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自食恶果 - 妖孽狂医

第八十六章 自食恶果

“你说能再让我生个儿子?” 李镇江惊喜万分地问来,沈非淡淡说道:“能啊,你也就五十岁,老年得子又不是什么很稀奇的事,让你的精子拥有活力,你当然能再生一个!” 听到这话,李镇江瞬间狂喜了,他相信沈非说的话,沈非刚刚治好了女儿那治了很多年,无数医生都治不好的狐臭,这足以证明沈非能够说到做到。 他这辈子最遗憾的,就是他那庞大的家业,将落到外姓人手中,彭宇轩娶他女儿,不就是看中了他的钱吗?李镇江一直都在想,要怎样才能让彭宇轩得不到钱,还在想着女儿怎么能守住他的家业! 虽然如此,李镇江还是觉得憋屈,现在好了,他真的有个儿子的话,那庞大的家业就后继有人了!等有儿子,他好好培养儿子,让儿子拥有极强的能力,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那他这一生,就再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高兴过后,李镇江又猛然意识到自己刚才那个变脸,以及过河拆桥的做法,彻底得罪了沈非,这下该怎么办呢?一亿块钱肯定是不能讨回来的了,而且他还要付出更多的钱! 付钱都是小事,主要的就是让沈非给他治病。 李镇江也是个有决断的人,现在最大的事就是生个儿子,其他的事都不重要,李镇江忙说道:“小兄弟,刚才我是气晕了头,你宰相肚里能撑船,不要给我计较,只要你能让我有个儿子,再多的钱我都给你。” “没用了。” “小兄弟,我……” 李镇江说着,看到沈非的目光看在女儿身上,李镇江是个人精,立马明白了沈非的心思,一巴掌甩在女儿脸上,“你这个没有教养的人,人家刚刚救了你,你却恩将仇报,要把人家抓进局子里。” “爸,你打我?” “打的就是你,要不是你嚣张狂妄,今天怎么会有这一场祸事?这一切都是你惹出来的,不打你打谁?打着我的名号到处耍威风,你觉得很自豪吗?以后你要再这么嚣张,你就别想再花我一分钱!” 李镇江为了能有个儿子,已经不将女儿放在心上了,并且现在他的注意力,已经不在女儿身上了,李羽彤无比委屈,满眼仇恨地盯着沈非,“你……” 沈非说道:“我这人心眼小得很,你要让我生不如死,我就让你生不如死!不知你以后有了弟弟,你老子还会不会这么护着你,给你这么多钱,让你整容,让你买香奈儿5号!” “你……” 李羽彤满脸惊慌,她也意识到事情很不妙;彭宇轩也是心中发颤,他付出那么大的代价和李羽彤结婚,为的是什么?为的就是李家的钱!要是李镇江真有个儿子,他得到的只怕少得可怜,彭宇轩也恨死了沈非! 李镇江完全不去理会女儿的伤心,他只听到沈非说女儿有个弟弟,这就说明不管沈非是要报复女儿,还是讹他一笔钱,都会出手给他治病,这就足够了,李镇江忙笑着说道:“小兄弟,你看什么时候给我治病。” “看心情吧,我现在心情很不好。” 沈非转身,盯住了袁建民,袁建民还没从刚才的急剧变化中回过神来,李镇江不是要抓沈非吗?要拿回一亿吗?怎么就变得比之前对沈非还要恭敬,还打了他女儿,这个变化,一会儿天一会儿地的,太吓人了。 袁建民看到沈非冰冷的目光盯着他,浑身一哆嗦,“我……” “你用枪指了我两次!” “我……” “李董啊,这人只要还穿着这身皮,我的心情怕是永远好不了了。”沈非淡淡说来,李镇江立马说道:“小兄弟,你放心,我保证让他再穿不了这身衣服!” 听到这话,袁建民感觉就像一个晴天霹雳劈在他的身上,李镇江说出了这句话,以李镇江的能量,完全能让他当不成警察。 袁建民慌忙说道:“李董,这都是你让我做的。” “我是让你做了,可你是警察,我只是一个公民,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吗?警察是为人民服务的,是以法律为准绳来工作的,你看你做了什么,不经调查,随便就用枪指人,你这样的不配穿这身衣服。” 李镇江真的是个狠人,为了儿子,他什么都不顾了,虽然这样针对袁建民,会给他带来一些不好的影响,可影响再不好,都比不上儿子重要。 袁建民面若死灰,本以为今天能够捞到不少的好处,结果却把他自己玩坏了。李镇江却根本不管他,忙对沈非说道:“小兄弟,那你能留个联系方式吗?” “你把你电话给我就行,我心情好的时候再给你打电话。” “是是是……” 李镇江忙将他的私人名片递了过去,沈非看都不看,直接往口袋一放,往外走去,那些原本拦路的警察,赶紧分开两条道,生怕惹怒了沈非,袁建民都挡不住他的威风,他们就更不行了。 