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你确定要得罪我? - 妖孽狂医

第八十五章 你确定要得罪我?

“你们确定要拦我?” 沈非淡淡说来,袁建民眉头一皱,他见过嚣张的人,却没见过嚣张的人,他身手再厉害,还厉害得过手枪吗? 袁建民将枪抬了起来,冷声说道:“殴打警察,是重罪!” “我最讨厌别人用枪指着我!” 沈非声音更冷了,袁建民不由心里一颤,可想到自己这边好歹有几十号人,个个都拿着枪,不怕制不住这人,只要拿下这人,就能让李镇江满意,那对他大有好处。 “指着你又怎么样?你要不听话,我还要……” 袁建民话没说完,就闻到一股冲天臭味,直接将他的话给臭了回去,还咳嗽不已,袁建民一抬头,只见李羽彤正往他们跑来。 赶紧的,袁建民和先来的警察屏住了呼吸,后来的人不知道怎么回事,纷纷说着哪里来的东西这么臭,旁边的人忙小声告之,那些人睁大眼睛,使劲忍住。 李羽彤真的很想抢过枪,亲自开枪毙了沈非,可是,想到发怒的父亲,想到她一身的狐臭,看到周围的人一副要远离三丈的样子,她不得不压下对沈非的恨意,对着袁建民吼道:“谁让你用枪指着人家的?” “羽彤小姐……” 袁建民蒙了,他之所以来到这里,不就是因为李羽彤打了电话给他,说他被人打了吗?结果现在李羽彤还朝他吼,而且那语气就像是在吼他的属下一样。不管怎么说,他好歹是一副局长,这女人太自以为是了。 “你还拿着枪做什么?赶紧放下!快点放,不然我让你知道什么叫后悔!” “羽彤小姐,我们现在在执行任务,请你让开。” 泥人也有三分脾气,袁建民真的火了,李羽彤大眼一睁,今天她本来就丢尽了脸,现在她为了能除掉臭气,忍着屈辱替沈非开脱,这个警察还不给她面子。 李羽彤顿时将满腔怒火对准了袁建民,“袁副局长,是我打电话让你来的,现在我不告了,这是一场误会,你凭什么用枪指着人家?” 袁建民真的想吐血,他费心费力忙了半天,结果全是他的不是,到了这一步,袁建民不能退了,他厉声说道:“现在不是他打你的问题,而是他殴打我们警察的问题,这件事非常严重。” “人家在这里好好的吃饭,你冲进去抓人家,你以为你是警察,就可以随便乱抓人吗?无凭无据,胡乱抓人,人家不告你都算好的了。” “噗……” 袁建民真的吐了,虽然吐的不是血,却也吐得很难受,搞了一大圈,他还有罪了,可他不得不承认,李羽彤说的还是有几分道理的,换成一般人,这件事根本不是事儿,可李羽彤要插一脚,他还真的是吃不了兜着走。 怎么就碰见了这样一个极品女人,之前也没见她这么厉害,现在对付起他来倒是一套一套的,更让袁建民想不明白的是,李镇江先前来的时候,明明摆出了一副兴师问罪的态度,现在他女儿却一心维护沈非。 太他娘的奇怪了! 袁建民忍了又忍,不得不将枪放下,这时,被他两个保镖从墙壁里面弄出来的李镇江,疾跑上来,对沈非说道:“这位小兄弟,小女管教不严,多有得罪,还请见谅。” 看到李镇江都是这副模样,袁建民脸色大变,李镇江都惹不起的人,他能惹得起?看到沈非身上的穿着,袁建民想哭了,这是哪个大少爷,没事儿玩什么扮猪吃老虎的事啊,再想到沈非说最讨厌别人用枪指着他,袁建民浑身一颤,赶紧让到了一边。 沈非扫了眼李镇江,“你说见谅,我就要见谅吗?” 李镇江心里怒火滔天,嘴上却厉声喝道:“羽彤,道歉!” 李羽彤现在总算是有了点智商,低着头说道:“对不起。” “你还说让我跪着道歉!” “你……” 李羽彤暴怒,这人竟然敢让她跪下,李镇江心里也有了杀机,不管怎么说,李羽彤是他的女儿,这人让女儿下跪,他的面子往哪里放? 沈非直接迈步向前,李镇江满脸阴沉,心里有了主意,如果这人治不好他女儿的病,他就把这人弄得生不如死;如果这人治好了女儿的病,照样让他付出惨重的代价,他李镇江的面子,不是随便哪个都可以驳的。 心念落下,李镇江喝道:“跪下!” 李羽彤也是怒火冲天,为了除掉一声臭气,她“咚”地一声跪在了地上,“对不起。”李羽彤说这三个字的时候,心里发誓要让沈非跪在她的面前,磕一千个头。 袁建民看得傻了眼,这到底是多么牛逼的身份啊!彭宇轩看到沈非,也是眉毛直挑,他在李羽彤面前,那完全是小绵羊的状态,现在这个女人却跪在了那人面前! 曹蒹葭再一次见识了沈非的强大,她是听过李镇江的名号,不管沈非用了什么手段,现在李镇江就是屈服了沈非。 这一幕,将她心中那残存的曹家女人思想给击碎了,李镇江的大地集团,比现在的曹家不知强了多少倍! 