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不该惹的人! - 妖孽狂医

第八十四章 不该惹的人!

“不该惹的人?”李镇江冷光直闪,在这阳江市,还没有他惹不起的人,哪怕就是阳江市的一把手,李镇江冷道:“我倒要去看看是个什么样的不该惹的人!你们两个,去把人给我带下来!” 两个保镖刚要动,江杰说道:“李董,我劝你再好好考虑考虑,还有,这里是一品香,不是你的大地集团,那位是我的客人。” “江老板,我女儿就不是你的客人吗?” “你女儿有错在先。” “我女儿有错,那也是我的女儿,什么时候别人轮得到别人来教训,你们两个,还愣着做什么,赶紧把人给我带下来。” 李镇江霸气四射,江杰不再阻拦,他该做的已经做了,李镇江两个保镖以极快的速度冲了上去。 砰砰! 两声连响,便有两团身影飞了出来砸在地上,李镇江睁眼一看,不是别人,正是他的两个保镖。 这下子,李镇江惊讶了。 他的这两个保镖可不是普通人,都是退伍的特种兵,身手相当厉害,可看这时间,只怕是两人刚冲进雅间,就被人给踢了出来。 那人有这么强的实力,倒还真不是一般人! 江杰、万超、袁建明等人都睁大的眼睛,阳江市没人不知道李镇江的保镖很厉害,结果却不是人家的一合之敌。 而且,这打的还是李镇江的保镖啊! 李镇江眯着眼,看了眼袁建民,袁建民忙摇头说道:“我们也不是对手,我连枪都没拔出来,就被踢下来了。不过,李董放心,我已经打了电话,很快就会有更多的人来。” “警察也不是对手,最主要的是还敢出手打警察,他是有恃无恐?”李镇江心里嘀咕,对江杰说道:“江老板,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万超,给李董说说。” 万超忙从头到尾说了一遍,还说可以调监控来看,李镇江听得眉头紧皱,不用去看监控,他就知道万超说的是事实。 女儿是什么性子,他再清楚不过,以前女儿都是这么嚣张的,只不过旁人看在他的面子上,要么就是畏惧敢怒不敢言,要么都得给他面子,这也让女儿越来越嚣张。 可今天,女儿碰到了一个不买他账的人,就吃了亏。而且,算下来,这事还是女儿惹出来的,女儿一再嚣张惹得对方不爽,对方才出手制了女儿。 但不管怎样,对付他女儿,就是没把他放在眼里,这让李镇江非常不爽,李镇江想着该给谁打电话,这时,江杰说道:“李董,解铃还需系铃人,也许令千金的毛病,那位贵人能够治好。” “恩?” 李镇江脸露疑惑,万超忙出来证明,李镇江还是有些不信,江杰说道:“李董,你觉得我有骗你的必要吗?这事,信不信由你!” 说完,江杰往雅间走去,李镇江想万超所说的那个人一眼就看出了女儿有狐臭,有些相信下来,再想到要是女儿天天带着那个臭味,他自己都受不了,更别说别人。 那样对女儿来说,比死都要难受。而且,这对大地集团也不是一件好事,要是大家都知道他的女儿臭不可闻,他不仅要成为笑柄,大地集团只怕也要大受影响。 这些念头闪过,李镇江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也跟在了后面。如果那人能治好女儿的病,放过他也未尝不可。 江杰走到雅间,万超敲门说道:“大哥,我老板想……” “你是不想让我吃饭吗?” “我……” “有什么事,在外面等着,等我吃完饭再说。” “可……”万超刚说了一个字,看到沈非那冰冷的目光,赶紧改口说道:“大哥,您慢慢吃,我在外面等着。” 万超忙退了出去,江杰也听到了,说道:“那就先等一等吧。”江杰还有些耐心,可李镇江却没有那么好的耐心,推开门走了进去,“我倒要看看谁有这么大的架子。” 砰! 李镇江刚走进来,就飞了出去,撞进了墙壁里面,嘴角不停流血。江杰和万超大吃一惊,这太猛了吧,直接踢进墙壁里面了,这得多大的力量才能做到? 两人这会儿非常庆幸没有去惹里面那位主,真的是太暴力了,李镇江眼里有着惧意,但更多的却是愤怒,他在阳江市跺一跺脚,整个阳江市都要抖三抖,现在竟然有人敢对他动手。 李镇江忙对江杰说道:“快点把我弄出来。” 看到在阳江市不可一世的李镇江被打成这样,江杰和万超心里还是很痛快的,可他们也知道不能看笑话,不然李镇江发了怒,这事情还真不好办,两人赶紧去扯李镇江,却根本扯不动。 