同时,他们也将沈非的样子给记了下来,这样的牛人,那得记清楚一点,免得撞在他心里,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出了一品香,沈非和曹蒹葭往机场赶去,他们要飞去金陵市,因为曹蒹葭的家就在金陵,直到坐在了飞机上,曹曹蒹葭仍感觉自己这一天就像做梦一样,前面沈非将她从地下室救出来是在做梦,刚才沈非眨眼间赚一亿六百万也是在做梦。 这个男人真不是一般的强大,曹蒹葭清楚,沈非在她心里生根发芽了,再也拔除不掉,她是他的!只是,沈非的手,一直都在她身上划着圈,划得她身子直发痒,惹得头等舱的美丽空姐,不断将目光投在她的身上。 当飞机降落在金陵市,两人打车狂奔在曹蒹葭老家的路上时,金陵市那比较有特色的,看起来有民国风味,占地面积极大的庄院里面,有一群人正坐在大堂里面。 这庄院,就是曹家的老宅! 大堂里面,坐在上首正中位置的,正是曹蒹葭的老爸曹云中,下边最前一个就是曹蒹葭的三叔曹云华,剩下的都是曹蒹葭的七大姑八大姨! 曹云中满脸忧愁,曹云中今天把曹家的人全都集中在这里,明显就是要逼宫,而女儿到现在都还没有消息,也不知道那枚玉佩能不能送到那个人的手上,就算送到了,也不知道那个人会不会出手。就算会出手,只怕那人还会提出其他的条件! 那些条件,只怕还会包括女儿。 想到这些,曹云中心里就很烦,还觉得很累,他已经撑不下去了,只怕今天之后,父亲的遗训,家族的家规,洪门的门规,将会在曹家消失。 看到曹云中的脸色,曹云华心里一阵得意,站起来说道:“大哥,为了曹家几百口人,还请你交出曹家的大权,辞去曹氏集团董事长一职。” 听到曹云华这番毫不掩饰的话,曹云中心里一声叹息,说道:“老三,我知道你是为了曹家着想,但是,有的事能做,有的事却不能做?” “什么不能做?”曹云华一下子炸了,“大家都在做,就是爸不做,你不做,你看看现在,以前比我们弱了千百倍的,连给我提鞋都不配的人,现在一个个都是身家上亿、几十亿,甚至是上百亿!再看看我们,曾经那么风光的曹家,现在是什么样子?” 曹云中面色愈加沉重,这是事实,他无法反驳! 曹云华却不放过,继续大声吼道:“现在曹家什么都不是,除了这间祖屋,曹氏集团价值连五千万都不到。大哥,你知道现在五千万能做什么吗?分到曹家几百口人手上,连饭都吃不起!凭什么他们能做,我们曹家就不能做,我们曹家当年也是出过大力的,现在却沦落成这样,那我们为什么还要抱着那些死规定不放?” “老三,那些事都是伤天害理之事。” “伤天害理?我看再不变通,我们就连饭都吃不起了!再不变通,我们连曹家这块祖宅也保不住了!你应该听说政府要开发这边吧?你觉得以曹家现在的势力,还能保得住吗?” 曹云华一句又一句话,就像刀子刺在曹云中心里,这些都是再现实不过的事情,只是,曹云中很清楚,让曹云华坐上曹家家主之位,以曹云华的疯狂做法,不知会将曹家引向什么地方,很有可能就是毁灭! 可是,看曹家其他人,都极为赞同曹云华的说法,曹云中知道很拦挡住了,却还尽力劝说道:“老三,也许事情还会有转机。” “转机?你是说蒹葭吗?”曹云华冷冷一笑,“我可以告诉你,你的转机永远不可能出现,曹蒹葭永远也见不到那个人了。” “什么?”曹云中猛地站了起来,“你对蒹葭做了什么?” “让她将玉佩交出来而已。” “你……”曹云中气得青筋迸出,“你知道那个龙形玉佩有多重要吗?你知道那枚玉佩要是落到有歹心之人的手里,会引起多大的祸事吗?”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们曹家要生存,要赚钱!” 曹云华理直气壮地说着,还往曹云中走去,曹云中颓然地坐在椅子上,说道:“老三,这位置我可以让给你,但是你必须保证我女儿是安全的。” “对不起,我保证不了。” “你!叛徒!” “你才是曹家的叛徒,要不是你,曹家现在不会是这样子,让我当家主,曹家现在仍然风光无比!”曹云华直接出手将曹云中往下拖,“大哥,现在不是你让不让的问题,而是你不得不让了!” 就在曹云华要把曹云中拖开的时候,曹家大门突然被踢开,一个娇喝声炸响在空中,“住手!谁敢对我爸动手,我就对谁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