧!” 沈非踏步往前走去,大部分的丝线都割到了花豹的骨头上面,只要沈非一用力,他就是骨断命亡的结局。 花豹再不敢有所保留,“沈少,五千万!五千万是我所有的钱了,你放了我,我马上就给你。” “先拿钱。” “沈少,我拿了钱,你能放过我吗?” “没问题。” 听到沈非干脆利落的话,花豹表示怀疑,可小命在沈非手里,他别无他法,只能赌一把,而且沈非食言,他也留了后手! 花豹万分痛苦地从贴身衣物里面掏出一张黑色的卡,这卡片的大小和银行卡差不多,但这张卡上,却有一只花斑豹子的图案。 “沈少,这张卡能够在天地典当行取五千万!” “天地典当行?” “恩!阳江市就有天地典当行,天地典当行只认卡,持卡就能取钱,不过天地典当行会收取百分之五的手续费!” 沈非眉头一皱,这年头虽然还是有开典当行的,但已经是极少一部分了,而且去典当行取钱,怎么都有些怪怪的味道,还有那百分之五的手续费,可不是一般的贵。 沈非看向曹蒹葭,曹蒹葭点了点头,表明花豹所说不假。沈非懒得再问其中蹊跷,接过了黑卡。 花豹忙道:“沈少,卡你已经拿到了,你该放我了!” 曹蒹葭赶紧说道:“沈非,不能放他,他叫花豹,在黑榜中占第五十名,更为残忍,要是放了他,他养好伤,肯定会报复的。” 花豹恨死了曹蒹葭,“沈少,我不会的,我发誓,我绝不会报复。” “我相信。”沈非淡淡说来,“因为死人,是报复不了的!” “你说话不算话!” “我只对人说话算话,可你是人吗?你不是人,你是畜生,是丑八怪,所以,我为什么要算话?再说了,我说没问题,是杀你没问题,也不是放你没问题,你想多了!”沈非根本就没想过要放走花豹,这样的恶徒,放走了就是给自己找不愉快。 这时,花豹狂笑起来,“小子,你以为死人就不会报复吗?你等着吧,你杀了我,你总有一天也会死的!” 沈非剑眉一扬,他听得出花豹这话不是恐吓,而是真的有安排,可他半点都不惧,有后手又怎样?沈非一脚踢向花豹,速度之快。 快得花豹都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身子就飞了出去,撞破了门,也就在飞出门口的一刹那,花豹整个身子被肢解成十多块,散落在地。 呆在门口的短发女人,看到花豹飞出来的一瞬间,眼睛里闪过一抹喜意,因为现在能救她的,只有花豹了。 可她的喜意还没有完全涌在脸上,便看到花豹整个身子都爆裂成十多块,死得不能再死,短发女人惊呆在地,浑身颤抖。 同样惊呆的,还有绝枪。 绝枪万万没想到,组织不仅派了魔枪、鬼枪来狙杀沈非,更是派了花豹在下面等着沈非,这样的陷阱,绝对是无比强大的。 但他更加没有想到,如此厉害的陷阱,却对沈非半点威胁都没有,排名第五十的花豹,竟然被他自己的成名利器给杀死了。 愣神之后,绝枪顾不得肩膀上已经中了一颗子弹,再次与鬼枪对射,他必须要展现出应有的实力,要不然他就是想当沈非手中的枪都不行。 沈非刚走出来,立马就有一颗狙击子弹朝他射来,沈非眼射杀机,避过子弹让曹蒹葭退了回去,接着朝射出子弹的地方狂奔出去。 身似离弦之箭! 魔枪通过瞄准镜看到沈非的速度,也是大吃了一惊,但他的心理素质也不差,立马压住惊讶,连续狙击。 可是,无论他算得多么的准,攻击得多么精确,都没有用,沈非总能在子弹要射中他的最后一瞬间,轻松闪过。 这样的实力,让魔枪不淡定起来,再想到沈非能将花豹斩杀,从地下室里安危无恙地出来,那他的实力比花豹不知高多少,要是让这样的人近身,那他就完蛋了。 当即,魔枪撤退,先退走,改日再狙击沈非。魔枪的想法很好,但事实却是无比的残酷,他刚刚冲出来,便看到了沈非。 魔枪赶紧掏出一把精致的手枪,指着沈非,冷道:“你再往前一步,我就开枪了。” “开啊!” 沈非往前踏步,走的不是一步,而是连续往前走,魔枪赶紧开枪,可沈非全都一一闪过,在魔枪打完最后一颗子弹的时候,沈非走到了他的面前。 “你很喜欢玩枪!” “我……” 魔枪浑身直冒冷汗,这个沈非太诡异,太强大了,不等他想出脱身办法来,沈非便夺过了他的枪。 “那我就让你玩个够!” 沈非拿着枪,像刀子一样刺向魔枪的胸膛,魔枪见状心里松了一口气,沈非拿枪砸他,他最多也就受点痛,不会有生命危险。 然而,当沈非将枪砸在魔枪身上的那一瞬间,魔枪就知道他想错了,错得离谱。沈非竟然拿枪,砸碎了他的血肉,砸断了他的肋骨,砸进了他的身体里面。 噗…… 魔枪胸口鲜血狂涌,看着沈非的目光,就像看恶魔一样,沈非不再废话,抓住他的头发,像拎死鸡一样往别墅走去。 鬼枪那边,他看到沈非从地下室走出来的那一刻,也想撤退,但绝枪死死缠住了他,根本撤退不了。 因为只要他一退,绝枪就能一枪要了他的命,鬼枪不知道绝枪为什么变得这么强,不仅能在之前和魔枪的联手狙击中活下来,更是在受伤的情况下,还能压制住他。 正当鬼枪全神贯注对付绝枪时,忽然听到魔枪那边的枪声消失了,鬼枪心中一惊,预感很不妙。 就在这时,绝枪扣动了扳机。 砰! 鬼枪被爆了头! 绝枪长松了一口气,总算干掉了一个,他回过头来,刚好见到沈非拎着魔枪走回来,绝枪那颗心脏又剧烈跳动起来。 狙击手的优势,就是距离。 一千米多米的距离,能让他们神出鬼没的杀掉目标,就算失败,也能安然离开。 可这个距离优势,对沈非来说根本没有用,沈非速度太快了! 绝枪真的是被吓住了。 被吓住的还有那个短发女人,现在她终于明白绝枪为什么会背叛组织了。 曹蒹葭也觉得喉咙有点干,沈非真不是一般的强大,她心里忽地冒出一个念头,“也许,沈非可以战胜黑榜。” 沈非刚将魔枪扔在地上,手机便响了,却是叶静龙所给号码主人打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