雅间里面。 曹蒹葭说道:“沈非,这个人好像有点来头。” “那又怎样?打扰我女人吃饭,就得受惩罚!” 沈非毫不在意,曹蒹葭心里暖暖的,她发现自己是越来越接受沈非说“我女人”,曹蒹葭擦了擦嘴,“我吃饱了。” “那咱们走吧。” 沈非牵着曹蒹葭走了出来,江杰和万超还在拼命扯李镇江,李镇江看到沈非,努力要摆出一副威严的样子,可他现在的处境,实在是威严不起来,“你是谁?” “你没资格知道。” “你……” 李镇江觉得自己就够狂的了,但这个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毛头小子,竟然比他还要狂,他可是大地集团的董事长,大地集团市值上百个亿啊,这小子竟然说他没资格。 江杰见沈非要走,顾不得李镇江,忙掏出一张金卡,“大哥,今天给您带来了不少麻烦,这张金卡,就当是我赔罪,以后大哥来一品香,全部免费。” 沈非扫了眼江杰,没有接金卡,却是说道:“我不喜欢拐弯抹角。” “还请大哥出手,治好我的隐疾。” “五百万!” “大哥请稍等。” 江杰半点价都没有讲,忙打电话转帐,收到消息后,沈非出了手,这江杰确实有隐疾,那便是早-泄,这也是江杰听说万超那病能给治好,他竭力维护沈非,还亲自赶来的原因。 五百万虽多,可江杰却不缺这点钱,他缺的是做男人的尊严,更是那种乐趣,只要能治好他的病,再出多点都没问题。 沈非按摩江杰浑身上下二十多个穴位,激发了江杰的身体潜能,又降低了那个东西的兴奋度,整整一分钟后才收手。 江杰出了一身汗,感觉到那个东西的反应,满脸大喜,向沈非说了声谢谢,把事情交给万超处理后,赶紧走人,他要去找个女人试验一下。 李镇江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感觉很荒谬,他很能挣钱,却也达不到沈非这样,就按了那么几下,花了仅仅一分钟,就挣了五百万。 这是在抢钱吧? 李镇江甚至怀疑江杰是不是和沈非合伙给他挖了个坑,特意引他上钩的,可想到女儿身上那股臭味,他又不得不打消这个疑虑。 就在这时,李羽彤换好衣服跑了上来,虽然她身上的呕吐物已经没有了,但是,她身上还是那么臭。 李羽彤想着她老爸出马,沈非两人肯定会死得很惨,可她跑上来看到的却是老爸嵌在墙壁里面。 “爸!”李羽彤喊了一声,看到沈非,怒吼道:“都是你这个小瘪三,敢打我爸,我让你不得好死!” “闭嘴!” 李镇江赶紧喝住女儿,现在他得有求于人家,女儿张口闭口小瘪三,人家治病才怪。 李羽彤却愣住了,“爸,你让我闭嘴?” “说的就是你!一天到晚人来疯,你让谁不得好死,你以为你是谁?赶紧给人家道歉!” “爸!我就是死也不给他道歉!” 李羽彤觉得老爸脑袋有问题,李镇江真是气得不行,看到沈非要走,忙喝道:“赶紧道歉,他能治好你的狐臭。” “真的吗?” 李羽彤脱口问来,她也是被狐臭折磨得不行了,可看到沈非,她立马又说道:“爸,他骗你的,他根本治不好。” “猪脑子,你就不想想你是怎么臭的吗?” 李镇江真的生气了,说完不再理会女儿,忙对沈非说道:“这位小兄弟,能帮我女儿治病吗?” “不能。” “我可以出钱,五百万怎么样?” “出再多的钱也没用,因为我看她不爽!”沈非牵着曹蒹葭就要往前走,李镇江急了,“羽彤,赶紧道歉!” “我……” “你难道想臭一辈子吗?” 这话刺中了李羽彤的软肋,李羽彤看了眼沈非,将头转到一边去,生冷地说道:“对不起。” 沈非理都不理,径直往前走,李羽彤见状,怒吼道:“小子,你别不识抬举,我都给你道歉了,你还不快赶紧给我治。” “白痴!” 沈非走到外面去了,李镇江却是有吐血的冲动,女儿有求于人家,还这么嚣张,那不是找骂是什么?没看他被踢在墙里,受了这么大的罪,现在都没有说吗?就算是要报复,那也得治好病才报复啊。 “快给我追上去,真心实意的道歉!快点!”李镇江怒吼着,李羽彤也有些发了慌,赶紧追了下去。 此刻,袁建民叫的救援来了,门口多了三十多号警察,沈非站在门口,“你们确定要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