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如果我不允许呢? - 妖孽狂医

第八十七章 如果我不允许呢?

声音炸响。 众人回头看到曹蒹葭,顿时大惊失色,特别是曹云华,他敢百分之百相信,曹蒹葭是落到黑榜手中了,可曹蒹葭此刻为什么会在这里? 她是怎么从黑榜里逃出来的? 曹云中看到女儿,却是欣喜万分,听到曹云华刚才所说的话,他心里充满了内疚,责怪自己不应该牺牲女儿。现在好了,女儿平安,那就一切都好说。 曹蒹葭看到曹云华竟然敢对她老爸对手,怒从中来,猛地冲到前面,一把抓向曹云华,眼看就要抓住,曹云华却猛地出手,将曹蒹葭给推了开去,力量非常大。 “老三,你会功夫?” 曹云中大惊,其他曹家人也惊讶得不行,他们都不知道曹云华会功夫,曹蒹葭也是一惊,她被推得这么远,说明曹云华的力量,足有好几百斤。 曹云华一声冷笑,“当然有功夫,没有功夫,怎么保护曹家,没有功夫,又怎么在洪门立足!有功夫,才能让曹家再次成为洪门一股强大的力量,而不是现在的外围!老大,我就是想不明白,你又不会功夫,脑子又不行,爸为什么就让你当曹家家主!” “你觉得会点功夫,就能保护得住曹家吗?再说,你到底是想保护曹家,还是另有企图?” “不管怎样,都与你无关了!”曹云华的声音愈加冷了,看着曹蒹葭,“你以为你回来就能改变事实吗?改变不了的!今天,这个位置我坐定了!” “如果我不允许呢?” 随着声音响起,沈非走了进来,正准备一把将曹云中拎起来的曹云华,眉头紧皱,盯着沈非说道:“你是什么人?这里是曹家,你有什么资格不允许?” 沈非身影一闪,来到曹云华面前,曹云华横拳朝沈非扫去,拳风猎猎作响,威势极大;沈非直接抓住他的拳头,用力一捏,将他拳骨尽数捏碎! 旋即,将曹云华砸在地上,一脚踩在他的脸上,“现在,我有资格了吗?” 众人再次大惊,今天的戏一串接一串,本以为曹云华肯定能把曹云中给拱下来,当上曹家的家主,关键时候,曹蒹葭却回来了。然后,曹云华展现出了他的功夫,大家又觉得没人能够阻挡;结果,又跑出来一个人,将曹云华给踩在了地上。 曹云华生出恐惧,他的力量就算大的,可这人的力量比他更大,还大上很多,他根本毫无还手之力,曹云华猛然想到,曹蒹葭能逃出黑榜之手,是不是和这个人有关。 但曹云华更多的是愤怒,他等了那么久,布了那么多局,又是收买人心,又是出卖曹蒹葭,妄图用龙形玉佩向黑榜那人换一个曹家崛起的机会。 可是,到了最后关头,这个人却跑出来破坏了他的计划,曹云华绝不会就此认输,他大喊一声,门外面又冲进来九个人。 这九人,全都是精壮汉子,眼睛极为有神,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而他们手里更是拎着明晃晃的砍刀,为首一人还握着枪。 大家看到,目光闪烁不已,曹云中冷道:“老三,你……” 曹云华不等曹云中说完,便厉声喝道:“把曹蒹葭这个叛徒给我抓起来,把曹云中这个废物给我拦下去,把踩我的这个人废了!” 九个人飞出三批冲了上去,三人抓向曹蒹葭,三人冲向曹云中,两人砍向沈非,拿枪那人,用枪对准沈非脑门,冷道:“你要敢动,我就打爆你的脑袋。” 见得此状,曹云华狂笑道:“无论你是谁,无论你们有什么手段,这个曹家家主,我当定了。” “少吹牛逼!” 说话间,沈非就冲向那个拿枪的人,拿枪之人大惊,没想到沈非还敢主动进攻,他赶紧要开枪,可他忽然发现,他已经无力扣动扳机,却是沈非抓住了他的手腕。 咔嚓! 沈非捏断此人手骨,夺枪,一脚踹中他老二,让他跪倒在! 紧接着,沈非攻向其他人,一脚一个,将剩下八人全都踹翻在地,八人连出刀砍下的机会都没有。 众人傻眼,这个人太猛了吧,那可是九个提刀拿枪的人啊,竟然连半分钟都没有撑到,就全都趴在了地上,毫无还手之力。 曹云华浑身颤抖起来,这九个人是他的最后底牌,他原本觉得根本用不上九人就能解决掉曹云中,他只不过是为了以防万一,这才带着来。谁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不仅将他废了,还把他最后的底牌一起给废了! 事到如今,曹云华知道他今天是别想再当上家主了,但他想不明白,曹蒹葭从哪里带回来一个这么厉害的人!现在他敢肯定,是这个人帮助曹蒹葭逃出了黑榜之手。 沈非走到曹云华面前,用枪对准了曹云华的脑袋,曹云华满眼恐惧,“你想做什么?你……” 砰砰砰砰砰…… 一阵子弹声响,沈非将枪里的子弹全部射了出来,曹云华吓得浑身直哆嗦,还尿湿了裤子。 “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呢!” 沈非用力,将枪径直捏碎,随手扔在了一边。 众人大惊失色,那是什么力量,把枪都给捏碎了,曹家众人浑身直打颤,特别是他们想到今天是来支持曹云华的,身子就颤抖得更加厉害。 这时,曹蒹葭走到沈非身边,用无比坚定的语气说道:“他是我的男人!” 曹家众人又是一惊,曹蒹葭的男人,那不帮曹蒹葭的忙才怪,有这人在,曹云中的家主地位,肯定就无人撼动,大家也知道形势变化,曹家老二忙说道:“大哥,我觉得还是你当家主好!” “不错不错,有些事情,我们确实不能做,虽然短时间内会有钱,可政府要清算下来,我们后果会更惨。而且老三还会功夫,藏得太深了!” “是啊,老三带着我们做了那些事,到时候只怕不仅是坐牢,就是掉脑袋都有可能,还不如我们现在平平安安,再说我们现在的生活也不错,每年也能从集团分到不少钱。” …… 一帮人七嘴八舌说了起来,全都是支持曹云中的话,他们实在是被沈非刚才的强势给吓住了,他们可不想和曹云华一样被人踩在脚下。 曹云中听得是无比感慨,刚刚这些人还都支持曹云华当家主,一转眼间,个个都说出了大道理,看得比他都要分明。 而这一切变化,都是女儿口中的男人带来的。 曹云中上下打量着沈非,他也没想到女儿出去一趟,怎么就带了个如此强悍的男人回来,这个男人好像不是那个人的儿子啊。 曹蒹葭嘴角尽是冷笑,她算是将这些人看透了,而她心里对沈非充满了感激,要不是沈非,现在她落到花豹手中不说,老爸还会惨遭三叔的毒手。 看了眼曹云华,曹蒹葭冷冷说道:“三叔,你失败了!” 曹云华当众尿湿了裤子,已经是丢尽了脸面,他也什么都顾不得了,大声喊道:“要不是这个人,我现在已经是曹家的家主。” “那真是可惜了。” “曹蒹葭,你心里是在埋怨我出卖你吧!” “不,我要谢谢你!如果不是你的出卖,我就遇不上他,就成为不了他的女人,而今天,你自然就赢定了。” 曹蒹葭的回答大大出乎了曹云华的意料,曹云华一愣之后,冷哼了一声,“你用不着说反话,就是我把你出卖给黑榜的,因为我要用那枚玉佩去换一个曹家崛起的机会,我问心无愧!” “麻痹的,你拿老子女人去换你的问心无愧,问你大爷的!”沈非怒骂,重脚狂踩在曹云华身上,众人清楚地看到曹云华的腿被生生踩到了地板里面,那颗心颤抖得更加厉害了。 曹云华痛叫不已,却还大喊道:“你光踩我一个可不够,你得把她老子一起踩了,因为她老子也打着和我一样的心思。” 曹蒹葭冷道:“三叔,都到这一步,你这么挑拨离间还有意思?” “我说的是实话!你爸让你真正去送的,并不是那枚玉佩,而是你自己!那枚玉佩,不过是你的嫁妆罢了!你爸就是想用你,来换得那人出手,挽救曹家,具体一点说,是让他度过这个难关,不被我抢到家主之位!” “胡说!” “我是不是胡说,你问问你爸不就知道了?” 曹蒹葭看着曹云中,眼里带着哀求的问道:“爸,你告诉我,三叔说的是假的,你没想过用我的幸福去换!” 曹云中心里揪着揪着地痛了起来,“蒹葭,爸对不起你!” “不!” 曹蒹葭厉喝,眸子里泪珠串串,她真的没想到,她一路上被人追杀,要不是遇到沈非,她早就死了,或者被人污辱了,结果却是这么一个答案。 “爸,你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 “我……” 曹云中满眼痛苦,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曹云华却唯恐天下不乱地说道:“他肯定会说他是为了曹家!当年你妈死的时候,他也是这么说的!” “闭嘴!” 曹蒹葭一脚踩在了曹云华脸上,曹云华痛叫一声,脸上却满是冷笑,他是当不成家主了,但他也不会让曹云中好过,现在看来效果很好。 曹云中痛苦地说道:“蒹葭,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但爸只想让你好好活着!” “谁信呢!你把女儿都卖了,还说让她好好活着,你是要让她活在痛苦当中吗?据说所知,那个人的儿子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可以说是坏事做尽!”曹云华继续煽风点火,想着让他们父女俩最好是反目成仇,那样他说不定还有坐上家主位置的机会。 曹蒹葭确实眼里冒出了怒火,转身就想要离去,打算一辈子不再和老爸相见,就在这时,沈非说道:“蒹葭,你爸说的是真的,他有不得已的苦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