沈非停下步子,又说道:“你还叫我小瘪三,说要打我耳光!” “我……”李羽彤咬住牙齿,看向李镇江,李镇江点了点头,李羽彤一耳光打在自己的脸上,说道:“我错了!” “谁是小瘪三?” “我!” 李羽彤已是咬牙切齿,眼里全是杀光,李镇江上前说道:“小兄弟,你看小女也知道错了,能治好她的病吗?” “那就要看你出不出得起钱了。” “请说。” “你女儿说她很有钱,用的都是数十万的香奈儿,用上一万瓶都没事,她都这样说了,我要是收低了都觉得对不起她有钱人的身份,就勉强凑个整数,拿个一亿吧。” “什么?你是在抢钱!” 李羽彤惊吼出声,她再有钱,也没有钱拿一亿给人啊,而且这人还是她恨不得杀掉她的仇人。 袁建民等人听到数目,都给吓了一跳。 曹蒹葭也不例外。 沈非淡淡说道:“价格就是这样,你愿意治就治,不愿意治就算了,我又不逼你!我很忙,没空陪你们闲扯,你们只要三秒钟机会。” 李镇江看到沈非收江杰五百万时,就知道沈非会狮子大开口,但他仍然没想到沈非的胃口到了这般地步,即使是他,要赚一亿也不是简单的事情,现在为女儿治个狐臭,就要花一亿,那简直就是在挖他的肉。 不过,李镇江压下了愤怒,他可以给这人一亿,但绝对不会让这人带走一亿。于是,李镇江说道:“可以。” “爸……” 李羽彤觉得不可思议,但心里还是很高兴的,说实在话,她这些年为了治狐臭,买香水等等,花的钱也不少。 “先付钱,再治病。”沈非报出了一个卡号,李镇江当即打了电话,不到三分钟,沈非就收到了银行通知。 李镇江说道:“小兄弟,现在能治了吗?” 沈非施展妙手回春,其实李羽彤的狐臭,比江杰的早-泄好治多了,只要将那生出狐臭的根源去除就行。 不到十秒钟,沈非就治好了,还顺便止住了李羽彤的汗水,沈非收手说道:“行了,没问题了。” 李羽彤赶紧抬起手,闻着自己的胳肢窝,果然没有一点臭味,李羽彤惊喜地说道:“不臭了,真的不臭了,老公,你快来闻一闻。” 彭宇轩怀着无比复杂的心情走了过来,闻了一下,确实没有那种臭味,嘴里高兴地说道:“羽彤,不仅不臭,还有一点香。”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彭宇轩满脸激动的样子,心中却对沈非嫉妒到了极点,他抛弃了恋人,受尽了白眼,忍着她的狐臭,现在他卡上还没有一亿呢,这人随随便便一说,就那么十秒钟,便赚了一亿,身边还有个那么漂亮的女人。 李镇江也闻了一下,女儿身上的臭味果然消失了,空气中虽然还有一点,但都是先前留下的。 袁建民一帮警察,震惊地看着沈非,一是因为沈非的医术,二是因为沈非赚的一亿! 沈非拍手走人,就在这时,李镇江冷喝道:“袁局长,这里有人敲诈勒索、殴打警察,还想刺杀我,你还不赶紧将他抓起来。” 李羽彤一听,也是大吼起来,“对,把他抓起来,让他给我跪下磕一千个头、一万个头!” 袁建民一帮警察也不由愣了一下,这脸也变得太快了吧,不过,他很快看清楚了形势,原来李镇江那么对沈非,不是因为他有什么身份,而是因为需要他给李羽彤治病,现在李羽彤的病治好了,李镇江用不着沈非,当然就要报仇了。 毫无疑问,袁建民要站在李镇江那一边,等把刚刚给沈非的一亿追了回来,他也得到不少钱。当妈,袁建民举枪吼道:“举起手来,否则,我开枪了!” 曹蒹葭愤怒地说道:“你们好不要脸,明明是你们自己愿意出钱治的,现在治好了她的病,你们却要反悔。” 李镇江阴冷地说道:“这位女士,你听说过治个狐臭,要花一亿的吗?要不是你威胁我,我怎么可能答应,你看我嘴里还在流血,就是他打的!” “白痴!” 沈非骂了一句,李羽彤炸了,“你拽什么拽,小瘪三,你以为你还能嚣张吗?我告诉你,你现在没用了,你死定了!” “我记得你还说过要我生不如死的。” “不错,就是要你生不如死!” 李羽彤狂笑着,彭宇轩爽了不少,同时心里更加畏惧李镇江,这个李镇江真是吃人不吐骨头。 沈非转头看向李镇江,“你确定要得罪我?” 李镇江冷声说道:“小子,你太狂了!狂的人,一般都活不久!” “那你的意思是,就算我能治好你的病,能够让你再生个儿子,你也要得罪我了!” “不错,你今天别想……”李镇江说到这里,忽然意识到沈非说的什么话,惊喜万分地问道:“你说能再让我生个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