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贵客 - 妖孽狂医

第八十二章 贵客

“不错,是要道歉!不过,道歉的是你们,跪下的也是你们!” 沈非冷光直射,李羽彤接触到沈非的目光,感觉就像一头凶猛的野兽盯住她,随时可能将她撕裂一样,让她心生惧意。 下一瞬间,李羽彤又愤怒起来,眼前这个穿着地摊货的男人,有什么让她害怕的,为了证明她的不害怕,李羽彤疯吼道:“不仅你要道歉,还有这个臭女人也要跪下给我道歉!给我……” 啪! 沈非一耳光将李羽彤的话全给甩了回去,李羽彤惊呆在当场,摸着那已经肿起来的脸,猛地尖叫起来,“小瘪三,你打我耳光?我爸是大地集团的董事长,你敢打我?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砰! 沈非一脚踹在李羽彤的小腹部位,踹得他直接跪在地上,彭宇轩看到这一幕,也是傻了。 大地集团在阳江市是巨无霸的存在,就是阳江市的一把手看到李羽彤老爸,也得给三分面子。 现在这个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小子,竟然打了李羽彤,特别是在李羽彤报出身份之后,仍然打了李羽彤! 他哪里来的这么大胆子? 彭宇轩顾不得震惊,赶紧朝沈非喝道:“小子,你等着,你死定了!”说着,彭宇轩便要去扶李羽彤。 李羽彤一把将彭宇轩甩开,用无比怨恨的目光盯着沈非,掏出手机拔了一个号码,“袁局长,我在一品香餐馆被人打了!” 挂断电话,李羽彤狞笑道:“我发誓,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别张口闭口就要人生不如死的,你凭什么让我生不如死?” “凭我比你有钱!” “有钱?”沈非笑了,“曾经有两个人在我面前,要用钱砸死我,你是第三个!既然你喜欢花钱,那我就成全你!” 沈非出手,按摩了李羽彤身上有关汗腺的穴位,当即,李羽彤浑身流出大量汗水,汗水一出,立马有臭味散开,香水味道再也压不住,李羽彤身上越来越臭,臭不可闻! 餐馆里看到这边有人闹事,疾赶过来处理的保安,闻到臭味,赶紧往后退去。彭宇轩离得最近,闻到的味道最臭,也不由自主想离远一点。 李羽彤闻到那熟悉的臭味,脸色大变,尖吼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给你一个证明你有钱的机会!你不是喜欢用香奈儿5号吗?那你就买个一几万瓶,每天泡在香水里,看看能不能掩饰住你的臭味。” “你……” “有钱并不是万能的!你看,你男人都离得那么远了!” 沈非一说,李羽彤立马转头,看到彭宇轩果然离她有好几步,厉喝道:“彭宇轩,你敢离开我?你是不是嫌我臭?你是不是还在想那个贱女人?你……” “羽彤,你多想了,我从不觉得你臭,在我心里,你就是最香的。”彭宇轩忍住恶心,赶紧将李羽彤扶起来,搂在怀里。 呃! 旁边那些保安本来还能忍住不吐的,可听到彭宇轩的这番话,再也忍不住了,有几个当场狂吐起来。 李羽彤见状,怒火更甚,“你们敢对我不敬,我要告诉你们的经理,让他开除你们,把你们经理给我叫过来。” 经理听到有人打李羽彤,早就在往这边狂奔,听到李羽彤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刚好来到现场,他正要走前去,突然闻到一股无比刺鼻的臭味,他一下子就反胃了,当场呕吐起来。 李羽彤面色铁青,“你们故意的,你们敢得罪我,我让你们一品香餐馆开不下去。” “羽彤小姐,我……” 经理想辩解,可话没有说完,又吐了,李羽彤一张脸黑得快要拧出水来,彭宇轩的忍功本来挺好的,但看到那么多人吐,他也忍不住吐了。 “彭宇轩,你……” “老婆,我有点尿急,我去上洗手间。” 彭宇轩赶紧离开,他要再当着李羽彤吐下去,那李羽彤肯定会恨他,李羽彤看到彭宇轩跑得飞快的身影,整个人阴沉到了极点。 沈非说道:“你不是有钱吗?你可以出一百万、一千万让他们和你呆在一起啊!” “你……我一定会报复你的。” “白痴!” 沈非没兴趣和李羽彤再纠结下去,对曹蒹葭说道:“亲爱的,我们赶紧走,这里太臭了。” “恩。” 曹蒹葭心里非常痛快,她是女人,非常明白身上散发出臭味,那是一件无比恐怖的事情,这个女人真是自作自受,要是刚才她态度好一点,沈非说不定会出手帮她将病治好,结果她却是破口大骂,还要生不如死,不臭才怪。 沈非两人往雅间走去,李羽彤看到,忙朝经理吼道:“万经理,今天你要是招待他们两个,那你就是我的仇人!” 