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曹家之秘 - 妖孽狂医

第八十八章 曹家之秘

“蒹葭,你爸说的是真的,他有不得已的苦衷。” “他能有什么苦衷?” 曹蒹葭显然还是很愤怒,沈非牵着她的手,淡淡说道:“他的眼睛里有痛苦,他的心脏跳得很慢,他的肌肉很紧张,这一切都表明很在乎你。” 听到这话,曹蒹葭沉默了,曹云中眼睛发亮,他没想到沈非会支持他,曹云华看自己好不容易挑起来的怒火,就要因为沈非一句话而熄灭。 曹云华赶紧吼道:“你爸是在乎你,可他更在乎曹家,我敢说,只要曹家出现危机,有人要把他从曹家的家主位置上赶下来,他还会把你送给别人的!当年你妈死的时候……” “闭嘴!” 曹蒹葭又踹了曹云华一脚,沈非对他施展了“酷刑”,曹云华立马痛叫起来,痛得在地上滚来滚去。 众人见状,脸色更加苍白。 曹蒹葭非常相信沈非,对曹云中说道:“那我就听听你到底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曹蒹葭还是想给父亲一个机会,毕竟一直以来,父亲都很疼她。 曹云中大喜,忙道:“蒹葭,我们到里面说。” 曹蒹葭牵着沈非的手往里走去,曹云中眉头皱了一下,可看到女儿那坚定的样子,再想到沈非刚才的强悍,便没有阻止。 曹云中带着两人来到了书房,曹蒹葭也不坐下,“说吧。” “蒹葭……” 曹云中看向沈非,还是有些顾忌,因为这件事关系太大,曹蒹葭坚定的说道:“他是我男人,我这一辈子的男人!你可以选择不说,我马上就跟他离开曹家!” 女儿都说出这样的话了,曹云中别无他法,只好说道:“蒹葭,你知道我们曹氏集团的支柱产业就是中药!在那个战争年代,西药还没有这么盛行的时候,曹氏中药活人无数,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曹家在洪门的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随着西医在华夏盛行,中药市场越来越窄,曹氏集团也就越来越弱!后面本来有翻身的机会,我们的投资明明能够赢利,但到最后无一例外全都是失败!以前我还以为是投资性失败,后来才发现是有人从中作梗,故意让我们失败,打压我们曹家!” “这和你的苦衷有关系吗?” 曹蒹葭声音还是那么冷,曹云中说道:“其实,曹家还有一个崛起的机会,我们一直在秘密研究一个药方,这个药方是你祖爷爷无意中得到的,据说能够治愈癌症!” “治愈癌症?” 曹蒹葭大惊,众所周知,癌症基本上是绝症,世界上得癌症的人不知道有多少,那药方要是研究出来,那曹家就不是崛起,而是一飞冲天啊。 沈非也是眼睛一亮。 曹云中看了眼沈非,继续说道:“只不过,这个药方不完整,丢失了一部分,我们就是想将这部分给研究出来,所以,每年投在上面的钱是一笔非常大的数目,这也是曹氏集团衰落得这么快的原因之一。” “曹家拥有的可以治愈癌症的药方,本是一个绝秘,除了家主之外,其他人都不知道。可不知哪里出了问题,有人知道曹家拥有这样的药方,所以便对曹家下手,他们最开始是来抢的,可曹家好歹是洪门出身,不是那么好抢的。” “后来,他们又开始用各种卑鄙手段弄走我们的研究人员,只可惜那些研究人员都只知道其中一部分,并不是完全知道,他们这样做也不能得到药方。” “最后,他们便从经济上打击,想毁了曹家的经济实力,再对药方下手!包括这一次,政府要开发这片区域,我怀疑也是他们计划的一部分。你三叔要夺家主之位,看上的也是这个药方!” 曹云中目光冰冷,曹蒹葭秀眉紧蹙,“那你让我拿玉佩找那人,究竟是为了什么?” “你的命!” “恩?” “那些人对药方是势在必得,他们已经开始威胁我,如果我再不交出药方,就要取你的性命!可以我现在的手段,已经不能护住你!所以我才借此机会,想让你去找那个人,一是想让那个人出手帮一把曹家,二是想让你留在那人身边,有那人保护,你的安全不会有问题。” 听到这话,曹蒹葭不由将沈非的手抓得紧紧! 曹云中又道:“那枚龙形玉佩,也关系着一个大秘密,因为龙形玉佩和那个药方是一起发现的!药方都能够治愈癌症,龙形玉佩想来更不简单!只是曹家已经没有能力去探索这个秘密,我原本想着把这枚玉佩给那人,那人以前欠过曹家的人情,应该会出手相助。” “没想到你三叔那么丧心病狂,竟然出卖你,想把龙形玉佩送给黑榜,黑榜势力强大,说不定还真能够找出其中的秘密。可是,谁都不知道,那个秘密是好是坏,如果龙形玉佩打开的是一个地狱,再落到黑榜那帮人手中,曹家就是千古罪人了。” 曹云中说到这里,沈非将龙形玉佩掏了出来,曹云中见龙形玉佩在沈非身上,眼里又是一惊,这个男人在女儿心中的地位,比他想的还要重。 想了想,曹云中说道:“小伙子,你刚才听到的都是曹家的不传之秘……” “爸,沈非绝不会出卖我们的!这一趟出去,我被一路追杀,黑榜中的极刀、绝枪、花豹都出了手……” “花豹!蒹葭,你没事吧!” 曹云中大惊失色,显然也是听到花豹的恶名,曹蒹葭摇了摇头,“如果不是沈非,我就有事了!如果不是沈非,我都不知死多少回!这枚龙形玉佩,也早落到了黑榜的手里。” “沈非,谢谢你救我女儿。” 曹云中的感激很浓,沈非第五层红色光圈还差十分之一就能完全形成,沈非说道:“蒹葭是我的女人,我不会让她受委屈的。” 说完,沈非对曹蒹葭说道:“看来这枚龙形玉佩你还真得当定情信物送给我了。” 曹云中犹豫起来,这枚龙形玉佩是曹家的传家之宝,就这样送给外人了?可是,黑榜已经盯上了龙形玉佩,曹家要再拥龙形玉佩,就会遭到黑榜的报复,到时曹家就会大难临头。 曹蒹葭也知道这枚玉佩现在不是传家宝,而是个大祸之物,她担忧地说道:“沈非,要不我们将玉佩给国家吧,带着这枚玉佩,太危险!” “送给国家,你又能保证这枚玉佩不会落到黑榜手里?或者说落到那些别有用心之人的手里?” 听沈非这么一说,曹蒹葭父女俩都沉默了,这个确实无法保证,要知道黑榜的势力可不仅仅是能打而已,黑榜那么想得到玉佩,绝不会就只有这些手段,后面还有更多的杀招,沈非能挡得住吗? 曹云中看到女儿对沈非的担心,还有眸子里的那抹爱意,与当初她母亲看他时一模一样,心下一软,说道:“这样吧,你们对外就说玉佩在我的手上。” “不行。” 曹蒹葭断然拒绝,接着目光里露出绝然,坚定地说道:“反正黑榜一开始就知道玉佩在我的手上,那就继续放出消息在我的手上。” 见父女俩抢着将祸事揽在自己身上,沈非笑道:“别争了,我杀了黑榜那么多人,就算我手上没有玉佩,黑榜也不会放过我,既然这样,还不如在我手里。而且,想从我手上抢走玉佩,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可是……” 曹蒹葭知道沈非说得有道理,但她还是担心,曹蒹葭正想提出要不把玉佩给砸了的时候,曹云中说道:“沈非,这是我曹家的不传之秘,你要给我女儿一个交待!” “爸,都有人知道了,还有什么不传之秘的。” 听到女儿这么说,曹云中真是满头黑线,这女儿还没有嫁给沈非,胳膊就直往沈非那边拐了。 沈非笑道:“我今天刚好赚了一亿,就注入到曹氏集团吧,相信有一亿,曹氏集团能渡过目前的困境。” “一亿?今天赚的?” 曹云中张大了嘴,又上上下下将沈非打量了好几番,还是没看出沈非能赚一亿的能力来,曹云中不相信地看着女儿。 曹蒹葭点了点头,沈非不仅赚了,还是从阳江市大鳄李镇江手里赚的! 见女儿点头,曹云中总算相信下来,这种事情是要拿出真金白银来的,绝不是说话就能说过去的。 然后,曹云中再次惊讶了,对于沈非这个年纪的人来说,一亿怎么也不算是个小数目,沈非真的准备拿出来给女儿? 曹云中问道:“沈非,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 沈非肯定说来,曹云中惊喜万分,曹氏集团真要有一亿的流动资金,确实能够渡过难关,就是曹云华想找发飙的理由都找不到。 更重要的是,有了这么一笔资金,药方研究的事情也能更快地进行,说不定哪天就研究出来了,到时曹家就能一飞冲天了。 而曹蒹葭却是无比地震惊,虽然她拉着沈非来曹家,就是想沈非帮她忙,解决父亲和曹家的难题,但她没想到沈非会给她一亿。 给的那么干脆。 曹蒹葭眼眶湿润地说道:“沈非,那可是一亿,你真的要……” “你是我女人,我给你钱花,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沈非一笑,曹蒹葭心里暖流狂涌,紧紧扣住沈非的手。 这时,沈非收敛笑容,对曹云中说道:“不过,我还有一个条件!” 曹云中一愣,随后觉得这才正常,毕竟是一亿,女儿再漂亮,再是沈非的女人,这一亿也不是那么好拿出来的,他定了定神,说道:“什么条件?” “我要蒹葭当曹氏集团的董事长!”