仇人啊! 李羽彤这话说得不是一般的重,万超晃了眼沈非和曹蒹葭,光从衣服上看,这一男一女穿得都不怎么样,只怕合起来也没有李羽彤做一次头发贵,这样一对比,万超便知道该怎么选择了。 万超走到两人前面,“两位,实在不好意思,你们还是去别处吧!” 听到万超这么说,李羽彤觉得找回了面子,冷笑道:“土包子,今天我就让你们两个去哪里都吃不成饭!” 沈非淡淡一笑,“万经理,你觉得你的一品香,靠那个臭女人,就能一直红火下去?你就不担心李羽彤把你们的客人全都臭走了?” 万超心里一慌,这是很有可能的事情,李羽彤再有钱,可她身上那么臭,也不是谁都能忍得下的,他自己都忍不住,更别说其他人。 可是,如果不照李羽彤说的做,那他的一品香就完全开不下去了,万超很是有些为难了。 李羽彤再次大吼道:“万经理,你还愣着做什么?快点把他们两个给我赶出去,让你们的保安把他们拖出去!” 万超权衡了一下,还是不能得罪李羽彤,开口说道:“对不起,两位还是离开吧!” “经常做噩梦吧?” “恩?” “尿频、便血吧?” “你……” 万超脸上露出惊容,这人说的,正是他的症状,万超不敢相信地盯着沈非,沈非淡淡说道:“做那种事,力不从心吧?” “您……” “我能治!” “先生,您真的能治?” 万超已经用了“您”这个尊称,态度变得极为恭敬,眼里满含期待,沈非笑道:“我能说出来,自然就能治。” “请先生帮我治。” “可惜我现在肚子很饿,没心情治。” “这……” 万超终于明白了沈非的目的,原本他是打算坚决将沈非赶出去,好不得罪李羽彤的,可这人能治好他的病,让他犹豫起来。 他这个病已经跑了好多家医院,吃了不少药,打了不少针,花了几十万了,却仍然没有治好,而且病情还越来越严重,尿频更加频繁,便的血也更多,和女人做那种事越来越短,这让他无比忧心。 现在却有一个人,只看了他几眼,就说出了他的病情,让万超看到了希望,可是,李羽彤那边不好交待啊。 李羽彤看到万超犹豫,厉喝道:“万超,他乱说的话你也信吗?我今天把话放这儿,你要是让他们在这里吃饭,我就让一品香开不下去!” 万超心中大不爽,李羽彤太嚣张了,就算你老爸是大地集团的董事长,你也不能喊打喊杀,要毁人家的事业啊,再说了,这件事好像还不是李羽彤占理。 “麻的,真他娘的是个臭女人!” 万超暗骂了一句,更加纠结了,得罪李羽彤会很麻烦,可他身体要不好,麻烦却更大。 “你还有三秒钟的考虑时间!” 沈非淡淡说来,万超心里一个咯登,这人已经不耐烦了,他可不想错过治病的机会,万超又想了想,一品香的老板也是个有能量的人,虽然没有李羽彤老爸牛,但这一品香也不是说关就能关的。 这个险还是可以冒一下。 大不了,他换个餐馆,换个酒店,混个总经理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不过,还得看沈非是不是真的能够给他治! 要不是治不好,他又得罪了李羽彤,那就亏大了。 万超打定主意,说道:“先生,您能先给我治一点吗?” “好吧。” 沈非出手,按了万超身上三个穴位,万超感觉到有一股热流涌到老二部位,他老二立马昂首挺胸,发了怒。 万超大喜,不说别的,光凭这一点,就足以证明这人说的是真的。当即,万超弯身伸手,“先生,您请!小翠,好生招待咱们的贵客!” 沈非冷冷看了李羽彤一眼,往雅间走去,李羽彤又丢了面子,感觉就像是被沈非狠狠抽了两个耳光一样,咆哮道:“万超,你想清楚了,你真的要得罪我?” “羽彤小姐,还请你见谅,来者皆是客!” “好!万超,你等着,我让你在阳江市混不下去!” 李羽彤发了狠,又掏出手机打了电话,“张局长,我在一品香吃坏了肚子,痛得不行,你快来查查他们的餐馆,我怀疑我是食物中毒!” “羽彤小姐,请不要乱说话。” 万超声音冷了起来,这个李羽彤简直是无法无天,李羽彤冷笑道:“想要我原谅你,除非你把那两个人打趴在地上,让他们从大厅里面滚到外面去。” “哼!” 万超哼了一声,他还想沈非给他治病,当然不会那么做,他赶紧给老板打电话,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老板问道:“真的很臭?” “恩,臭得不行,大厅里的客人都走光了。” “他能治好你的病?” “应该能。” “那就先不管李羽彤,我马上赶过来。” 万超听到老板的回复,松了一口气,就在这时,袁建明带着十多个警察冲了进来,刚走进一品香,袁建学就闻到一股冲天臭味,大声吼道:“万超,你这里弄了什么东西,真是臭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